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原界之命运的裁决者 > 02 命运的车轮
    1850年,秋,伦敦

    “小瘪三,你给我站住!”

    一个身着西装的肥胖男子,气急败坏的追赶者一个浑身脏兮兮的十五六岁的亚裔少年。

    少年嬉皮笑脸的一边跑,一边把手中的钱包抛向天空,玩儿着抛接的游戏。

    后面追赶的肥胖男子看到这一幕,差点气的吐血,他知道他是不可能追上前面那个少年了,于是他停了下来,扶着墙壁大口大口的喘气。

    一边喘气还一边放狠话:“小瘪三,你给我等着,我认识这一片的老大,等我抓到你,非把你大卸八块不可!”

    少年也停了下来,他耸了耸肩,一边抛接着钱包,一边很是无所谓的道:“先生,您是说那个叫查肯的肥猪?别逗了,如果他能抓到我,我把头拧下来给您当球踢!再见了先生,谢谢您的钱包,谢谢您的慷慨,真神会保佑您这样的好人的!”

    肥胖男子无语的看着少年利索的翻过前面不远处的墙壁,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肥胖男子叫乔治·马洛里,是个男爵,在圣保罗港有五个大仓库,虽然他有些吝啬,但心地却很善良,经常接济圣保罗港口这一带的孤儿。

    所以这一带的小偷什么的,很少会对他动手!

    但唯独有一个人,经常会跟他过不去!

    就是刚才的那个少年!

    他知道那个少年的名字,叫林冬,还知道他还有一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妹妹,叫莉莉丝·梅洛斯。

    林冬虽然会经常找他的麻烦,但他知道,林冬的心眼并不坏,而且还是个非常要强的小家伙。

    每次抢了他的钱包之后,都会再不久之后,又偷偷的还给他,而且每次还给他的时候,钱包里的钱都会比他丢的多一些。

    他曾经想过要收养莉莉丝,也跟林冬提起过,但被林冬拒绝了。

    他知道林冬的脾气,所以被拒绝之后,就再也没提起过,只不过每次出门,都会在钱包里多放些钱。

    而且每次被林冬偷了或者干脆说是被抢了钱包之后,都会表现的不认识林冬,都会变现的非常凶狠。

    他这样做,并不是有什么坏心思,而是在保护林冬。

    伦敦的地下世界,远比你看到的,远比你想象的,要脏的多,也要危险的多。

    地下世界有地下世界的规矩!

    破坏规矩的人,往往会死的很快!

    ……

    林冬在人群当中不停的穿梭着,当他的身影出现在数条街之外,一个不起眼的小当铺前时,手中已经多了好几个钱包和好几块怀表。

    当铺门口的壮汉狠狠的瞪了林冬一眼,林冬却丝毫不在乎,吹着口哨走了进去。

    这壮汉林冬有不小的仇,三年前的时候,林冬曾经狠狠的踹了他的命根子一脚。

    进了当铺,林冬熟门熟路的来到了后院,在见到一个头发花白的白人老头后,把手里的几个钱包扔了过去。

    老巴克看了看手里的钱包,便随手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小子,这些都是不值钱的人造皮革!”

    林冬耸了耸肩膀,然后把口袋里的怀表递给了到老头:“老巴克,如果你再扣我的钱,下次有货,我就送到查肯控制的当铺去!”

    老巴克嘿嘿的笑了笑:“所以说,小子你还嫩了点,威胁人都不会,查肯的人绑架过你妹妹的事情,全血港(圣保罗港口的别称)的人都知道,我不相信你会跟查肯的人合作!”

    林冬冷冷的道:“那可不一定,老巴克,有一句话不知道你听过没有,叫做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老巴克有些吃惊的看着林冬,他不敢相信,一个贫民窟里出来的孩子,会说出这样一番富含哲理的话。

    其实林冬自己也很吃惊,他没上过学,但是,但是他不仅能够看懂书籍上的字,甚至还能书写,而且他脑子里会时不时的蹦出一些非常有哲理的话来。

    母亲过世前,他问过母亲,但是母亲却从来没跟他说过,不过他能从母亲的目光里,发现一些线索,比如他左手心里,那一块漆黑的石头。

    但这也是个谜中谜,让他更加困惑的谜中谜,因为别人手心里没有‘石头’,别人母亲更不会叮嘱她们的孩子,千万别让人看见,甚至都不能让人知道他手心里有石头。

    所以他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左手就一直戴着半指的手套,除非睡觉的时候,不然绝对不会摘下来。

    虽然困惑,虽然好奇,虽然惊讶,但林冬始终都不曾把这些说给别人听,也不会把这些表现在脸上。

    因为如果你不能保守秘密,那你的下场,只会是城外的乱葬岗!

    虽然他的生活很糟糕,但他还不想死!

    所以,他只能不停催眠自己,让他‘忘掉’那些秘密,把他自己当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老巴克打量了林冬好半晌才道:“小子,虽然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听来的这话,但你能把它用的这么好,就说明你很聪明,聪明人往往会受到别人的尊敬,你赢的了我的尊敬!”

    话罢,老巴克从口袋里掏出了十枚丑陋的金币,扔给了林冬:“这是十英榜,足够你和你妹妹生活很久了!”

    林冬有些诧异的打量了下老巴克,老巴克什么都没说,只摆了摆手,示意他快些滚蛋。

    林冬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谁还嫌钱多?

    拿着钱,头也不回的走了!

    当他的身影消失在老巴克视线里的时候,另外一个老头从角落里走了出来。

    “哦,真神在上,我看到了什么,这还是那个比葛朗台还葛朗台的,巴克·葛朗台先生吗?”

    老巴克对来人的嘲讽丝毫不在意,他一脸平静的道:“你不懂,那小子将来必然会有非凡的成就,他天生就是干大事儿的人!你知道吗?他6岁那年母亲遭遇了不测,他的房东也遭了不测,6岁的他,不仅养活了自己,还养活了房东留下来的3岁大的女儿,也就是他的妹妹,莉莉丝·梅洛斯!”

    “而现在,他已经15岁了,他的妹妹12岁了,我的老朋友,你还觉得我在他身上投资不值得吗?”

    来人没有回答,只不停的摩挲着下巴,好半晌之后他忽然开口道:“姓梅洛斯吗?”

    老巴克知道来人这话是什么意思,他摇了摇头道:“梅洛斯伯爵一生只有一个女儿,海娜·梅洛斯,海娜·梅洛斯女伯爵也并没有生养,所以,他妹妹和梅洛斯家族没有任何的关系!”

    来人耸了耸肩,觉得也是,这里是血港,这里的人都是敲骨吸髓、噬人血肉的吸血鬼,怎么可能放过任何赚钱的机会?

    真要是和梅洛斯家族有关系,早就有人动手了,绝不会等到今天!

    “嗯,看来是我想多了,那咱们就说说正事儿吧!”

    ……

    佛斯摩尔区,在圣保罗港的西北角,这个名字是二百多年前,圣保罗港的主人,圣保罗命名的,意思是散发着恶臭的肮脏的地方。

    就冲这名字,但凡有点体面的人,就不可能住在这里,所以,这里就是圣保罗港的贫民窟,不过血港的人不把这里叫做贫民窟,而是叫做下层区。

    贫穷、肮脏、恶臭,就是下层区的代名词,大白天的,街上就能看到三四十厘米大的老鼠在悠闲的逛游。

    在阴暗的角落里,偶尔还能看到散发着阵阵恶臭的尸体!

    街道上行走的人,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或麻木、或匆忙、或惊慌甚至是绝望的表情。

    他们的眼睛里看不到未来,唯一能看到的,就是死亡,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到来的死亡。

    甚至他们很多人,已经不把自己当做活人来看待了!

    活着,不如死了!

    林冬不知道他是不是出生在这里,他只知道从记事儿开始,他就一直生活在这里。

    在他6岁那年,房东想要侮辱他母亲,母亲死命反抗,搏斗中,母亲后脑勺摔在了桌角上,鲜血淌了一地……

    那个时候的他,无助的缩在房间角落里……

    那个时候的他,被恐惧支配着……

    母亲,就这么死在了他的眼前……

    房东看到母亲脑后淌出的鲜血,很是厌恶的啐了一口,说了一句真倒霉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走了。

    林冬就这么看着母亲那死不瞑目的眼睛,渐渐的……

    渐渐的,他的眼睛变的赤红……

    渐渐的,他的神志开始不清醒……

    然后……

    然后当他清醒过来的时候,房东死了,房东那个做暗娼的老婆和嫖客死在了一起,唯独房东的女儿活了下来。

    他本来不想去管房东的女儿,但他又怎么忍心,忍心不管这个一直拽着他的衣角,哥哥、哥哥叫个不停的女孩?

    在他的潜意识里,他早就把这个女孩当成了他的妹妹!

    然后,这栋位于佛斯摩尔最角落里的破房子,就成了他和莉莉丝的家。

    如果不是整理母亲遗物的时候发现了不少的积蓄,他和莉莉丝早就饿死了。

    哪怕就是有积蓄,他也不敢拿出去花,他每次都是拿一两个便士,去街角的面包房,买一小块面包,掰开,藏在衣服里,再做贼一样回到家里,哪怕就是这样,也只支撑了两年。

    8岁的时候,他就开始上街偷东西,那时候挨打是家常便饭,甚至有好多次,他的整个手掌都被人踩烂了,胳膊和腿也被人打断过好多次。

    如果不是他左手手心里那一块黑石头,莫名其妙的帮他恢复了伤势,他已经残疾的不能再残疾了,他和莉莉丝,也早就饿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

    时间,对于穷人来说是痛苦的,林冬就这么带着妹妹,痛苦的走过了9个年头,从一个6岁失去母亲的孩子,成长为了如今的15岁少年。

    提着买回来的牛肉,林冬回到了位于佛斯摩尔最角落里的家,一只毛色黑的发亮的大猫,从墙上一跃而下,稳稳的停在了林冬的肩膀上。

    鼻子轻轻的嗅了嗅,发出了嗷呜嗷呜的叫声。

    林冬浅浅的笑了笑:“放心大黑,也给你买了!”

    黑猫似乎能听懂林冬的话语一般,竟然点了点头,然后又一跃,消失在了院墙拐角。

    林冬也没去管黑猫,推开栅栏门,走进了院子,一个打扮的很朴素却很漂亮的小萝莉打开了屋门,笑呵呵的扑进了林冬的怀里。

    “哥哥,你回来了!”

    “恩,你怎么回来的这么早,玛丽娅大妈知道了会不高兴的!”

    一边说着,林冬一边轻抚着莉莉丝的秀发。

    莉莉丝如小猫咪一样,十分享受的坐在林冬手心里蹭了蹭,这才笑着道:“玛丽娅大妈让我回来的,要更换新的面包炉,所以休业三天,而且玛丽娅大妈让我拿回来了好多面包,还有两块提拉米苏,一会儿吃了饭,我们一起吃吧哥哥!”

    林冬揽着莉莉丝的肩膀走进了屋子,很意外,这栋房子竟然很整洁,也很温馨,一点都不像是贫民窟的家庭。

    林冬一边放下纸袋,一边笑着道:“留着明天吃吧,今天吃肉,哥哥买了好多肉回来,而且是牛肉哦!”

    一般来说,这种情况的家庭,听到吃肉,小孩子会特别高兴,但莉莉丝那漂亮的蓝色眸子里,却写满了担忧。

    林冬知道这是为什么,他笑着道:“放心吧,哥哥不会有事的,而且过段时间,哥哥打算去找一份正经工作了,毕竟哥哥已经十五岁了,不会被当做童工了!”

    为什么林冬要去偷,要去抢?

    就是因为在血港,没有人把童工当人看,童工不仅做着和成年人一样的工作,工钱却可怜的只有成年人的十分之一。

    一个成年人,一天的工钱是五便士,一个童工两天才给一个便士,而且还是月结。

    很多童工,根本就熬不到一个月,甚至很多童工都饿死在了工厂里。

    所以血港的孩子宁可冒着被打断手脚的风险去当小偷,宁可冒着生命危险去抢,也不愿意去工厂做工。

    而且,孩子也有孩子的智慧,他们知道偷什么,不会被打断手脚,比如那些废旧品,他们知道抢什么,不至于被人打死,比如别人手里吃了一半的食物。

    当然,也不是每次都那么幸运,如果你被帮派的人看中,让你去偷比较贵重的东西,十有**是要倒大霉的,一旦被人抓住,打断手脚都是轻的。

    就比如林冬,被人踩烂了好几次手掌,被人打断了好几次胳膊腿,然后被人像死狗一样扔到大街上。

    好在林冬左手上有个诡异的黑石头。

    好在血港的帮派不至于黑心到贪污他们这些孩子们的钱,每次干这种活儿之前,都会先付给他钱。

    也好在血港像林冬这样的孩子多的很,没人会可以去记住一个孩子的面目。

    所以林冬才能在很多次‘死掉’之后,继续去接这样钱多的任务。

    这是林冬能从6岁活到15岁的最真切的真相!

    但也正是因为每次林冬接了这样的任务,都会像死狗一样在家里哀嚎好久,莉莉丝才会一听到吃肉,就会情不自禁的流露出恐惧和担忧。

    “没事的,相信我,莉莉丝,我们的日子会好起来的,哥哥发誓!”

    ……

    血港,中层区,马洛里伯爵府。

    乔治·马洛里出神的坐在书房里,他面前的椅子上,之前坐着的那个人已经离开半小时了,但乔治马洛里依旧出神的看着那张椅子,仿佛要把那张椅子看出花儿来。

    乔治马洛里当然不是要把那椅子看出花儿来,他刚刚惊闻了一个噩耗,他唯一的儿子,乔治马洛里二世,失踪了,或者说被人绑架了,就在这栋房子里,就在这座庄园里,失踪了,被人绑架了。

    妻子惊慌的报了警,警局的人来调查了一番之后,说了一句等消息就走了。

    乔治马洛里慌了……

    他从没想过有一天,这种事情会降临到他的头上……

    他虽然生活在血港,但在血港却没有一个仇人……

    是谁,到底是谁绑架了他的儿子!

    是谁,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把他的儿子从庄园里绑走!

    毫无头绪……

    楼下时不时传来的女人哭泣的声音,埋怨他没有把家搬离圣保罗港的话语,让乔治马洛斯心中的烦躁更是达到了极点,恨不得下去把她打一顿。

    但一想到那女人是他的妻子,是他儿子的母亲,他就咬着牙把这个念头摁了下去。

    再说了,他一个大男人完全没必要跟一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计较,她根本就不知道,他一个没有封地的伯爵,只有在血港他才是伯爵,离开了血港,他什么都不是。

    他的财富,他的地位,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建立在他人在血港的基础上的。

    一旦离开了血港,他就无法再控制这里的一切,他辛苦了一辈子打拼下来的产业,都会在很短的时间内,统统都变成别人的。

    呼~~~

    乔治马洛斯做了几个深呼吸,他现在需要冷静下来,冷静下来才会找到问题的关键,才会想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不得不说,乔治马洛斯是个人物,他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平静了下来,也只用了很短的时间,他就找到了一个疑似是‘关键’的问题。

    他的产业很有可能被人盯上了!

    或者说,他手里的某个产业被人盯上了!

    那么~~~

    那么是谁盯上了他的产业呢?

    那么盯上的又是他的什么产业呢?

    然后马洛斯就开始回想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但想了好久,他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究其原因,就是因为他的产业里,没多少是能挣大钱的,都是小钱,而且都是末端下游的产业。

    乔治马洛斯再次陷入到了困惑当中。

    过了不知道多久,他脑子里忽然闪过了一道身影……

    或许,或许他能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