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10、回家(求收藏求推荐)
    离开灵药园后,陈诺并没有马上离开坊市。

    他倒不是担心,因为得罪了管事,管事会派人在他回家的路上给他一点颜色。以他对管事的了解,管事还真不舍得花这份钱。

    家,肯定是要回的。

    不过在回去之前,陈诺想逛一逛坊市,说不定能有一些收获。

    陈诺家在距离坊市三百里的一座古镇上。因为他们尚无东王宗发布的东王令,所以他们只能寄人篱下,寄居在古庭柳家辖区的柳家镇。

    虚形境修士柳佳仁在一百年前在古庭山成立了古庭柳家,经过柳家这些年的经营,古庭山附近有七个城镇,各个镇上的百姓已经有了五六万之多。

    东王宗乃是道门五宗之一,掌管着东王令的发布,以及协调各修真家族的矛盾和争端。

    东王令,可作为建立家族的凭证,也可当成上告强势家族的通行证,直达东王殿,上达天听。

    对于像陈家这种连个虚形期以上的修士都没有的小家庭,想要拿到一枚东王令建立家族,难于登天。

    他们只能寄希望于捡漏,或许可以碰到他们恰能完成的任务,要知道东王阁有时候真的会颁布一些稀奇古怪的收集类任务。只要拿着那些不明所以的东西,就能换到东王令。

    陈诺径直走到坊市中的东王阁,他看了一下阁外墙壁上的公告,发现公告上的各种任务皆不是现阶段的他可完成的。

    “唉。”

    陈诺无奈地叹息了一声,无精打采拐进旁边的地摊广场。

    跟东王阁门前的冷清相比,广场这边人声鼎沸,人山人海。

    广场占地有四五个足球场大小,上面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不单只有修士,也有一些居住在坊市周围的凡人。

    想要出售货物的修士,直接在地上画着红格子的区域内,将货品摆上去,就可以开始做生意了。

    东王阁就在左近,没人敢在这边撒野,就连四大世家的门人一走进这里也只能乖乖的遵守买卖自由的规矩。

    陈诺囊中并不宽厚,他看多买少,主要就是换取一些品相差的灵草灵花。

    按修行的功法,他每七天可以凝聚一滴乙木之水,此水能救治灵植,而且也有一定几率让灵植升品,只是这几率不忍让人直视罢了。

    如今,他借着雷鼓之助,可以让这几率变大,他人生的第一桶金就着落在此了。

    品相差的灵植,价格可缩减一大半,只要将它们培育成熟,便能收获到更多的灵石。陈诺逛了一大圈,磨破了嘴皮子,也只收获了五株灵植。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其中竟有一株灵枣树。这棵灵枣树有二十年的树龄,一半树身已经枯死了,另外一半也萎靡不正,眼看着活不成了。

    摊主也是个会过日子的,看着这枣树不妙了,赶紧把它封禁在灵牌中,拿来出售,能卖出去就不算亏了。

    像这种能结灵果的果树,大多都是灵植夫培育而成的,野外生长而成的,数量极少。

    陈诺看着灵牌中萎靡的枣树,心里估摸着,至少也得四五滴乙木之水才能救治成功,这还是他保守估计了。

    但是,如果自己从野外移植回果树培育的话,由于家中缺少高品质的聚灵阵,没有了足够灵气的滋润,就算再多一辈的乙木之水也可能成功不了。

    只要把它救活了,来年就可以结灵枣,也算是贴补一些家用吧。

    没想到此行还有这种收获,陈诺不敢再逗留了,趁着天色还早,他得赶紧回家了。

    这三百多里的路程,也得花费陈诺一个时辰的时间。

    等他回到家中,告知父亲自己被灵药园辞退之后,陈父长嘘短叹了好一阵子。

    当然了,陈诺并没有说出雷鼓之事,包括一月可得一滴的强化版乙木之水。

    在回来的路上,他也将后续的一些事情想好了。以后若是出现灵植升品,可以把原因归咎到那只灵蚕身上。

    至少表面上,他就是因这只灵蚕而被辞退的。

    如果他所料没错的话,灵蚕苏醒之后,应该会给他一些小惊喜。

    家里人却不像他一样乐观,愁云笼罩在陈家一大家子头上,每个人看起来都闷闷不乐。

    “三弟,你怎么这么糊涂呀!”大哥陈望瘸着左腿,哀嚎着。

    他没想到一向沉稳的三弟,居然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就因为一株一阶下品的灵草,就丢了这份好差事。

    “三弟,过去就过去了。你也别想多了,以后一家人在一起,就算大家忍饥挨饿,也绝对不会亏了你那份。你也要争气一些,尽早修行到虚形期。我们陈家一脉,就全都靠你了。”二姐陈盼盼的眼中噙着泪花,她是家中唯一可以修行的女眷。

    家中资源有限,二姐自知根骨资质不好,虽然父亲总不会少了她那份,只要大哥有的,她也必定不会少,但是她总是省吃俭用,将省下来的贴补给小弟小妹。

    陈父遣散了自行围聚过来的人群,让他们该干嘛就去干嘛,陈家还是他做主,他自有办法的。

    人群中,一个九岁的小女娃怯生生的上前拉住了陈诺的手。

    她的小名叫九女,没有大名。九女,就是陈家的第九个女儿,字面意思。

    九女和陈诺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妹,他们的母亲只生了他们两个,在九女年纪还小时,就英年早逝了。

    那时候陈诺刚被点化出灵窍,被陈父送去白阳仙城的结拜二哥处学习镜水乙木诀。等他学满一年之后,又被直接招入宋家学艺。

    九女无生母照顾,只能送去其他姨娘处寄养。只要每一次陈诺回家,九女就寸步不离这个亲哥哥,直到陈诺再次离开。

    不是说其他姨娘对九女不好,只是九女自小便与陈诺亲近。而且,九女在耳濡目染之下,知道只要自己没有点化出灵窍,那么她便会与亲哥哥渐行渐远的。

    在这个世界,女娃子要是没有修仙资质,就不会被赐名。就算她们长大嫁人了,也大多叫某某氏,前一个某冠夫姓,后一个某是娘家姓。

    陈诺很不习惯这样的风俗,他可是生长在红旗下的某某主义接班人,男女平等早已成为社会的共识。女性嫁过去就冠夫姓,在他的国家是不存在的。

    但是,在这个世界里,现实情况就是如此,并不是只对女性恶意满满。就连凡人男性,也得早早结婚生子,哪里有半点可讨价还价的余地。

    甚至于,在大部分的家族里,那些根骨差,无一丝进阶虚形期希望的低级修士,也会被早早安排与其他修士结婚生子。

    两个修士的下一代,点化出有修仙资质的成功率会高一些。所以,家族中的女修士一般是不会外嫁给散修的。

    像陈父这样的散修,就只能娶几房凡女,多生几个总会出现有资质的下一代。

    以前,倒是有一些家族想要招陈父当上门女婿,但是陈父不肯放弃自己的姓氏,所以也就没了下文。

    如今,也有一些家族子弟想要娶陈二姐为妻,媒人都踏破好几个门槛了,但全都被陈父拒绝了。

    陈家势弱,陈父舍不得让盼盼嫁过去受了委屈。不过,他倒是有意招散修入赘,却一时找不到知根底的。

    陈二姐也才刚满二十,年纪还不大。

    而九女要是没有灵窍,她十四五岁就得招女婿上门了。

    修士与凡人的差别就是这么大,这便是仙凡有别。

    “哥哥,你以后都不会再离开九女了吗?”九女从大人们的谈话中知晓了这些事,她又想了一下,斩钉截铁地说:“其他哥哥说,我明年就可以分到灵米了。我不吃灵米,我把灵米都给哥哥。”

    “傻丫头,你要多吃一点。只要点化出灵窍,你才能分担哥哥肩上的担子。”九女的童言,像是一把刀插在陈诺的心上。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没想到妹妹本该天真烂漫的年纪,却也要早早为他考虑这一些。

    这一刻,陈诺感受到了,他身上的担子又重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