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99、节外生枝
    这盏烛台看起来像是青铜所铸,底座是莲花形制,显然是有了一些年月,看起来有点老旧。

    烛台上空空荡荡,连灯芯都没有,更别说灯花了。不过,它的烛台上偶尔会有一道火花闪过,可是没有灯油和灯芯,只能是空闪一下就没了。

    陈咏诺在四下里又找了一下,山神庙中再无其他法器了。

    看来,这盏烛台便是刚才阵法的阵眼之物了。要不然,这座阵法好几年无人掌控,肯定无法再正常开启的。

    像是之前刘家人看到的山神庙中的宝光,应该就是这件烛台偶尔闪过的火花。

    烛台就在眼前,可是陈咏诺想到刚才的遭遇,不仅想到,以那两人的缜密心思,说不定还有另一个套在等着他呢。

    陈咏诺也就一个愣神的功夫,在他还未做任何动作时,他袖囊处的雷印闪过一丝电光,在他身前不足半丈之地,竟有几只绿虫掉落下去,再也动弹不了。

    又有诈!

    此时此刻,陈咏诺真的不得不对他们刮目相看。他们竟然设置了好几个陷阱,而且环环相扣,就只为了伏击原本只是灵光九重的他?

    这一刻,陈咏诺竟有一种难以言表的心情。

    到底是吴作虎两兄弟高看了他,还是陈咏诺低估了自己呢!

    不过,这事确是陈咏诺自己多想了。他们确实是在山神庙中布置了对付陈咏诺的手段,可是在设置之时,却不全是用来对付他的。

    只是事发突然,他们没想到宋一书竟然情愿一死也不愿妥协松口。

    宋一书便是刚才那具还能活动的死尸。他被人诱骗至此,遭遇伏击,身中蛊虫之毒。他乃是白阳宋氏的子弟,刚刚炼成一柄一阶上品的无形飞剑。

    他也是倒霉,无形飞剑还没有炼到家,若是他再潜心修炼个三五年,将飞剑炼出像陈咏诺手中雷印的灵性,这些蛊虫哪里近得了他的身,更不用说直接附体了。

    不过,若是他真炼到家了,白阳宋氏早就把他当成香馍馍保护起来了,那些人也无法把主意打到他的身上。

    有人眼馋宋氏家族的无形剑传承,想要威逼利诱宋家人,窥探出一些无形剑的隐秘。宋一书并不是嫡系子弟,却因为某种条件而能获得这种传承,因此他就被人盯上了。

    只是,宋一书宁死不从,情愿自己了断也绝不做危害家族的事情。不过,他已经中了蛊毒,蛊虫早已进入他的体内,可以短暂控制他的身体,所以就暂时蛰伏着。直到陈咏诺刚才闯进来时,做出了奋力一击的假象。

    吴作虎二人,也没想到竟然把人逼死了,所以一不做二不休,他们便打算用它来阴陈咏诺,事后再毁尸灭迹,就算宋家人要来找茬,也无法找到他们。

    只是他们没想到,陈咏诺根本就没来这边上他们的套,而他二人在他处一起被灭了,也就空留下这边的布置而已。

    陈咏诺得到白蓉韵的提醒,也没有火急火燎赶来,而是等到实力提升了一大截,才来这边收尾。

    白阳宋氏,二品豪门之家,可不是好惹的。而且,这还涉及到无形飞剑,更是宋氏的逆鳞。他们宋氏传承了近千年之久,这无形飞剑被列为最为重要的机密之一,别说外人了,除非嫡系和家族旁支的重大有功人员,否则没人可以得到这项传承。

    这几百年来,也不是没人觊觎过,可是全都被宋氏斩草除根了。白阳宋氏的威名,那是他们用无形飞剑打出来的,早就被人领教过了。

    陈咏诺自然也懂得这些事情,他不仅陷入两难境地。这边的事情牵连到了白阳宋氏,一个处理不好,便是整个云罗山都得遭殃。

    若是他直接毁尸灭迹,那不就成了吴作虎一伙的帮凶,事后对方若是有手段追踪到这里,他百口莫辩了。

    可是,若直接报给宋家人,他们会不会因为涉及到无形剑,就直接宁杀错不放过呢!

    这种事直接关系到他的生命安全,由不得陈咏诺不考虑清楚。他可不想有任何侥幸心理,把自己的命搭在别人的裤腰带上,生死系于别人的一念之间。

    陈咏诺又想了很久,他环视了一下现场,他自己除了破阵,基本上什么都没动过。

    终于,他把目光聚焦在了地上的那一些蛊虫身上。

    只能这样做了,陈咏诺最终下定了决心。

    他走出山神庙,随手一翻,手上便多出了一张传音符。这张传音符是前一段时间云罗山争斗过后,那两位东王阁监察人员交给他的,若是再发生紧急事情,可以随时联系他们。

    陈咏诺大致说了一下情况,就果断地发出传音符。

    想要防备白阳宋氏突然暴起伤人,也就只能是再拉进来一个比它更为强大的存在。

    这便是小家族的生存之道,绝对不能抱着侥幸的心理。大家族能够传承那么久,肯定是有他的一套处事方式,若是他把人家当成了傻子,最后变傻子的绝对不会是对方。

    “三叔。”陈广铭看到三叔毫发无损地走出来,松了一口气。可是,他看到三叔脸上凝重的表情,立马走了过来。

    “没事的。我们在这边再等一下。”陈咏诺出言安抚了一下。

    过了一会儿,东王阁的人就到了。

    陈咏诺将他们领入了山神庙。他们走进一看,立马看到了被捆扎着的宋一书,不仅倒抽了一口冷气。

    传音符中并没有说得很清楚,所以他们没料到,白阳宋氏一直苦苦寻找的宋一书竟然变成了这幅模样。

    “陈山主,这一些东西,我们就先带回去了。事后,可能还需要你这边配合,这一段时间你就暂且先别出去太远的地方。”他们说完之后,将山神庙收拾一番就离开了,那盏灯台也被他们带回去调查。若是灯台没什么问题,也并非是魔器的话,他们事后便会再送回来。

    陈咏诺倒是不在意,左右是一盏一阶上品的法器,内中只蕴含一条禁法而已。而且它还缺失了最重要的灯芯和灯花,它的价值更是得减去一大半。

    此间事了,陈咏诺再待在这边也没什么用处。于是,他带着广铭也随即回转云罗山。

    只要把东王阁扯进来当一个缓和,就算宋家人想要节外生枝,也得掂量一下。不过,这也是陈咏诺并没有做亏心事,才敢如此扯虎皮。

    就算给他天大的胆子,以如今云罗山的微薄实力,他哪里敢打无形飞剑的主意,这是嫌自己的命太长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