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97、山野杂果
    照理来说,以如今陈咏诺虚形初期的修为,他已经具备将一阶上品的灵果树洗炼成二阶的能力了,不过,以他目前洗炼出一阶上品竟还如此低的几率来看,洗炼出二阶的难度系数会更加大。

    就算他将云罗山上三株一阶上品的果树一一洗炼,最大可能的结果估计是全军覆没,一株也未得。他暂时也不敢轻易尝试,若真的把它们弄没了,他连哭都不知道去哪里哭。

    以此类比,上一次陈咏诺一次性便将五行果成功洗炼到一阶上品,算是极为幸运了。

    细数之下,这也在情理之中。首先,五行果乃是灵根之后,较一般山野杂果要强大得多:二来,这几株五行果都是被人培育了上百年,体内生机本来就很强大。

    因此,五行果一次性便能洗炼成功,便不足为奇了。

    从这几次的试验结果来看,陈咏诺对于洗炼一事,特别是针对灵植一类的感触是更为深刻的。

    他的心中已经又有了一些想法,之前的他倒是被刚开始的条条框框束缚住了,他自己反倒陷入了知见障之中。

    山野杂果一类先天不足,想要将它们洗炼到二阶以上是极为困难的。除非是那种几百年树龄的存在,但是这一类本就极为少见,一般而言,它们也都会自行进化成灵果,被其他修士移植回去。

    陈咏诺想了一下,若是他想要尽快洗炼出二阶灵果树,唯有从这边入手。白阳仙城中,应该有不少灵植夫培育的失败品,它们大多是灵根之后,通常也被培育不短的时间,再经过他的一番洗炼,便能化腐朽为神奇。

    更让陈咏诺心动的是,像是这一类的灵根,通常都具有额外的一些妙用,这便是山野杂果比不了的。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陈咏诺便让二姐夫妇时刻留意仙城中别人兜售的一阶下品灵果树,可以尽量买回云罗山。

    二姐他们还以为,云罗山准备大举酿造猴儿酒呢。确实,猴儿酒的销量越来越大了,也该早点将产量提升上去,就快卖断货了。

    除此之外,陈咏诺还想到了另外一点自己以前思考不足的地方,就因为一个家族需要灵果来增加底蕴,便于让更多族人点化出灵光,所以他一直往灵果这条道路走。刚开始时,他也确实顺风顺水,如今遇到了更多的险阻,他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一直坐拥宝山而不自知。

    不过,这时候觉悟也不算晚,二阶以上的灵材才算是有一些价值的。这偌大的云罗山,山高林密,百年以上的植株数不胜数。就算绝大部份并非是果树,可是它们被罡风不时侵袭,而且还顺利活了下来,它们蕴含的生机何其强大。

    这万千树木之中,暂且不说有一些珍稀树种。只要陈咏诺多操劳一些,将一部分普通老树洗炼成二阶灵植,就算绝大部份的灵木并无特殊用处,但是只要灵木上了二阶,那便是灵材,就算将它们炭化了,那也是二阶灵炭,可以用来炼丹或者炼器,价值不菲。

    陈咏诺越想越好笑,他之前还在为修炼进度慢而忧心不已。他明明就可以靠洗炼过上好日子的,偏偏要去舍近求远。特别是他现在已经具备洗炼出二阶灵植的实力,就算成功率很低,耐不住量大管饱,可利用的树木源源不绝,何至于陷入困境。

    只要他如此一番操作,他修炼所用的灵丹便也可以供应上了,不管如何,修为是一切的根本。

    于是,陈咏诺从云罗山附近的荒山野林开始,他先零零星星地挑选一些珍稀树种,暂时先将它们洗炼成一阶下品,封入灵牌之中,再带入灵泉空间。

    以他如今的修为,他一个早上,便能搬运二三十株,而且基本上就没有失败的。

    几天后,灵泉空间中便多出了一百株的灵植,本来这里面还很空旷,一下子就变得拥挤了不少。若不是陈咏诺将它们多余的树桠,全都砍下来,这十亩方圆的空间还真的装不下。

    陈咏诺又花了几天时间,将它们移植成活,正当他要继续将它们洗炼到一阶中品的时候,陈父将他叫了过去。

    “这一段时间,你安排一下,该让咏晶开始铸就道基了。”陈玉泽说这一句话的时候,他的手上不停地碾着两颗不知从哪里来的小铁球。他现在是球不离手,只要有空,就拿出来盘一会儿。

    不需要修炼的富家翁就是可以如此任性,他可以将更多的时间用于自己的兴趣爱好。

    陈咏诺将视线从两颗小铁球上移开,陈父的这个动作颇为魔性,看久了就容易一直看下去。他回话,道:“我这边早就准备好了,大哥已经把那些灵药都收集齐全了。”

    “对了,我二人也不是外人,有一些事我就当面跟你说了。”

    陈玉泽说完之后,便将铁球收起来。这是一个讯号,说明他接下去要谈的事情很重要,说道:“为父自认眼光不错,尤其是当初把家主一位交予你的手中。这一些年来,你很用心为家里做事,大家都看在眼里。”

    这一次,陈父说了很多话,算是陈咏诺有史以来见过父亲说最多话的时候。

    原来,事情的起因还是那件灵泉空间。陈父已经将家主之位交给陈咏诺,他退居二线,不过他偶尔也会去查看一番账簿记录和库房情况,行监察之责。

    他翻阅了一番后,便决定过来找老三说说体己话。在他看来,一个家族若要长久,势必是要将家族强者和一般族人区别对待的。

    家族的存在,最终目的便是血脉传承。可是,只有家族强者恒其强,家族才能得其庇佑,顺势传承下去。

    以云罗山来说,陈咏诺算是家族支柱,就算他不做家主,族人供养他也是理所应当的。家族里的资源,暂且不说让他予取予夺,却也可以由他分配。

    像是灵泉空间一事,陈咏诺完全可以利用家族资源,可是他却并没有这样做。

    当然了,陈父并不是在教他中饱私囊,而是要让他明白一个道理,族人和强者是有本质区别的。

    家族背后的血腥一面,便是集全族之力,让强者恒其强。

    听完陈父的一番言论后,陈咏诺也是思绪良多。以前他的思维,大多是自己能给这个家族带来什么,不计较利益得失,只要族人可以很好的生活下去。

    如果只有付出,没有收获,那么这种热情会持续多久。虽然陈咏诺目前算是家族的强者,他足以自给自足,可以不用去考虑这个问题,但是以后家族成员一多,虚形期以上的修士增多了,若是其他人连自身的修炼也无法满足的话,他们又怎么可能会尽力尽力去为家族做事呢!

    虽然陈父的这一番言论颇为野蛮,但是却也不是没有一番道理。

    看来,管理一个大家族,也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背后的门门道道实在是会让人累断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