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41、清单
    玄玉伞,一阶上品法器,一体两用,伞骨是一柄玄玉钩,钩上极为锋利,连法剑都可以绞断;伞面,以剑匣的方式存在着,不用时化为剑匣,还可用来温养玄玉钩。

    这件法器,攻防一体,乃是不可多得的一件精品法器。

    回到云罗山后,陈咏诺只能先将它稍微炼化。只有修为到了灵光后期,才能发挥出它真正的威力。以他如今灵光五重的修为,他还不能灵活运用它,只能用它做一些简单的劈砍挡划等基础动作。

    将玄玉钩收好后,陈咏诺便认真将买回来的那些七息灵草种在灵药园里。因为宋家卖出的灵息草都会被做一些手脚,让它们没有繁殖能力。一般情况下,它们在药效上没太大影响,但是陈咏诺是要拿回来再经过洗炼,让它们能够有机会再升品的,所以要尽量让它们的生机和活力更充足一些,成功率也更大一点。

    忙完这些后,陈咏诺偶尔抽出一些时间去培育那些灵树和灵药,但是他把更多的时间用在修行上面。

    出去一趟,不说他见识到金丹真人神乎其技的道法,就连同样是灵光期的裴芷希,他也不是人家的对手,这个落差让他的内心极为受伤。

    修行一道,不进则退。纵然是他忙于云罗山上的事务,他也不应该以此为借口,让自己懈怠修行一事,特别是疏于学习护道手段。

    这一些年,他的修为并没有落下很多,但是他的护道手段乏善可陈,与人斗法的手段单一。

    也就是他生活的环境,较为安逸,若是在碧水一带,他估计不用三招,很可能一招就抵挡不了了。

    所以,在这一段时间里,他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玄玉钩上。

    灵光期,对于法器的依赖极强,他手上既然有一柄精品之物,他没理由将它束之高阁。

    经过多次试验,陈咏诺发现,像御剑一样御使玄玉钩,也是说得通的。

    每隔一段时间,他还会去跟陈咏晶切磋一下剑术。

    陈咏晶这个小丫头,经过两年多的修行,她也已经突破至灵光二重,而且由于她每天都法剑不离手,她的御剑之术已经颇为了得。

    如果单比剑术的话,陈咏诺还不是她的对手。

    像是陈广欢,他修行了土金双属性的功法,功法上自带了一个厚土盾的防御法术,灵光期就能施展。但是他一遇到陈咏晶,只要稍微用法剑戳一下,就能轻易击穿他的乌龟壳。

    两个小家伙,修为和年纪都差不多,又经常在一起修行,时不时就会切磋一下,陈广欢根本就不是她的一招之敌,老是被揍的鼻青脸肿。

    时间就像指缝里的沙子一样,无声无息就溜走了。

    ……

    圣元5886年,云罗陈氏已经创立了整整六年了,家里终于迎来了第一位灵光七重的修士。

    陈咏诺修行快十二年,终于突破至灵光后期。

    大家长陈玉泽让出了家族修为排名第一的宝座,由陈咏诺接替上了。

    在这整整六年的时间里,家族里只有陈咏诺,陈咏晶和陈广欢三人的修为在缓慢增加,其他四个人依然保持在原地。

    大家长陈玉泽是因为道基有损,除非补全道基,要不然修为无法寸进,另外三人则是资质太差了,每一层修为的提高都得是以十年以上计算的。

    当中,云罗山又多出了两个点化出灵光的小家伙,分别是陈咏鹏和陈广铭二人,陈广铭是没有灵根的陈咏荃之子。

    经过无量观的灵光属性检测,陈咏鹏是金水二属性三灵窍资质,陈广铭是单一金属性四灵窍资质。

    这两个小家伙从小时候开始就得云罗山灵气滋养,资质根骨倒也还算不错,特别是陈广铭,他的下丹田和中丹田都点化出灵光,如果他不中途夭折的话,进阶虚形期是板上钉钉的事,算是如今陈家资质最好的一位了。

    为此,陈父特意去购买了纹金亘心诀供他修习裂金灵光。

    除此之外,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培育,云罗山上的灵果树已经升级为八株,一阶上品灵桃树一株,一阶中品灵枣树和火阳果各一株,其余五株皆是一阶下品。

    有了这一些,云罗山上的人不仅常年都可以吃到新鲜的灵果,甚至还有盈余,可以拿一些去出售。就算是不能修行的普通人,吃了灵果后,身体素质也会越来越好,生育出来的下一代点化出灵光的几率越来越大。

    “老三,这一次由你带队,带着咏晶和广欢去一趟山外村。”如今的陈玉泽满脸红光,长髯垂胸,尽显一家之主的气魄。看着云罗山一天比一天繁荣强大,他的气色越来越好,以至于他偶尔会生出体内道基开始蠢蠢欲动的错觉。

    只是他自己的事情自己最清楚了,真的想要补全自己的道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是,父亲。”陈咏诺背着剑匣,神色自若。这些年来,为了让自己更加如意指使玄玉伞,他也学着咏晶炼化法剑的方式,随身佩戴,贴近自身,每天固定时间对着它吞吐灵光。

    经过三年来的炼化,玄玉伞就如同他的臂膀一样,虽然还未能达到念动剑至的境界,但是与他之间早已没了隔阂。

    “对了,你们也顺便把三才厚土阵旗带过去,有空的话,就顺便过去看看。但是,你们别逞强,估计那一群灵猴的首领,已经是虚形期了,你们万万不可去惊动它。”陈玉泽想了一下,吩咐道。

    为了让老三安心突破灵光六重,这几年的山外村之行,都是他带着咏望和广欢一起去的。

    他们五六年前盗取那些猴儿酒,已经惊扰到了灵猴群,所以在之后这几年,那边的防卫很森严,一直找不到机会可以再次出手。

    陈咏诺的修为已经超过陈父,而且他做事也很稳重,这一次陈父就将他做了三十多年的任务,交到了他的手中。

    看着儿孙们越来越多,成长得越来越快,陈玉泽心生欢喜。从此以后,他可以逐步放手,安心在云罗山上做一个专心教导儿孙的老山主了。

    反观陈咏诺,他身上的压力变大了。这一次出行,他们这三个人,算是云罗山上新生一代最强阵容,最强战力。

    这一次,他绝对不能突发什么事件,要不然,才刚刚起步的云罗陈氏,承受不了这样的代价和损失。

    他们三人又准备了几天时间,终于开启了山外村之行。

    “儿子,你要听你三叔的话,知道吗!”陈咏望目送着广欢离去,心里比自己第一次出行还紧张。

    “咏望,你这次去白阳,顺便帮我把这个清单上的材料买回来。”直到再也看不到他们三人的身影,陈玉泽父子俩才回到云罗山上。

    自从出了吴江三恶这件事后,到白阳仙城售卖云罗茶的事,就都是陈咏望一人负责。陈父给他买了一艘飞行速度较快的飞舟,只能容纳一人,让他能够到达乌石坊市,他再搭坐灵梭去白阳仙城。

    “父亲,你要买这些材料干嘛?”陈咏望看了一下,发现那里面的很多东西都是他不认识的。

    “照做就好了,问那么多干什么!”陈玉泽眼睛一瞪,继续说道:“这些清单要绝对保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所以,你在购买时,多跑几家店,知道吗?”

    “是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