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42、酒曲
    “你们等一下就紧跟着我的脚步,就算看到了什么,也不要问,更不能停下来。还有一点,就是绝对不能脱离队伍。明白吗?”陈咏诺学着当年的父亲,在进山之前,就开始不厌其烦的吩咐。

    陈咏诺想了一下,还是直接将顺序安排好,以免等一下真的出事了。虽然他自己本身也没见过什么异常情况,但是小心使得万年船,还是由他来开路,咏晶紧随其后,广欢垫后。

    陈广欢修为最低,只有灵光二重,但他跟着陈咏望二人来过了两次,比自己还多了一次。而且他还有厚土盾这种防御法术,安排他垫后,倒也还算勉强可以。

    进山之后,按照原定计划,三人还需要疾行赶路七八天。这一次,陈咏诺给了两个大孩子一人两张疾行符,让他们的速度可以跟上自己,缩短路上花费的时间。

    像是这种辅助灵符,一张差不多也就一块灵石。以前是因为家里连吃的都要斤斤计较,怎么可能会花这种冤枉钱。

    有了疾行符辅助,七八天的行程,足足可以省下一半时间。

    按照惯例,陈咏诺带着他们来到了村长家,那个曹老汉早在两年前就过世了,他一个普通凡人,能够有七十多岁的高寿已经是极为难得了。

    现在的山外村的村长由曹大力接替。陈咏诺照例给了他们一些生活必需的物资后,又休息一个晚上,随即赶赴百里桃林。

    “这桃林真漂亮。”陈咏晶看着这漫山的桃红叶绿,啧啧称奇。

    女孩子天生就喜欢这一类美好事物,眼睛都看得直了。

    “桃红有多美,它的桃花瘴就有多毒。”陈广欢冷不防来了一句,他自小就习惯跟这个年纪比他大一点点的四姑抬杠。

    “啧。”陈咏晶瞪了他一眼,这孩子就是存心找不自在,就算把他屁股打开花,他还是不长记性。

    陈广欢假装没看到,他立马跑到陈咏诺的身边,说道:“三叔,那个桃花瘴又更厉害了一些。我这边刚好还有一些解毒丸,等一下我们忍不住了,就含一颗。”

    “更厉害了?”经他这么一说,陈咏诺马上想到了当时的场景,这桃花瘴看起来美仑美奂,但是它的毒性可是厉害得很。

    而且,他们能接触到的都是外围,已经是被山风一类稀释了无数倍,要是掉到了悬崖下方,估计就算是虚形期的高人也不好受吧。

    “我们这几天就先把青阳桃采摘了,然后再伺机去悬崖那边打探一下。”

    几天后,成熟后的青阳桃,竟然有九十三枚之多,算是近几年最多的一次。

    “好久没吃了,这味道就是好。”陈咏诺三人一人分一个,用袖子擦了擦上面的细毛,直接啃着吃。

    “真好吃。”陈广欢手捧着灵桃,大口的啃着,吃得特别香甜。

    “你不是说你喜欢的是橘子?”陈咏晶小口小口的吃着,一脸满足。

    “你管我,我今天就爱吃桃子。”陈广欢愣了一下,干脆直接背着陈咏晶,只留给她一个背影。

    “哼。”陈咏晶跺了跺脚,这小子竟然长脾气了。

    三人吃完之后,又休整了一下,陈咏诺将另外两面旌旗分给二人。

    他们走了半天,来到悬崖绝壁这边后,陈咏诺做了安排部署,说道:

    “等一下行动的时候,我先下去打探一下情况。你们就在入口处接应我。你们在外面时刻准备好,没我的指令别擅自行动,听清楚了没!”

    “哥,我跟你一起去,广欢在这边接应就够了。”陈咏晶也想要跟着他一起下去,别看她只有灵光三重,她的灵光可是带有一丝南明离火的特性,基本上没有克星。

    “三叔,我也想下去。”陈广欢一听,他也吵着要去。在这边接应,哪里有一起去探险有趣。

    陈咏诺怎么可能让他们两个人一起下去冒险,他当初下去的时候,可是打了那些灵猴一个措手不及。这时候,它们都有了防备,情况就不一样了。

    “如果你们的敛息术可以保持半个时辰,我就带你们去。你们有谁达到了?”陈咏诺板起脸孔,紧盯着这二人。

    两人闻言,惭愧地低下了头,这几年家里人都比较忙,对他们的看护也就没那么周到。对于家传的敛息秘术,他们根本不当一回事,随便炼一下应付了事。

    “此事就这么定了。你们在这边,顺便各自反省一下,连一个敛息术都学不到家,你们还敢吵着跟我下去。”

    陈咏诺呵斥两人一句,看着他们乖乖摆好了阵势,隐匿在一旁,就捏了一道疾行术,往标记着的洞口潜过去。

    等到他走过了三分之二的路程后,他套上那件灵丝编织成的上衣,又给自己贴了一张一阶上品的隐形符,敛息闭气,小心翼翼地一步步靠近。

    随着他越靠越近,他在通道中碰到灵猴的数量越来做多。

    等到他来到以前躲着的那块巨石后面时,他发现石室中竟然有四只一阶上品的灵猴在守护着。

    “守卫这么森严。”陈咏诺暗道一声不好。这一次,盗取成功的难度极大,而且还得保证自己得手以后,全身而退。

    要是一个不慎,被这几只恰好堵住,自己不死也得脱一层皮。

    只要自己继续敛息闭气,从原路返回,不要动用法术,倒也不会被发现。

    但是,他好不容易才来这么一次,两手空空的回去,却又不大甘心。

    陈咏诺思来想去,迟迟不敢下定决心。要不还是先去探明一下猴儿酒的情况再说吧。

    来都来了,至少也要过去丈量一下猴儿酒的量,做到心中有数。

    于是,陈咏诺又慢慢移动到那个石柱附近。

    坑洞里的猴儿酒青翠碧绿,犹如翡翠一般剔透,酒香味一阵一阵地飘过来。

    这猴儿酒好像比前几年更香醇了。

    只能看,不能动。

    陈咏诺觉得人生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于此了。

    那些灵猴距离这边极近,只要自己刚拔下葫芦头,捏个法诀,它们就会发现的。

    难道就这样过来到此一游吗?

    尽管陈咏诺不想空手而归,但是以他目前的情况,也只能接受这个现实了。

    咦,那个是什么?

    陈咏诺的目光瞥到了坑洞中的石壁上,那边好像有一团小黑块。

    这是什么?

    它看起来像是一块干掉的果皮,可是表面又有一些细密规则的小洞洞。

    酒曲?

    这该不会是自然形成猴儿酒的酒曲吧!

    陈咏诺对于酿酒一窍不通,但是他知道酿酒最重要的就是培育酒曲。

    不管了。

    既然来了,总不能空着手回去的,要是它真的是猴儿酒的酒曲,那么他们完全可以在云罗山上自己酿酒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