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9、小王师傅(求收藏)
    虽然陈诺安慰李立阳要他别多想,回去之后,他自己反倒想了很多。

    陈诺不喜欢欠别人人情,他在穿越之前就是这种心态。

    他知道,得了这份机缘,这份差事对他来说顶多只能算锦上添花,或许还可能给他带来一些不便。

    但是,它对于李立阳来说,却是雪中送炭,他需要这一份差事。

    与李立阳相处了两三年,陈诺很了解他的个性。他能做出那样的决定,陈诺并不意外。

    陈诺不只不想承他的情,而且他还想帮他一次,以此作为相识一场的情分。

    而且,说起来,陈诺造成的损失,可比李立阳的要大很多,他怎么可能让对方去承受呢!

    打定主意之后,陈诺从自己的灵药园里采摘了一株李立阳需要的一阶下品灵草,将它小心包裹起来,放在他的住处外面。

    然后,他直接走到灵药园中最大的建筑大楼外求见管事。

    一名小厮将他带到管事办公的地方。

    “你又有什么事?”管事是一名略显老态的胖男子,他是宋家的一名外戚,很会讨宋家祖母的欢心,所以才领了这一份还算不错的差事。

    自从上次管事想要小题大做,直接辞退陈诺而未能成功之后,他一见到陈诺就没有好脸色。

    陈诺并不在意他的冷言冷语,直接开门见山,说道:“我想要跟你做一笔交易。”

    “交易?什么交易?”管事有点迷糊,他刚想呵斥陈诺,可是看到他一副坦然自若的模样,竟没有底气说出口,想看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我知道你一直想把我弄出去,然后将你侄孙搞进来,可是在这灵药园中,你说的话并不十分管用。”

    在这灵药园里,最受人敬重的是老王师傅,一名经验丰富的灵植夫。他宅心仁厚,乐于提携后辈,所以深得大家的敬重。

    陈诺年纪不大,做事却不浮躁,而且他勤奋好学,老王师傅私下里常夸他。要不是老王师傅受家人拖累,已立誓再不收人为徒,他还真的想要收陈诺做关门弟子。

    这一次,就是老王师傅奋力反对,才坏了管事的阴谋。

    “我现在可以主动退出去,但是你需要帮我一个忙。”

    “放心,这个忙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无法做到。但是,它对于您来说,只不过是开一开口的事。”

    “什么事?”管事越听越迷糊了。这小子那根筋不对劲了,好像在夸自己手段高呢!

    “我种坏了两株灵草,其中一株就是八息草。”陈诺很平静地说道。

    “什么!”管事一听,直接从椅子上跳起来,勃然大怒。

    这灵息草品阶不高,但是它的重要性却是不容分说的。

    “你小子,还敢堂而皇之站在这里跟我谈条件,你是失心疯了吧。就凭你这一条,我不单单可以把你直接撵出去,还可以赏你二十大板,让你感受一下躺在床上一个月不能动弹的滋味。”管事冷静之后,心里乐得直冒泡,这小子竟然自己跑枪口上来了。

    莫不是以为上次没把他撵出去,这小子便觉得自己可以胡作非为了!

    一想到这里,管事就恨得牙痒痒。今天把这臭小子解决了,老王那个半只脚踏进棺材的臭老头,以后有他好看的。

    “我赌你不敢动我一根毫毛。我今天来跟你是谈条件的,带着诚意而来。”陈诺的心里也有点犯怵,但是他不能慌。只要他露出一丝惧意,这老头子可就不会放过他了。

    “诚意,你有哪门子的诚意?”管事微眯着眼睛,似乎要把陈诺看透。他最讨厌的就是每次跟这小子说话,总是无法透过表情看进他的内心。这小子特么的就是脸瘫。

    “离开之后,我种在聚灵阵外的灵草灵米,全都是你的。”灵植夫们就像是一只只勤劳的蜜蜂,他们在休息之余,便会在不违背规则之外动一些小手脚。

    这一部分的收益,除了要分给管事三成之外,都算是灵植夫的。

    “那些东西能值几个钱,八息草一株就得六块灵石。”管事可是一头钻进钱眼子里的,跟他谈交易,没让他赚足便宜就算你赢了。

    “我知道它们不值几块灵石,除此之外,我还会继续保守一个秘密。”后半段时,陈诺特意压低了嗓音,似乎只有两人能够听到。

    “什么秘密?”管事开始觉得不妙了,这小子每次都是这么正经,实在让人讨厌。

    “我会保守住灵药园里多出来的灵息草的秘密,不只是八息草,还有七息草。”

    这话一出,管事就知道坏事了。他明明已经做得很隐蔽了,却不想还是被人发现了。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管事开始矢口否认,他怎么可能承认自己做过这种事呢。

    原来,灵药园里的灵息草数量都是有数的,增一棵或者少一棵必须计入档案。宋家就是靠着这一灵草,在这北隙坊市占有了一席之地。

    管事趁着自己管理灵药园的便利,偷偷种植了一些灵息草,此事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却没想到陈诺恰好是其中一个。

    “管事,我不想惹是生非,你也清楚我的为人,我不想做的事,就算别人怎么威逼都没有用的。正因为如此,你才这么迫切想要把我踢出去。”

    “这件事情说大也大,说小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如果把事情闹大了,我挨二十个大板,但是你觉得你这个位置还能不能坐得住!”

    陈诺直截了当将此事分析得透彻,他很清楚管事贪财,要是真把他从这个位子上拉下来,比打他二十大板还让他难受。

    管事眼珠子咕噜咕噜地转,其实他早就知道应该怎么做了,但是他死鸭子嘴硬,就是不肯服软。

    “要是让我查到你这灵息草不是种坏,新债旧账一起算。”

    陈诺走出大殿,遇到了匆匆赶来的李立阳。他的眼珠子红通通的,一看到陈诺,便知道事不可挽回了。

    半炷香后,灵药园里就开始流传着陈诺因种坏一株灵草而被辞退的消息。

    管事派人一件件检查陈诺的住处和随身物品,最后只让他带着一些衣物和一只似乎快没有气息的灵蚕离开。

    灵植夫出入灵药园,都会被全身检查一遍,绝对不可能出现灵草被带出去的漏洞。

    “陈诺,你真以为这种灵蚕可以让灵草升品。你这小聪明劲儿,怎么突然就拐弯撞树上了呢!”管事派来的小厮大肆取笑着陈诺。

    一炷香后,轮到陈诺跟这个他待了三年的地方,说再见的时候了。

    “各位留步,陈诺这便走了。”陈诺对着相处了两三年的伙伴们抱了抱拳,此次一别,再见面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大家都得为了前路缥缈的仙途前行。

    路上,有的伙伴拐弯了,有的伙伴掉队了,走到最后,往往身边再无一人了。

    “陈诺。”

    就在陈诺刚要转身走出灵药园时,背后响起了一个童声。

    陈诺回头一看,只见一位女童带着一颤颤悠悠的老人走了过来。

    “陈诺,你就这么走了,就不打算跟我们道别一下吗?”女童的头发遮住了半边脸,她本来一脸愁苦,可是一看到陈诺,眼睛里仿佛有星星。

    “陈诺愧对老王师傅。”陈诺对着老人做了一个长揖。老者传授过他不少东西,他由衷地敬重他。只不过两人分别的时刻到了。

    “唉,这边留不住你呀。罢了,罢了。”老人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这里有人容不下陈诺,但是他也无能为力。

    “老王师傅,你要多保重。小王师傅,你也多保重。”将要与这慈祥的老人告别,陈诺心如刀割。只要出了这道门户,以后想要再踏进来,谈何容易,而且这老小二王深居简出,更难相见了。

    “你终于肯叫我师傅了,可是干嘛前面加上小王二字。”女童只有九岁,还一脸的天真烂漫,平时就爱逼着陈诺叫她王师傅,鬼灵精怪的模样惹人疼爱。

    “拿去吧,既然你叫我一声师傅了,我也不能没有表示,这可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女童直接扔给陈诺一本小册子,然后捂着嘴偷偷笑。

    又来了!

    陈诺苦笑了一下,只能无奈收下。这一两年,陈诺收到她的这种所谓的礼物,足有七八册。一翻开,里面乱七八糟的东西,让人看了忍俊不禁。

    或许,以后可能再也收不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