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门 > 第185章 花艺
    国公府,东园,苏白、陈文恭在下人的带领下走来,还未至东园,便觉得气氛有些不对。

    苏白看着前方下人略显惶恐的神色,便明白那位老国公心情可能不是太好。

    “殿下,一会说话时小心一点。”

    苏白刻意压低声音,提醒道。

    陈文恭闻言,面露不解之色,道,“先生看出什么了?”

    “老国公心情可能不怎么样。”苏白轻声道。

    陈文恭神色越发疑惑,不明白前者如何得知。

    不等陈文恭开口多问,两人已来到了东园之前。

    “国公,殿下到了。”

    下人恭敬行礼道。

    “知道了,你下去吧。”

    东园中,尉迟老国公小心翼翼地将方才剪短的花枝插入一旁的土壤中,脸上尽是心疼之色。

    “是。”

    东园外,下人如蒙大赦,一刻不也敢留,转身快步离开。

    “太子殿下,怎么有时间来我这老头子府中。”

    尉迟老国公站起身,也不行礼,语气甚是不怎么友好,道。

    “国公,本王得到了几株西疆的奇花,想到老国公喜爱花草,便赶忙送来了。”

    在眼前老人面前,陈文恭也不敢摆太子的架子,一脸赔笑道。

    “哦?”

    尉迟老国公转过身,道,“在哪里?”

    “快搬过来,给老国公看看。”

    东园外,陈文恭看着后面的几名下人,开口道。

    “是,殿下。”

    四名下人,一人搬着一盆艳丽盛开的奇花上前,放在了园外。

    园中,老国公在水井边洗了洗手,迈步上前,看了看花的品质,眉头轻皱。

    “艳俗。”

    看完之后,老国公吐出两个字,便没了兴致,转身便要回园中。

    陈文恭见状,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尴尬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旁,苏白心中轻叹,只能走上前,行了一礼,道,“老国公,牡丹花开最艳,却得天下人追捧,这四株花来自荒凉的西疆,存活本已不易,却是努力绽放自己,艳丽逼人,虽看上去艳俗,实则是一片与天争胜的决心。”

    前方,老国公闻言,停下步子,转身看着太子身边的少年,淡淡道,“苏先生当真好口才。”

    “实话实说而已。”

    苏白轻声道,“这四株花是殿下的一片心意,为了得到这四株花,殿下费了不少的心思,只为让老国公这园中能多一点颜色。”

    “你一个太学先生,不在太学好好教书,却学别人出谋献计,做什么谋士,是不是有些不务正业了。”老国公神色冷漠道。

    “微臣的确是太学的先生,同时也担任着太子先马一职,辅佐太子殿下,却也是陛下交于的分内之责,又怎么能说不务正业。”苏白不卑不亢道。

    “伶牙俐齿。”

    老国公冷笑一声,道,“老夫说不过你,送进来吧。”

    “多谢老国公。”

    苏白恭恭敬敬行了一礼,亲自搬起地上的花,跟着老国公走入了东园中。

    后面,陈文恭见状,犹豫了一下,也弯下腰,亲自搬花。

    东园内,各种奇花异草傲寒绽放,香气淡雅,令人心旷神怡。

    园中一片空地前,苏白蹲下身来,小心将花栽入土壤中。

    “懂得花艺?”

    看到前者娴熟的手法,尉迟老柱国面露惊讶之色,道。

    如今,年轻人中能耐下心学习花艺的已经不多了。

    “略知一二。”

    苏白随口应了一句,继续将其他三株花全都移种在园中。

    一旁,陈文恭看着苏白的动作,神色同样有些惊讶,苏先生连花艺都学过?

    这位苏先生真的一次又一次令他震惊。

    尉迟老国公注视着眼前少年行云流水般的动作,苍老的眸子中流光点点闪过。

    这可不是略知一二,即便他府中的花匠都没有这样熟练的手法。

    将四种来自西疆的奇花全都栽到园内后,苏白轻轻松了一口气,伸手擦了一把脸上的汗,站起身来。

    花艺这东西,看似简单,实则很耗费精力,稍有不慎伤到了花根,便前功尽弃。

    “来,帮我看看这株花,还能不能活?”

    尉迟老国公回过神,上前拉过苏白的手臂,朝着园子中心走去。

    园子中心,一株生的很是娇弱的小花傲寒绽放,只是,主茎已被拦腰剪断,看上去甚是可怜。

    苏白看过,轻轻摇头道,“我救不了。”

    尉迟老国公闻言,面露遗憾之色。

    “我家丫头可以。”

    苏白补上一句,大喘气道。

    尉迟老国公刚沉如谷底的心一下被拽了起来,也没有心情上前踹其一脚,急忙问道,“你家丫头是谁?她真的能救活这株花?”

    “我家丫头叫小鲤鱼,是我的一个小侍女,从前在淮城的时候,家中曾种过不少花,都是小鲤鱼打理的。”苏白回答道。

    “淮城?”

    尉迟老国公惊讶道,“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也能种花?”

    “老国公。”

    苏白面露无奈道,“淮城是荒凉了点,却也不至于像您说的那般,不然,我和小鲤鱼这些年早就饿死了。”

    “对,对。”

    有求于人,尉迟老国公态度变得很是和善,脸上挂着笑容,道,“苏先生,这两日可否把你那个小侍女带来?有什么要求,尽管提便是。”

    苏白听过,眸中闪过犹豫之色。

    后面,陈文恭倒是急了,立刻使眼色,让其答应下来。

    好不容易找到个名正言顺的机会和老国公打好关系,怎能不珍惜。

    “怎么了,有什么不方便之处吗?”尉迟老国公焦急地问道。

    苏白心中一叹,哪是不方便,是太不方便了。

    但是,原因他又不能说。

    “苏先生若有什么为难之处,可以说出来。”尉迟老国公急声道。

    “小鲤鱼特别怕生,老国公,我可以带她过来,只是,最好不要让她见太多人,而且。”

    说到这里,苏白语气一顿,认真道,“不管老国公您心情如何,都不许对她发脾气。”

    尉迟老国公闻言,神色一怔,旋即回过神,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道,“好说,好说。”

    “父亲,什么事情这么高兴?”

    就在这时,园外,两道美丽的身影迈步走来,一者雍容华贵,一者静若幽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