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原界之命运的裁决者 > 03章 这活儿我接了!
    乔治马洛斯站在一座破败的院子前,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我大概,大概是疯了,他不过是一个小偷,他怎么可能帮到我!”

    “就算要找地下势力帮忙,也是去找……嗯?”

    呢喃着转身要走的乔治马洛斯,在即将登上马车的时候,忽然顿住了。

    因为他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这件事儿,跟血港的地下势力有关吗?

    应该有关!

    那么他去找血港的地下势力帮忙,这不是和找仇人帮自己报仇一样可笑吗?

    帮忙,必须得找局外人,而且还得熟知地下势力的局外人!

    想到这里,乔治马洛斯再次转回了身子,面相那座破败的院子。

    管家很是不解的看着乔治马洛斯:“老爷?”

    护卫们同样很是不解的看着马洛斯,不知道他为什么来这里,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没进门就扭头要走,更不知道他为什么在忽然站住脚又看向了那破院子。

    难道这里住着自家老爷的金丝雀?

    那不应该啊,老爷的金丝雀怎么可能会住在这种破地方,而且现在也不是找金丝雀的时候。

    乔治马洛斯二世,老爷唯一的继承人不知所踪生死不知,老爷怎么可能有心情来找什么金丝雀?

    乔治马洛斯深吸了一口气,摆了摆手:“你们都在外面等着,我一个人进去!”

    管家微微一愣,随即,急了:“老爷,这里可是下层区,您怎么能……”

    不等管家把话说完,乔治马洛斯就打断了他的话:“没事,我一个人进去,你们都在外面等着,没有我的命令,谁擅自进去了,谁就自己走人!”

    最后的话,是说给一众护卫们听的,护卫们首领咬了咬嘴唇,小片刻之后才回答道:“知道了老爷,我们就在外面守着,一旦有情况,您就大声喊!”

    乔治马洛斯没吭声,只是点了点头,随即整理了一下衣服,便推开了院门,走了进去。

    笃笃笃!

    敲门声,很快响了起来。

    ……

    林冬正和妹妹在吃完饭,一个月都难的吃一次肉的兄弟俩,今天吃的格外高兴,不仅吃到了肉,而且还是牛肉。

    土豆炖牛肉,牛肉炖的很烂,汤汁把土豆浸润的味道十足,不管是吃牛肉还是吃土豆,都香的俩人恨不得把舌头吞下去。

    正当兄妹俩吃的开心的时候,敲门声突然响了起来。

    林冬和莉莉丝的神情都猛的一变,在下层区,可没有串门这一说,而且这周围的街坊,最快的时候三五天就会换一茬。

    天黑之后,下层区的人,除非万不得已,是绝对不会上街的。

    因为下层区的夜,比地狱都要可怕!

    林冬顾不上吃饭了,一把拉起莉莉丝就往地下室跑,在地下室里,有一条他亲手挖出来的逃生通道。

    进了地下室,林冬就按着莉莉丝的肩膀道:“莉莉丝,听我说,只要听到我大喊,你就立刻从逃生通道里逃走,翻过这座山,后面就是圣安德鲁区,那里是富人区,那里有专门收留孤儿的孤儿院!”

    莉莉丝没有吭声,只是默默的看着林冬。

    林冬苦笑着摸了摸莉莉丝的头发,在洁白的额头上亲了亲,便转身回到了客厅里。

    他们兄妹俩一起生活了这么久,已经不只是‘互相了解’那么简单了,哪怕只是一个很简单的眼神,都能明白对方的意思。

    他太清楚他这个妹妹了,如果他真的出了意外,那莉莉丝,是绝对不会苟活的。

    而且,这也是有前科的!

    那次如果不是他醒来的及时,割腕的莉莉丝就真的自杀成功了!

    每当看到莉莉丝手腕上那条触目惊心的疤痕,他就心疼的不得了,也自责的不得了。

    呼~~~

    做了个深呼吸,林冬来到了屋门口!

    “谁啊!”

    刚问完,屋外就响起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林冬,是你吧,开门!”

    很简单的回答,但林冬的心,却如坠冰窟!

    首先这个声音他很熟悉,其次既然对方找上门来了,那说明是做了足够多的准备的,那么外面必然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

    跑,已经跑不了了!

    就算能跑,他也不敢跑!

    刚才他跟莉莉丝说的那些话,其实都是自己骗自己罢了,圣安德鲁区确实有孤儿院,他们也确实收留孤儿,但那些孤儿都是富人们见不得光的私生子,至于像他们这种真正的孤儿。

    呵呵!

    就算他们真的会收留他们这种真正的孤儿,可不等他们到达孤儿院门口,就会被巡逻的警察给抓到。

    被警察抓住之后,唯一的结果就是被无情的丢到荒野里自生自灭,甚至丢出去之前,还会挨一顿毒打,那种三五天里下不了床、走不了路的毒打。

    警察这么做的原因,是怕他们再回到圣安德鲁区。

    所以,林冬对莉莉丝说那番话,更多的是安慰、欺骗他自己罢了。

    所以,林冬是不可能跑的!

    深吸了一口气,林冬打开了房门,他已经做好了被人一脚踹飞出的准备,也做好了被毒打的准备,但意外的是,他身上没有传来任何的疼痛。

    而且更让他吃惊的是,门外居然只有一个人。

    乔治马洛斯有些疲惫的笑着道:“很吃惊我会找到这里?”

    林冬深吸了一口气:“先生,如果你是来要你的钱包的,那么我很抱歉,因为我已经卖到当铺去了,是死当,赎不回来的那种,但我请求先生不要让你的手下打我,因为我如果残疾了,就没办法挣钱还给先生了!”

    乔治马洛斯静静的看着林冬,看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我不是来要我的钱包的,也不是来让你还钱的,所以我不会让你打你!我们进去说吧!”

    林冬楞住了,不过他很快就清醒了过来,急忙侧开身子,把乔治马洛斯请进了屋子里。

    乔治马洛斯进了屋子之后,表现的更像这个房子的主子,他率先坐在了房间里唯一的一个沙发上,然后指了指旁边的椅子,又指了指自己面前的地。

    林冬懂了,小心翼翼的把椅子搬到乔治马洛斯的对面,然后又小心翼翼的坐了下去。

    “先生,既然您不是来找我还钱的,那您来找我是为了什么?”

    虽然林冬心里很紧张,甚至很害怕,但他还是不想失去主动权,为了他那一点点可怜的自尊,于是他抢先发问。

    乔治马洛斯,说实话,他这会儿已经有些后悔了!

    林冬虽然很有一套,但他毕竟只是个底层的小混混,把希望全都寄托在他身上,简直就是对自己儿子的不负责。

    不过既然来都来了……

    “咳!”清了清嗓子,乔治马洛斯开口道:“我来找你,是有件事儿想拜托你!”

    林冬有些懵圈,有事儿想拜托他?

    他不过是一个小偷、混混,乔治马洛斯一个伯爵,有什么事儿可拜托他的?

    而且拜托这两个字,可不是一个伯爵该对一个小混混说的。

    伯爵对他们这样的小混混,一般情况下,都是用命令的语气。

    就是让‘请’他们去做送命的事儿,也只会用平淡的、没有任何生气的、命令式的语气来跟他们说。

    懵圈的林冬,没有吭声,只默默的看着乔治马洛斯。

    乔治马洛斯叹了一口气:“今天,就在今天下午,我儿子乔治马洛斯二世,他失踪了,在我的庄园里失踪了,我怀疑他被人绑架了!”

    懂了!

    这次林冬彻底的懂了!

    林冬是个聪明人,他不会像一般人那样问乔治马洛斯,为什么你儿子失踪了要来找我这个上不了台面的小混混帮忙!

    他知道乔治马洛斯来找他帮忙的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他知道乔治马洛斯为什么会屈尊来找他一个最底层的混混!

    原因就在于,他,林冬,这个最底层的混混,不属于任何一方势力!

    对,就是这个原因,就是因为他不属于任何一方势力,所以乔治马洛斯才会来找他!

    乔治马洛斯在没有闹清楚到底是谁绑了他儿子的情况下,他只能找他林冬这样不属于任何势力的人。

    乔治马洛斯甚至都不敢去找那些稍微有点能力的人!

    因为那些人,表面上看起来不属于任何势力,但实际上,他们都只是帮派放在外面钓鱼的线!

    原本这些约翰牛没这么聪明,但自从有个老贵族的儿子,脱离了家族的儿子,跑去大衍朝深造了一番归来之后,仅仅用了半年的时间,就用空手套白狼的手段创下了天大的财富,然后又用各种手段干掉了大批的对头,彻底的控制了圣乔治码头。

    圣乔治码头各大帮派的血泪史,瞬间就让东方迷人的谋略文化,在其他码头的各大帮派之间开了花,结了果!

    甚至不少帮派的老大,还会花大价钱去请一些大衍朝不得志的书生来做军师,但愿意来的人,寥寥无几。

    不为别的,就因为太掉价!

    大衍朝的书生,心气都太高了,你叫他们来给一个黑帮当军师,这在他们看来,是对他们的羞辱!

    甚至就是周边泛中华文化圈的高丽、安南、倭国等地方的书生,也不愿意来。

    他们国家虽然已经成了大衍朝的加工厂,但进了大衍朝的公司,工作上几年,就能成为大衍朝人,并获得居住权。

    这对他们来说,就是一步登天的捷径!

    跑到世界另外一边的日不落帝国,先不说适不适应,就说你哪年才能完成阶级跳跃?

    这辈子都是被人鄙视的对象!

    被孔圣文化洗了脑的泛中华文化圈里的读书人,满脑子的都是‘学得文武艺货与帝王家’!

    谁是帝王家?

    当然是大衍朝!

    这个世界,在他们的眼里,只分为两个地方,一个地方是大衍朝,一个是大衍朝之外的地方。

    入大衍朝是登天。

    出大衍朝是地狱!

    就是这么简单!

    哪怕是林冬,也曾经在没人的时候,做一做回大衍朝看看的梦,毕竟他的母亲是大衍朝人,他也是正儿八经的大衍朝人。

    但这只是梦!

    他甚至都没钱离开血港!

    不过……

    现在机会来了!

    他必须抓住这个机会,他必须去拼一拼!

    不仅仅是为了他的梦,还因为他的妹妹!

    林冬整个人的气势,瞬间就变了!

    变的犹如一把出鞘的宝剑,尤其是他的眼神,锋利的就像是要斩裂这天地一般!

    “先生,这活儿我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