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40、玄玉
    神奇的是,壁画上的图案像是个活物一样,一阵翻涌。紧接着,两道人影从画中浮现而出,她们由小变大,迎风便涨,不一会儿,两道人影已经有了成人大小,就是陈咏诺刚才看到的那两位神女。

    她们嘤嘤戚戚,齐齐跪下,口中喊道:“请真人恕罪。”

    经过秃头大叔一番询问,原来这鱼玄观里共有三位女修士,分别是紫铃、青音和红艳,三人的修为大致是虚形境初中期。

    只有进入虚形期,又道基有成之后,身体才能与灵光相合,或者变大变小。比如说人剑合一,化为一道遁光,大抵便是如此。

    像是刚才两女变为小人,进入壁画之中,必须是虚形期以上的才行。

    她们三人同修,偶然得了一部秘法,乃是主修太阴神光之道。三女感情深厚,同参共悟,倒也有所收获,顺利进阶到虚形期。

    只是她们无良师教授,光靠着微薄的见识,把这堂堂的正道功法,修成了旁门左道。

    她们越修习下去,修为的增长就越艰难。而且,最近十几年间,她们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旦运功打坐,浑身就像在冰窖一样,血液都快要凝固,功法和道行不但没增长,反而还有下降的趋势。

    后来,她们也不知道去哪里听说了孤阴不生,孤阳不长的一套理论,但是她们手中又无纯阳一类的天地灵物调和阴阳,所以她们就铤而走险,开始采补少男的元精阳气,以此缓和体内练歪了的太阴神光。

    她们这一脉的太阴神光,只要是到了丹成无漏的境界,就能自生神通。但是,以此之前,只要稍与人斗法,不管输赢,都会散失元气。她们虽是虚形期高手,却连一些灵光期的强手都斗之不过。

    幸好,与这部秘法在一起的,是一件叫金宫玉阙的奇珍,它能虚化本体,神妙非常。于是,她们就将金宫玉阙作为修行之地,练功之所,将之寄在这鱼玄观之中,隐藏起来。

    每隔一段时间,她们三人就到各个地方物色对象,利用迷香,将看中的少男以迷神之法迷惑至玉阙之中,供其采补。事后,再将人神不知鬼不觉送出去。

    待那些人醒了以后,只当是自己做了一场春梦。

    前几天,三人中的大姐紫铃外出访友,暂未回归。余下二女,蜗居在这玉阙之中甚觉无聊,于是,二人就动起了心思,想要去劫掠一个少男玩玩。

    她们刚架起遁光飞行不久,就遇到了陈咏诺。她们一看,这小哥哥面生得很,而且周身元阳充盈,心生欢喜之下,就悄然行事,没想到后面又生出了这么多的事端。

    她们一看清来人的修为生不可测,哪里还敢反抗,只能跪下饶命。

    “真人饶命呀,我三人虽采补阳气修行,可是我们并没害人性命呀!请真人看在我们修行不易的份上,饶我们一命吧。”名叫青音的女修,便是之前声音清脆悦耳的那个。

    “妖妇,你们淫邪男子,真是罪大恶极。看剑!”裴芷希怒不可遏,挥剑就要砍下去。

    地上跪着的两个女子,眼看着剑要及身,脸色煞白,旁边一位金丹真人虎视眈眈,她们哪里敢有其他动作。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寒光闪闪的法剑再也砍不下去了,裴芷希急得大声喊道:

    “师父,你别拦着我。她们做了这等恶事,就要承担后果。”

    只是任她如何喊叫,秃头大叔就这样让法剑悬空在半空。

    另一边,听着她们的过往,陈咏诺也算是大开了眼界,这修行界之中还真的有采补一类的邪门功法。

    自己修行至今,依然是童身未破,如今元阳充沛,差一点便成为了别人的盘中餐。这要是被采补了,进阶虚形之路的机会又更少了一些。

    阻人道途,乃是不可饶恕的罪过。可是,这二女却在那边巧言令色,替自己开脱。

    陈咏诺偷偷看了秃头大叔一看,对方竟然若无其事的盯着这二女,脸上无一丝恼怒之色。

    这要是秃头大叔起了恻隐之心,将二人豁免罪过,她们以后只不定更加变本加厉了。

    陈咏诺恨只恨自己实力低微,要不然肯定给她们一些颜色看看。

    “你二人确实没有害人性命,却做了损人利己的恶事。如果,我今日宽恕你们,那些被你们坏了道基的人又有何罪。”秃头大叔把手一挥,平地起了一阵大风,将二女又直接吹进了墙壁上,囚禁在金宫玉阙之中。

    同时,他心念一动,陈咏诺手中的铜镜便被他收了过去。

    也不知他如何操作铜镜,铜镜一入他手,金光大放,耀如朗日。

    在金光照耀下,一道迷你宫殿,竟然从墙壁上被拔了出来,缓缓飞出,直接被收入到铜镜之中。

    “小兄弟,你我今日有缘,而且你还帮了我一个小忙。本来我应该与你共享收获,但是今日不管这金宫玉阙,或是这太阴神光,我皆有大用,就不分给你了。”

    “不过,我也不是小气之人。以后,你要是有事,可以去玉山派找我。对了,我这边有一个小玩意,刚好适合你现在使用。如此一来,也就没人说我以大欺小了。”

    秃七说完之后,从袖口一掏,一把四尺来长的剑匣就出现在他的手中。

    “此宝,叫做玄玉伞,在一阶品级之中也算是一件难得的法器。”

    说完之后,他挥了挥衣袖,那把玄玉伞就被推送到陈咏诺的手上。

    “师父,我们不替天行道吗?”裴芷希一脸不解的看着秃七。在她看来,像是这两位妖妇,做了这等恶事,就该三刀两剑结果了她们。

    “走走走,我们还得靠她们找到第三个人呢。等到把她们都抓了,再任你处置。”秃七说完之后,化为一道剑光,将裴芷希卷入其中,直接遁走。

    “这可是你说的。”

    瞬间,鱼玄观只余下了陈咏诺一人。他将玄玉伞收入储物袋中,也离开了此地。

    对于刚才秃七之言,他哪敢有半点居功之意。要不是他识破了对方的邪法,自己很可能元阳不保。如今,自己还意外得了一件看起来不错的法器,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陈咏诺一大早就进城找寻城镇里老王师傅原来一家子居住的地方。

    等他来到地方后,老房子早已换了另外的租户,他们对于前任主人的去处也是一问三不知。

    陈咏诺又在附近问了几家老住户,他们也是摇头不知。

    眼看着,确实问不到老王师傅的去处了,陈咏诺也只能就此罢了。

    于是,他也不打算再继续游历下去,只好顺道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