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11、醒了(新书求抚摸)
    一个月后,陈诺已经慢慢适应了在家里的生活。

    家里其余三人修行的都是灵砂诀,每一段时间都可以提炼出一粒灵砂,价值不高,但是积累起来也是可以卖了换灵米的,寥胜于无。

    再者,陈家租住的庭院也不大,所以在陈诺没回家之前,家中并没人从事灵植类的工作。

    就在陈诺回家的第二天,陈父就去找古庭柳家在这个镇上的主事人,试一试能不能租借一些灵田或者灵药园。

    古庭柳家算是新晋家族,家中的灵田都种满了灵米,倒是还有一块小小的灵药园,虽没人看管,他们却也不打算便宜了别人,所以柳家开出的租金极高,劝退了陈父。

    无奈之下,陈诺只能在陈家的屋前屋后划分两个小区域,用以种植枣树和其他灵草。

    家中的灵气稀薄,灵植的生长受到很大影响。

    除非是布上聚灵阵,要不然灵植的生长太缓慢了。

    陈诺花了一个月的时间,终于把枣树救活了,但是枣树又枯了一半,只剩下全树的四分之一还有生机。

    趁此机会,陈诺将一滴特殊的乙木之水滴进了其中。

    灵枣树完全吸收了乙木之水,但是灵枣能不能升品为一阶中品,需要等到开花结果的时候才晓得。

    一家人看着陈诺将一株垂死的灵植种活,都很开心。陈父还特意从柳家买回来三处聚灵阵的节点。

    大部分的修真家族都会在镇上布置大型、品阶较低的聚灵阵,用以租借给镇上居民,每年也都可以额外收获一些租金。

    柳家镇被布下了一套一阶上品的聚灵阵,兼具一些防御的效果。

    这三处聚灵节点,单一处是一阶下品,合一处则是一阶中品。

    陈诺将一处节点放置在屋后,种植上四株灵草。其他两处节点则分给了灵枣树,希望它分润多一些灵气,早一点开花结果。

    处理完灵枣树的事后,接下来就是悉心管理那四株灵草了。

    陈诺在挑选灵草时,全都挑选价值高一些的。一阶下品灵草的成熟期大多是十年,价格在三至五灵石之间波动,这四株灵草收来时只有二块灵石,卖出去可得十一块灵石。

    如果再加上聚灵阵和花费在上面的费用,成本也得七块灵石,还得在手上温养两年时间,这四块灵石赚得实在烫手,这还是托了他是水木属性灵植夫的身份,对于培育灵草有较大的作用。

    像是陈诺这种算有经验的灵植夫,单人就能一次性照顾二三十株,如果借助法器的话,数量还能再扩大很多。

    如今受条件限制,陈诺手上并无太多资本,而且又没聚灵法阵对灵植的滋补,他也只能是小打小闹一下。

    在这种时候,陈诺对于东王令的迫切更甚。他知道,只要给他一些颜色,他直接就可以开染坊了。

    期间,陈家又发生了一件让全家人都很开心的事。

    如今,除了陈诺父子二人,其他陈家人总觉得头上乌云罩顶,表面上不动声色,实际上已经开始准备过更艰难的日子了。

    陈父自不会说猴儿酒的事,只有在揭不开锅的时候,他才会掏出去售卖,这都是作为家族底蕴收集起来的。

    让大家开心的是,那只灵蚕终于醒了,而且升为了一阶中品。

    无奈的是,家中并无灵叶可供灵蚕食用,灵枣树的叶子是不能摘太多的,会影响开花结果。

    不过,这难不倒陈家其他人。陈家的那些小辈们,每天都出去收集灵米的稻草。他们奔走在古镇里的各个灵田外,用一些小玩意或者吃食跟别人交换。

    陈家的日子过得很艰难,但是全家人都凝成一股绳,力往一处使,倒也算其乐融融。

    那些没有灵窍的人,也都各施其职,各有事做,或租地耕植,或上山采摘,或采桑织布。

    “三哥”

    “三叔”

    “……”

    一群小孩子争先恐后地跑到陈诺面前,七嘴八舌地争着说话,陈诺一个字都听不清。

    “什么事?一个一个说。”十几个孩子叽里呱啦的,陈诺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这些孩子有其他姨娘生的,也有哥哥姐姐的,辈分有大有小,均未达到点化灵窍的年纪,他们主动担起了喂养灵蚕的任务。

    “九女年纪比较大,你先说。”陈诺看了一下,九女憋的满脸通红,睁大眼睛看着陈诺。这个小丫头太内向了,在人多的地方连话都不敢说,陈诺觉得他要承担起一个哥哥的责任,让她也融入到家庭的氛围中。

    “哥哥,哥哥……”九女张大嘴巴想说话,在这么多人面前,她突然结巴了,就变成了一直叫哥哥。

    “三叔,九女姑姑好笨,居然还叫你什么哥哥,她应该要叫三哥的。”

    修士的地位是高于凡人的,纵然是血浓于水的亲人,也有尊卑长幼的观念。

    只因为他们是修士,陈望变成了家里的大哥,陈盼盼便是二姐,陈诺排行老三,其他人称呼他们就得加上排行。在家族里,排行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九女没在人多时叫过陈诺,一时竟忘了改口,被这句话说得无地自容,不敢再开口说话。

    陈诺看了一下说话的是一个叫陈欢的八岁男童,他是大哥陈望的儿子,被大哥寄予厚望。有什么灵果灵食,他就会省下来给他这个宝贝儿子。

    陈诺笑着对他点了点头,算是对他的肯定。

    陈家人以后会越来越多,为了让家族有序,有一些规矩是好事。

    但是,他也不想让妹妹受一丝委屈。

    “你偷偷告诉我。”陈诺蹲在九女的面前,侧着耳朵。

    “那个虫虫吐丝了。”九女探了探头,用手捂住嘴巴,小声说道。

    “虫虫吐丝了。”

    “……”

    其他的小孩子边跳边说,每个人的脸上都笑吟吟的。他们辛苦喂养了一个月,灵蚕终于吐丝了,所以赶紧跑来报喜了。

    “你们先过去守着,别惊动了灵蚕。我随后就过去,九女很害羞,你们要多爱护她。”陈诺听到这个消息,也很开心。

    灵蚕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吐出一团蚕丝。一阶下品的蚕丝价值极低,只有一阶中品以上的才值一些钱。

    房间内,陈诺拿着一团蚕丝放在父亲面前。

    “咦,这蚕丝……”陈父看着蚕丝,沉吟不语。

    蚕丝明明就在他面前,但是他用神识却感觉不到。

    神识就相当于修士的第三只眼睛,可以看到很多肉眼无法看到的事物。

    这蚕丝有古怪。

    “此事重大,你有什么话就全都讲出来。”陈父神情稍定,随手布下一个禁制,将二人隔绝起来,他察觉到陈诺有话要说。

    陈诺隐去雷鼓相关的事,只是说了灵蚕吞食了一株八息草而升品,自己因此被灵药园管事辞退。

    “此事,出你口,进我耳,到此为止。以后也别再谈了。”陈父吩咐道。

    “以后,灵蚕吐出来的蚕丝就先收起来。等到积存一定的量,再行处置吧。”

    “还有,你平常也多留意一些,看看是不是能弄到一阶中品的灵叶,可以缩短灵蚕吐丝的周期。”

    “前几天,白阳仙城的黑市中传出有东王令出售。我很可能要和你大哥一起去一趟,时间为一个月左右。我不在的时候,家里有事,你得多和你二姐相商。”陈父说完后,就去盘点家中的典藏。

    东王令价值不菲,就算抠光陈家的家底,估计也是竞价不到。只是,这已成为了陈父的执念,他总是寄希望于或许人家要以物易物,说不定自己收藏的那些小玩意就派上用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