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98、闯山神庙
    父亲的一席话,给陈咏诺带来了全新的感受。既然身为家族中的一员,已经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个中奥妙,只能是慢慢去厘清而已,撇是撇不清的。

    陈咏诺将这件事情抛开,专注于咏晶铸就道基一事。

    对于此事,他在云罗山是最有发言权的。白阳图解的珍贵之处,却是那几株五行果树还比不上的。

    他在讲解之时,将这一些体会融入其中,尽量让咏晶能够明白,而不是像当初陈父一样,把他扔进去浸泡灵药,然后就全靠咏诺一人去摸索。

    若不是甄清林恰好过来讲解了一些事情,陈咏诺也只能两眼一抹黑。

    若是没有此事,那么他估计早几年就成功进阶虚形期,可是以后的修行之路,却是变窄了很多,绝对不会像现在一样,金丹可期。

    陈咏诺由道基一事,却是参悟到了修行的真谛。只有将每一境的修行之路都修到极致,才能不断拓宽以后的道路。

    路越走越宽,道越悟越明。

    他将这个道理也传授给了咏晶,甚至写入了族谱之中,方便让以后修筑道基的后人,也能明白这个道理。

    经过子穆一事,咏晶倒是比以前更坚定了一些。这让当哥哥的咏诺,放心了不少。

    等到咏晶彻底明白了道基一事,还是由陈父接手这准备工作,而咏诺则带着广铭,来到了山神庙。

    陈咏诺一直严守着白蓉韵对他的告诫,虚形期以后才来这边做收尾工作。

    陈咏诺还觉得不保险,直到他将两道雷法修炼到略有小成之境,他才敢来闯山神庙。

    两人来到山神庙时,已经临近午时了。

    日正当空,气候炎热。陈咏诺让广铭在庙前的树下等候。

    “三叔,你小心点。”广铭也想要跟上去,不过他一贯懂事听话,却也不敢擅作主张,只能乖乖在外面接应。

    经历过刘家一事,这山神庙越发荒凉了。镇中百姓都在传扬,刘家招惹了山神老爷,才遭此横祸,全家灭门。

    陈咏诺自然知道,这事无关鬼神,乃是人为。

    说起这神鬼一事,上古之时便有之,不过大多是淫祠祭祀,巫蛊邪神。自三位祖师从天外带来修真之道后,经历过伐山破庙一事,也只有南疆偏隅之地才偶有留存而已。

    随着祖师前辈等大神通之人纷纷飞升天阙,又加上几次魔难妖邪之乱,巫蛊邪神竟有开始冒头之势。

    这山神庙只是凡人百姓对于天象山势的自然崇拜而已,与那邪神之事无关。

    说到自然崇拜,四大家族之一的临夏明氏,便掌管着一尊先天神祗——泰山神的香火信仰,此神据说掌管着此界的山水土地。像是山神庙这一类,大抵是从泰山神的信仰而来。

    传言,临夏明氏传承有一神打秘术,据说可以请神上身,用于绘制灵符的话,灵符会带有一丝神力,像是金钟符便是其一。金钟符只是临夏明氏最低阶的灵符,再往上,还有二阶的金甲符,三阶的金刚符。

    前段时间,玄山派之所以可以很轻松的剿魔成功,便是得了临夏明氏的灵符之助。近千年来,自从五宗之一的太上宗销声匿迹之后,明氏隐隐有炼魔第一世家的架势。

    陈咏诺还没走进山神庙,便觉得庙里黑乎乎一片,有点阴森可怖。

    鬼神之事,他自是不信,那只是凡人百姓以讹传讹罢了。况且,他乃是虚形期修士,体内灵光更是克制妖邪一脉,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陈咏诺将灵光遍布于双眼中,本来影影绰绰的山神庙,在他眼中随即脱下神秘面纱,庙中灵光交织成网状,这是阵法的痕迹。

    此阵颇为玄妙,若他还是灵光期时,估计还无法光是用灵眼便能察觉出它的踪迹。

    陈咏诺毫不在意,大方踏入庙中。若他还无法破解这一阶阵法,他这些年的修行算是白费了。

    等到陈咏诺一踏进去,似乎触动了某个机关,灵光一闪而过,阵法启动了。

    陈咏诺身在阵法,静观其变。他感觉到似乎有一股伟力加诸在他的身上。

    随着阵法的自动推进,这一股伟力越来越大,若不是他早已凝聚二品道体,恐怕已经被压塌在地上了。

    陈咏诺联想到吴作虎两兄弟强健的体魄,瞬间就明白了他们的“用心良苦”。

    他们二人仅是灵光六重的修为,若是要与自己比拼灵光法力的话,就算再多来几个,恐怕也是被他一一钩死。

    只有以己之长来攻彼之短,他们才有可能转败为胜,以弱胜强。也难为他们为了此事做了诸多准备,若是陈咏诺当时不顾后果闯了进来,还真的是一个必败的结局。

    此阵又是一个玄妙的土系阵法,纵然陈咏诺能够以木克土,想要短时间破阵,就算他当时有了一阶上品的灵蔓种子,却也要耗费大量时间。

    不过,陈咏诺习练了那个无名法诀,却是可以随手以阵破阵。

    也不见陈咏诺如何施为,他弹指之间,就弹出七十二枚普通的藤蔓种子。

    他手诀一指,瞬间荒凉冰冷的山神庙便变得绿意葱茏,生机勃勃。

    被吴作虎二人视为杀手锏的阵法,瞬间土崩瓦解,陈咏诺身上的压力陡然消融。

    不过,就在阵法破解的那一刻,陈咏诺心头一颤,似有什么危机。他脚尖轻轻一点,整个人便腾空而起,偏移到他处。

    而在他刚才站定的位置,一抹剑光闪过,旁边的藤蔓被削去了一片。

    “无形剑!”陈咏诺惊呼出声,无形剑乃是白阳宋氏的独门飞剑,需要用一至三阶的灵息草不断洗炼,才能将灵剑从有形化为无形,杀人于无形之中。

    往往,被袭杀之人直到人头落地,还不知道他遭到了无形剑的袭杀。

    “白阳宋氏的人也要跟在下过不去吗?”陈咏诺朗声问道,若不是这把无形剑品阶太低,他刚才就真的可能被无形剑穿体而过,纵然不至于立马殒命,但是受伤是在所难免。

    这一幕,在电光火石间发生了。等到陈咏诺再往前方看去时,一道身影盘腿坐在一处墙角。

    此人声息全无,恍若一块石头,刚才又有无形剑护体,难怪可以逃避陈咏诺的神识追踪。

    下一刻,那道身影似乎感受到了生人气息,立即伏身而起,肢体动作极为生硬,速度却是不慢。

    等到他要飞扑而来时,一道藤蔓从他的身下绵延而上,将他牢牢捆绑在墙角,任他怎么挣扎,却是一动不动。

    “死了?”陈咏诺用神识一探,此人竟然已经死去多时了。只是陈咏诺有点不明白,为何一个死人还会如活人一样,着实诡异得很。

    就在陈咏诺疑惑不解之际,一道烛台幽幽远远地显现在山神庙的神龛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