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73、郜枫
    他们三人回到云罗山,将事情的经过都告知大家长陈玉泽。

    陈父听完之后,沉默了半晌。本来他是不相信背后会有什么幕后主谋要对付小小的云罗山,直到此时,他也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

    只是他真的想不透,为何会有这种事情。既然对方的实力如此可怕,那么他想要做的就并不是灭杀云罗山诸人,至于对方要的是什么,他也是想得一头雾水,完全摸不着头脑。

    按理说,云罗山这边也没有什么东西是会让那种级别的高人觊觎,难道说这云罗山还有其他一些他们不知道的隐秘之处!

    不过,从目前的情形看,对方也不敢大张旗鼓,只能用这种方式试探一二,更不会直接碾压过来。这背后,应该是有很多他们这种层次还无法知道的讯息。

    既然不是他们可以左右的,那么就算他们想破了脑袋也是没用,只要一家人平平安安就好。

    与其烦恼这些,还不如,赶紧提升家族实力,直到有能力解决问题的那一天到来,到时候,对方若是还想要予取予夺,那就不一定了。

    陈咏诺将这次的收获,全部从储物袋中拿出来。

    经过他们的一番辨认,此次收获较大的有三样,分别是一颗丹药,两套灵符和一本法诀。

    那颗丹药,乃是一阶上品的大力金刚丸,服下之后,可以让人有类似金刚护体般的防御,刀枪不入,力大无穷,就算是一阶上品的法剑也能抗衡一二。不过,它只能持续半个时辰的时间,过后,服用之人浑身酸软,需要至少一个月的时间才能解除掉身体的虚弱状态。

    如果不是到了拼命的时候,这种丹药还是少吃为妙。

    那两套灵符则是一阶中品的一种防御符阵,对拦截法剑或者飞钩等利器有极佳的效果。此种符阵极少出现,而且炼制不易,所以它们的珍稀之处还在大力金刚丸以上。

    最后那道法诀,才算是此次最大的收获。说它是法诀,其实它更像是一种简易阵法,又或者说是一种炼宝手法。

    像这次把陈咏诺困住,差点让他翻车的灵砂阵,就是由这个法诀衍生过来的。他们将材质相同的灵砂,以炼制法阵的方法,将它们互相联结,再以法旗为控制中枢,组合成简易的灵砂阵,打了陈咏诺一个措手不及。

    若是他没有去购买一阶上品的灵藤种子,想要短时间破阵而出,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这个法诀没有品阶,也没有标注法诀的名字,就只有几段符文,旁边有一些注解。

    陈咏诺研究了一段时间,发现这个法诀的一些原理,跟他手上的那本神霄雷霆禁法,竟然有一丝相似之处。

    只不过这一本禁法必须是虚形期以上才能修习,而这个无名法诀只要灵光期就可以着手修炼。

    他打算参悟之后,再将这个法诀教给其他人,毕竟它的威力是有目共睹的。

    有了这个法诀,大家的战斗力至少可以再翻一倍。

    不过,这些都不急,可以慢慢来。云罗山目前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那就是陈广亮的修行问题。

    毫不夸张地说,这是云罗陈氏有史以来的大事件之一,其重要性仅次于获得云罗山,位居第二。

    光是护送他到白阳仙城去检测灵光资质,就动用到陈咏诺、咏晶和咏望父子等四人。

    他们搭乘灵梭来到白阳仙城,又马不停蹄地来到无量观。

    无量观山门处的中年道士,依旧面无表情地在用叩神符询问每一个孩子,不过他在询问陈广亮的时候,往陈咏晶那边看了一眼。

    陈咏诺接过他递过来的令牌,牵着陈广亮的手,进入大殿中。

    与十二年前一样,神像前的铜镜照旧射出一道金光,罩住了广亮。那道金光从广亮的下丹田处上升,连接中丹田,最后竟然直通上丹田,金光越来越亮,可是他的三个丹田却都没映照出任何信息。

    金光竟然嘎然而止,陈咏诺目瞪口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正在这时,负责检测灵光资质的那個道士,往前几步,双手合十,说道:“诸位居士,观主有请。”

    他的态度极其恭敬,若不是陈咏诺十年以前见过他一脸冷漠的样子,他都无法相信这个人前后态度差距如此大。

    “请跟我来,往这边走。”那位道士直接走在前方引路,还时不时地侧身相请,把他们这几个当成了贵宾一样。

    守候在外面的一些家长,有一些已经是过来这边多次了,他们看到这等景象,也是惊讶得无以复加。

    陈咏诺一行人,大致知道观主之所以会请他们过去,应该是与陈广亮的资质有关。

    他们听说,这无量观主神龙见尾不见首,乃是这仙城中修为最高的几人之一。一时之间,他们心中颇为忐忑,担心自己会不会冲撞到这等高人。

    道士领着他们往无量山上走去。一路上,他们见到的奇花异草数不胜数,随便一脚踩下去,被踩扁的杂草很可能就是有百年药龄的灵药。

    陈咏诺细心感受了一下周围的灵气密度,他初步估算,至少是五阶以上的聚灵阵才能有这种效果。

    以此类推,这无量山上的护山法阵,至少是六阶以上,已经相当于是金丹后期的水平了。

    无量山又高又大,占地极广。一条青石板的小道从他们的脚下开始,一直延伸到极远处,甚至看不到尽头。

    本来,他们以为要走很久,却没想到他们也就走了一小会儿,一抬头,一座庵堂就在他们的面前。

    缩地成寸。

    这是一种虚形期以上才能修炼的道法。当然了,他们并没有这种能力,可以真的缩地成寸,能够造成这种效果的,只能是阵法的玄妙。

    “诸位居士,观主在里面等候多时了。”道士将他们领到这边,再次恭敬地施了一个礼,然后就走了。

    陈咏诺拱了拱手,他看了一下四周,带着其他人走进庵堂。

    庵堂里的摆设极为简单,只有几个蒲团。

    而在庵堂的正中间,已经有两个人在等着他们,正好是一男一女,盘腿坐在蒲团上。

    “观主。”陈咏诺不知哪位是观主,只能各行一道礼。

    “陈山主,不用多礼。”左边坐着的是一位中年美妇,大约四十岁年纪,端庄大气。只见她轻轻一抬手,陈咏诺便无法继续下拜。

    “老身正在看守一炉灵丹,只能请诸位居士上山一趟。”她又继续说道:“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乃是白阳派的三代首席大弟子,郜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