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71、捆缚
    话说,陈咏诺陷入吴作虎的灵砂阵法之中,咏晶和广欢二人终于来援,咏晶御使法剑,打了吴作虎一个措手不及,让他来不及发动阵法攻击。

    陈咏诺抓住这个机会,将剑匣送出,与玄玉钩合璧。

    吴作熊没料到这玄玉钩居然如此玄妙,还有这等妙用。他本以为自己的符阵已经困住了它,等于是牵制住陈咏诺最强的法器,却没想到人家棋高一招。

    就算吴作熊肉身强悍,浑身肌肉如石块一样**,还是被玄玉钩直接灌体而入,瞬间就没了呼吸,连惨叫一声都来不及呼出,命丧当场。

    战场上瞬息万变,本来一片大好的形势,一不留神,形势就急转直下。

    吴作虎眼看着自家兄弟身死,他的脸色瞬间阴沉得可怕。

    不过,他毕竟是久经沙场,与人争斗的经验极其丰富。他并没有马上想着要逃跑。

    对方虽然来了另外两个人,修为却是不高,皆不如自己多矣。

    而且自己阵法已成,就连修为最高的陈咏诺都被困在里面。对方失去了法器护身,一时半会儿,肯定没办法从阵法中逃脱。

    新来的两人,别看他们气势汹汹,从他们的应对表现来看,明显都是新手。

    从这些角度分析,吴作虎自己未必没有翻盘的机会。只要自己能够稳住,先除掉这二人,被困住的陈咏诺还不是任由自己摆布。

    如此一来,吴作虎不仅能够杀了陈咏诺三人,顺利完成任务,还能够为自己的父辈和自家兄弟报仇。

    想到这里,吴作虎再不迟疑,而是翻出了一个玉瓶。他单手一捏,就将玉瓶捏碎,一颗黄澄澄的丹药从里面滚了出来。

    他再次一拳打退那一把一阶下品的法剑,任由鲜血从手背上流淌下来。他炼体十余载,也算是有了一些成果,却也不敢硬扛法剑,哪怕只是一阶下品。

    然后,他顺手将丹药放入口中。

    丹药一入口,随即化为一道金液,以极快的速度流遍他的全身。

    “喝。”吴作虎目透金光,表情狰狞,似乎是有一股极强的力量在他的体内苏醒。

    陈广欢察觉到不妙,他刚才一直护着陈咏晶,就怕对方直接欺身上来,毕竟光是看着如铁塔一般的身形,就给人极大的压力。此时,他再不留手,而是手掌一握,那团灵丝网就被他拿了出来。

    他直接抛洒过去,罩向吴作虎。灵丝网在空中越变越大,闪耀着一丝寒光。

    这团灵丝网被他温养多年,乃是他用得最顺手的法器了,上一次还为他赢来了一枚金钟灵符。

    果不其然,灵丝网一下子就罩住了吴作虎,让他避无可避。

    陈广欢心生欢喜,赶紧法决一捏,灵丝网急速收缩,将对方紧紧捆缚住。

    “三叔。”广欢扭头看了一下,刚好看到阵法中的陈咏诺,一个躲闪不及,被一颗足球大的灵砂直接撞倒在地。

    这个阵法着实精妙,那些灵砂疯狂乱砸,而且数量奇多,让人防不胜防,陈咏诺被困在里面苦不堪言。

    他刚才御使玄玉钩,想让它回到自己的身边护法。可是玄玉钩几次突击,均无法瞬间穿透阵法外的黄光护罩。

    吴作虎被陈广欢捆在灵丝网上,陈咏晶捏了一个剑诀,将刚才被打退的法剑回旋,她银牙一咬,直接弹出一点灵光火苗,加持在法剑上。

    法剑上的红光大放,就连飞行速度都加快了几分,它直指吴作虎,剑尖上红光点点。

    这一剑要是扎实了,就算是一颗坚硬的石头,也会被瞬间击穿。

    可没想到的是,网中的吴作虎,本来动弹不了,他一个挺身,双手再用力一扯,灵丝网瞬间被扯出了一个大洞。

    “吼。”

    他大叫一声,已经变形的灵丝网,瞬间成了几块破网,掉落在地。

    “叮”地一声脆响,那是法剑刺在他身体上发出的声音。法剑被他顺势抓在手中,他两手一拉一扯,法剑就如一根绳索一样被他拧成了麻花。

    两件法器,瞬间就变成了废渣。

    陈咏晶和广欢二人,口中接连闷哼一声,温养多年的法器直接毁坏,他们也连带着受了一点轻伤。

    困在阵法中的陈咏诺,看着对方如有神助,一阶下品的法器就像是小儿玩具一样,任他揉捏。他再不迟疑,而是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两颗绿油油的种子。

    他轻吐一口灵光,吹拂在两颗种子上,随后将它们分别弹在他刚才看好的两个坑洞中。他刚才在阵中左突右闯,不断翻滚逃窜,就是为了找出这个阵法的界壁。

    这个灵砂阵乃是土行阵法,以木可土,刚好可行。

    两颗种子一落入土中,立马冒出两片青翠欲滴的叶片。

    下一刻,地底下似有地龙翻身,传来隆隆响声。突然,两片叶子急速抬升,带起了一大片的青藤。这些青藤在上升中,又再度生长出更多的藤蔓,它们的灵须一触及到东西,就立马将它卷起来,紧紧包住。

    不过一会儿,阵法中的灵砂就全被捆住了,而且这灵蔓似乎攀附住了阵法界壁,无数根须如骨刺一般,将它戳破。

    而在外面,陈咏晶和广欢不住后退,一个人手中拿着长鞭,另一个握着一把长刀,鞭影和刀芒齐飞舞,直接卷向吴作虎。

    然而,如今吴作虎刀枪不入,就连法剑都无法在他身上留下痕迹,这些鞭影和刀芒,更像是在为他挠痒痒。

    吴作虎猛地一探身,栲栳大的拳头,直奔二人的面门。

    “咚”

    “咚”

    接连两次声响,陈咏晶和广欢身上各有一尊金钟闪过,两人像断线般的风筝,被甩出去很远。

    就在吴作虎想要一股作气,直接解决掉这两只小虫的时候,陈咏诺破阵而出,他脚踩藤蔓,如凌虚御风般,行动如电。

    奔行之际,他双手一翻,两手各握着一张灵符。两道灵符闪耀着一层蓝光,夺人心魄。

    灵符被他一抛,疾飞在半空中,袭向吴作虎。

    吴作虎似乎也感受到灵符的不凡,可是他现在刀枪不入,浑身犹如铜墙铁壁,他直直伸出一拳,就想要打爆它们。

    可是灵符及身,却不爆开,而是化为两道青索将他牢牢缚住。

    吴作虎不以为然,想要再以力气挣脱,却没想到,任他如何使力,青索纹丝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