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72、黑火
    这两张灵符乃是一阶上品的缚神符,纵然吴作虎力大无穷又如何,它表面上捆的是肉身,实际上捆的乃是修道人上丹田的那个神。

    只要你身上没有护神的灵符或者法器,那么你就只能乖乖就擒。

    陈咏诺又觉得不大保险,赶紧又加了一张定神符,直接将吴作虎定在那里,然后才过去扶起陈咏晶和广欢二人。

    “你们没事吧!”陈咏诺看着二人嘴角渗出的血迹,心里愧疚不已。

    他本以为,以他们三人的实力,抓住两个只有灵光六重的修士,就算再怎么出乎意料,他们也总不会翻了天去。

    却是没想到,这一番争斗下来,他们差一点就阴沟里翻船了。

    要不是他特意去白阳仙城,花费巨资购买了这三样宝物,他们这一战还真的是凶多吉少。

    至少,如果他刚才没有及时破开阵法,咏晶和广欢肯定是被吴作虎一拳打死打残的。

    “哥哥,我们赢了。”

    陈咏晶刚才一手法剑舞得虎虎生风,刚开始把吴作虎都镇住了。

    她刚才沉着冷静,面对强敌没有畏惧之心,甚至就连被一拳打飞,掉落在地,也不见害怕。

    如今尘埃落定,再一回想,她顿觉后怕不已,她的身体竟然抖得厉害,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幸好,他们三人撑到了最后,让她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三叔,我们没事的。多亏了你给我们的金钟符,及时卸下了力道。”广欢拍了拍身上的泥土,他自小就神经大条,很多事情都是后知后觉。他一想到刚才自己战斗时的英姿,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刚才的战斗,竟然给了他一种不一样的乐趣。

    “你们先去那边收拾一下,这边我来处理。”陈咏诺说完之后,伸手一招,远处的玄玉钩直接飞到了他的身边。

    他拍了拍玄玉钩,将它重新背在身后。这法器虽好,却也不是万能的。斗法之时,若是被对方克制了,再没有其他手段,那就只能任人宰割。

    看来,他还得再丰富一下自己的斗法手段,说不定就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了。

    想通了这一点后,他走到了吴作虎的身旁,直接扯掉他身上的储物袋,然后又在他身上搜了一下,将他袖子里的灵砂也全都收了起来。

    “说吧,是谁指使你来对付我们的?”陈咏诺问道。他盯着吴作虎,直接开门见山。

    此时的吴作虎,怒目圆睁,一张脸憋得通红,却丝毫奈何不了身上的青索,他直接把脸撇向一边,不吭一声。

    既然技不如人,还被活捉,那就没什么好说的,只能任由别人摆布。

    “如果你不说的话,那么我只能将你交给东王阁。我相信,你们肯定对我云罗山做了一番调查,我们与东王阁的关系,想必你也是清楚得很。若是东王阁执意查清此事,你的家人一个也跑不掉,全部都会被发配到蛮荒之地。”陈咏诺说话的时候,表面上看不出有丝毫情绪。

    他自认为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既然对方都执意置自己于死地,那么他便不需要再度留情。

    如果今天的结局刚好相反,那么对方也肯定是赶尽杀绝,绝对不会留手。

    在这里,陈咏诺偷偷用上了话术,想要以家人来要挟对方,作为突破口来套话,攻破他的心理防线。

    果然,此话一出,原本默不作声的吴作虎,接连吞咽了两次。不过,在外人看来,他的情绪似乎一点都不受影响。

    像他们这种每天都在刀口上舔生活的人,又怎么可能会被抓到软肋。

    “你说,凭借着与东王阁的关系,我只要付出一些代价,能不能让你们家的男丁世世为奴,女眷代代为娼?”

    吴作虎的小动作哪里能够瞒过陈咏诺。既然让他知道家人乃是吴作虎的一个死穴。他只能是再加一把火,希望能够套出话来,让他老实交待清楚。

    当然了,陈咏诺只是口糊糊而已,真要让他这么做,他还有点下不了这么重的手。

    对于这边的人来说,男奴女娼,已经是对一个人最残忍的处罚了,更不要说世世代代都不得解脱,这已经是最恶毒的话了。

    “你有本事就直接冲着我来,对付一家老小,算什么本事!”吴作虎一听到陈咏诺的那番话,再也忍不住了,气得破口大骂。

    若是他的家人以后世代都是娼奴,还不如一刀结果了他们!

    这些年来,他与吴作熊二人***女,那些被他们糟蹋过的良妻烈女,不用别人动手,事后都会自己了断。

    她们只能如此做,家人才不会因她们受辱,落人口舌。

    而那些娼奴之人,就连自己了断的权利都没有,整个人就像是行尸走肉一样,与人说话都要隔着一块白布。

    吴作虎不敢再想下去了,他现在只想一死了之。

    “现在能决定这件事情的是你,而不是我。如果你将幕后之人告知于我,我铁定是不会那样对付你的家人。”陈咏诺明白拷问别人,最好是打一棍子再加一根胡萝卜,只要攻破他的防线就算是大功告成。

    不得不说,这一招对于吴作虎还是有点用处的。他挣扎了一会儿,似乎有一些意动。

    不过,就在这个瞬间,吴作虎额头上的定神符突然化为了一道火光,一下子就成了灰烬。

    紧接着,那两道青索也是如此。

    吴作虎的脸上现出痛苦的神色,他的眉心处竟然冒出了一缕黑火。

    火苗只是一瞬,便即熄灭。若不是陈咏诺全程警惕,他很可能就无法第一时间察觉到他身上的这个异常。

    最后,吴作虎化为了一堆灰烬,清风一吹,一切全都烟消云散。

    “又是被动了手脚。”陈咏诺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看来,背后那人藏得极深,他所做的事,不管输赢,全都是滴水不露。

    陈咏诺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尝试一下能否挖出幕后黑手,却没想到依然是空欢喜一场。

    不过,纵然是让他们知道了,以如今云罗山的实力,依然无法奈何对方。

    单说刚才的那只金喙大鹏鸟,只是一声啼叫,就瞬间破了他的敛息术和隐身符,幕后之人的实力可见一斑。

    随后,三人收拾了一下战场,直接一把火将吴作熊化为灰烬,回转山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