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原界之命运的裁决者 > 04章 帮手和意外
    血港有三大帮派,海鲨、血手和狂花。

    这三个帮派的名字,其实就是他们各自老大的名字,十五年前的时候,海鲨、血手和狂花都是血港帮的小头目。

    血港帮统治圣保罗港地下势力的时间,长达五十多年,也正是因为这五十多年的统治,人们心中血港这个名字,才渐渐的取代了圣保罗港。

    那时候的血港,强大、团结、作风异常狠辣狠戾,圣保罗港所有的地下势力都活在血港帮的阴影里,甚至官面上的势力,对血港帮也是退避三舍,但十五年前的一个夜晚,血港帮迎来了命运的转折点!

    血港教父丹尼·马修,被人枪杀在了情妇的床上,同时丹尼·马修唯一的儿子,巴比特·马修也在歌剧院门口被数十把枪打成了筛子。

    于是血港迎来了史无前例的大混乱!

    血港变成了真正的血港!

    充满了血腥的日子,整整持续了五年之久,五年之后,海鲨、血手、狂花在原血港帮的尸体上开出了花、结出了果,替代了血港帮,彻底平息了血港的混乱。

    虽然这些年,他们互相之间的暗杀、仇杀从没断过,但他们都保持着理智,没有发生什么大规模的厮杀事件。

    甚至当巨大的利益出现时、外来帮派入侵时,这三个帮会还会团结起来。

    总的来说,他们之间互通有无的时候,多过互相厮杀!

    林冬虽然是个底层的小混混,但对于这一切,他却无比的清楚,因为当铺的老巴克很喜欢给他讲这些血港的‘历史’。

    说起来,他和老巴克之间的关系,真的很有意思,多数情况下,老巴克就是个让林冬恨不的把他挫骨扬灰的吸血鬼,但有的时候,老巴克却慈祥的像个长者,把林冬当成让自家的后辈,不仅处处教导,还时不时的出手照顾一下。

    这些年里,林冬不少的大麻烦,都是老巴克出手帮他解决的。

    甚至林冬需要情报的时候,也会去找老巴克,虽然老巴克每次都会收他一大笔钱,但给他的情报却都是货真价实的,而且都非常的精准!

    这也是为什么,林冬一个六岁的孤儿,能在血港这种地方,活到十五岁的原因。

    如果说,血港谁死了,会让林冬掉两滴眼泪,那么非老巴克莫属了。

    但这次,林冬没打算去找老巴克买情报,不是他心疼钱,钱,他现在不缺了,刚才‘好心’的马洛斯伯爵预付了百分之三十的酬金,仅仅这百分之三十,就足有五百英镑。

    五百英镑,足以让他和妹妹在血港滋润的活上一年。

    所以,不是钱的问题,而是老巴克不会卖给他这种,这种在老巴克看来和找死没区别的任务的情报。

    所以,他需要找专业卖情报的人,可一般专业卖情报的人,价格都不是林冬能承受的起的。

    不过,他知道有一种卖情报的人,不仅价格便宜,而且还精确。

    吉普赛人!

    在血港生活着大概两三百个吉普赛人,他们的马车,就在佛斯摩尔区最西边,离着林冬住的地方很近。

    他们当中,大概有四十来个是孩子。

    林冬和他们的孩子头,乔·马尔,很熟!

    打出来的熟!

    吉普赛人在这里住了大概有七、八年了。

    林冬和乔也打了七、八年。

    人们总说女人之间的友谊很是莫名其妙,逛个街,就成了闺蜜。

    其实男人之间的友谊,也很是莫名其妙。

    比如两个互看不顺眼,动不动就互殴的两个男人,打着打着就莫名其妙的成了好兄弟!

    这叫啥?

    这叫打出来的感情!

    林冬和乔,就是这样!

    三年前的一个冬天,俩人互相把对方暴打了一顿之后,喘着粗气,坐在地上,很是男人的看着对方,说了几句很是男人的话。

    你很不错,够资格成为我林冬一生之敌。

    你也很不错,很少有人能把我打成这样,你也够资格成为我乔马尔一生之地。

    然后俩人就站了起来,并勾肩搭背的去吃了一顿霸王餐,并一起被人打的妈妈都不认识。

    然后,俩人就成了朋友,那种见了面,仍然会把对方打的妈妈都认不出来的,朋友!

    林冬之所以去找乔马尔,找吉普赛人,是因为吉普赛人的女人都是巫师,男人都是天生的猎人。

    作为巫师的吉普赛女人,她们的客户,一般都是纯真的富家女、怀揣梦想的拜金女、需要安慰的妓女。

    这三种人,都是非常容易接触情报,并非常容易被人套出情报的人。

    所以,吉普赛女人是全世界最有效率且最安全的间谍,她们只需要装神弄鬼一番,然后使劲的忽悠忽悠,就能套出很多别人需要付出生命才能获取的情报。

    作为天生猎人的吉普赛男人,他们能帮你追踪目标,不管是丛林中,还是肮脏的城市里,他们都有着独特且非常效率的追踪技巧。

    这些,都是林冬目前最需要的。

    来到吉普赛人居住的地方,林冬拿出了一支柳笛,连续吹了几个高亢音,这是暗号。

    但暗号发出去之后,林冬却在好长时间内,没有得到回应,也没有见到乔马尔。

    就在林冬皱起眉,忍不住要摸进去一探究竟的时候,乔马尔来了,而且不止是他一个人来的,还有十几个大孩子,其中甚至有三个二十来岁的青年。

    林冬从暗处跳了出来:“乔,怎么回事?”

    乔马尔没有吭声,脸色很难看。

    乔的弟弟庞克马尔有些悲伤的道:“林,出事了,有五个孩子失踪了!”

    林冬瞬间瞪大了眼睛:“什么?你们也有孩子失踪了?”

    乔皱着眉头道:“林,你这话什么意思?”

    林冬摊了摊手,然后把马洛斯伯爵雇佣他的事情说了出来。

    乔也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你说就连伯爵的儿子也失踪了?”

    林冬点了点头道:“是的,乔,乔治·马洛斯伯爵的儿子,也失踪了,就在他的伯爵庄园里,我来找你们,就是想找你们帮忙的!”

    “可你们却跟我说,你们也丢了五个孩子,我怎么感觉这像是一场有预谋的,针对孩子的犯罪?”

    乔和庞克对视了一眼,庞克开口道:“林,事实上,你猜的应该是正确的,刚才大人们商议事情的时候,我们听了不少,不止是我们吉普赛人丢了孩子,甚至这段时间不少的流浪儿都被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你仔细的回想一下,是不是街道上,几乎看不见乞讨的孩子了?”

    林冬一下子拧起了眉头,摩挲着下巴回忆了起来,似乎……

    “如果不是你提醒我的话,我还真没注意到这点,好像这几天街上,是没怎么看见乞讨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