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门 > 第184章 苏白的决定
    “明珠郡主吗?”

    皇后轻轻呢喃了一声,面带微笑道,“以前虽然可能,不过,现在不可能了,苏白进入太子府之事,很快整个洛阳城的人都会知道,即便七王妃再欣赏苏白,也不可能将明珠郡主许配给太子阵营的人。”

    “立场,联姻,当真令人作呕。”

    南宫婉儿轻声说了一句,脸上露出不喜之色。

    皇后笑了笑,道,“婉儿,这些话在本宫面前说说也就罢了,让别人听到,可就不好了。”

    “婉儿知道。”

    南宫婉儿颔首,道,“娘娘,您已很久没有回过国公府了,昨日,老国公又送口信过来,让您抽时间回去一趟。”

    “父亲是又惦记我这宫中的奇花异草了。”

    皇后无奈笑道,“婉儿,你去挑几盆花草,明日与本宫一同送到国公府吧,不然,父亲又该说我这个女儿不孝了。”

    “是。”

    南宫婉儿掩嘴轻笑,道,“老国公看到娘娘回去,一定会很高兴的。”

    苏府,灯火通明,苏白从太子府回来后,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夜色降临后,房间前,一道美丽的身影走来,掀开头上的披风后,恭敬行了一礼。

    “公子。”

    “坐!”

    “谢公子。”

    月仙子在苏白对面坐了下来,道,“不知公子找月婵有何事?”

    “白袍军。”苏白淡淡吐出三个字,道。

    “白袍军?”

    月仙子听到这三个字,神色一变,道,“公子怎么会突然提起他们?”

    “今日,我向太子进言,让他重整白袍军。”苏白平静道。

    月仙子闻言,身子一颤,面露难以置信之色,道,“公子,是不是着急了一些。”

    “不,这是最好的机会。”

    苏白目光注视着外面漆黑的夜色,道,“这次陈北尧大破离恨天大军,给了太子很大的压力,如今,太子很是着急提高自己在军中的影响力,我这个时候给他进言,他才有可能听进去。”

    “太子有胆量忤逆陈帝吗,毕竟,当初名曰调遣,实则流放白袍军在西疆,是陈帝亲自下的圣旨。”月仙子说出自己的顾虑,道。

    “那就要看太子是不是真的着急了。”

    苏白平静道,“再过不久,陈北尧便会班师回朝,届时,见风使舵者会越来越多,太子想不急,也由不得他。”

    “陈帝呢,公子有没有想过,陈帝恐怕不会让白袍军再有起来的一日。”月仙子凝声说道。

    “未必。”

    苏白眸子眯起,道,“陈帝多疑的确不假,如此白袍军能为他所用,我想,他也不会放弃这个巨大的筹码,毕竟,如今七王的锋芒越来越盛,已经可以威胁到他了。”

    “让白袍军为陈帝所用?”

    月仙子神色一震,道,“公子是说,交出白袍军的兵符?”

    “嗯。”

    苏白颔首道,“不错,只有交出白袍军的兵符,才能打掉陈帝对白袍军最后的忌惮。”

    “公子,当初李陵、魏献两位将军拼死才保下了兵符,就这么交出去,怎能对得起两位将军的牺牲。”月仙子直言反对道。

    苏白沉默,片刻后,神色认真道,“月婵,公子我像你保证,白袍军的兵符我们只是暂时交出来,总有一天,我会亲自将其拿回。”

    他要将白袍军名正言顺地带回来,就只有这一个办法,不破不立,只能冒险一搏。

    “公子,月婵还是一样的态度,不赞成交出白袍军的兵符,不过,公子要执意这么做,月婵亦会全力配合。”月仙子回答道。

    “多谢。”苏白正色道。

    “公子,我不能在此多留,若无其他事,我便先回去了。”月仙子起身,告退道。

    “路上小心一点。”苏白叮嘱道。

    “嗯。”

    月仙子颔首,旋即转身离去。

    夜色下,月仙子匆匆离开,消失黑夜之中。

    房间内,苏白看着眼前跳动的灯火,眸中露出思念之色。

    祖父,您会支持孙儿的决定吗?

    白袍军不能永远留在西疆那荒凉之地,必须要尽快回来。

    翌日

    天刚亮,太子府前,马车已然备好,府中,陈文恭站在堂前来回踱步,有些拿不定主意。

    “去请苏先生来。”

    许久,陈文恭开口道。

    “是!”

    府前,绣衣侍卫恭敬领命,应道。

    苏府后院,方才起来不久的苏白听到太子府的传召,面露异色。

    陈北尧还没有班师回朝,拉拢赵牧老将军的事情尚且要等待,白袍军之事,更是不可能急在一时半刻,太子今日传召他,只可能有一件事,前去国公府。

    看来,老国公的脾气,即便太子也畏惧三分。

    苏府前,苏白坐上马车,朝着太子府赶去。

    不多时,太子府前,马车赶来,苏白下了马车,在绣衣侍卫的带领下进入了太子府。

    “苏先生。”

    陈文恭快步走上前,道,“和本王一起去趟国公府。”

    “殿下,拜礼准备好了吗?”苏白问道。

    “准备好了,都是品相极佳的奇花异草。”陈文恭应道。

    苏白颔首,道,“那走吧。”

    “来人,将东西搬上马车,都当心点。”陈文恭沉声喝道。

    说完,陈文恭、苏白一同走出太子府,上了马车。

    府中,下人们将太子准备的奇花异草搬上两人后面的马车,手脚很是小心,生怕弄坏了太子的宝物。

    一刻钟后,太子府前,两驾马车一前一后驶过,朝着国公府方向赶去。

    几乎同一时间,皇宫前,一驾甚为华美的马车驶出,同样赶向了国公府。

    国公府内,早早起来的尉迟老国公在东园收拾自己宝贝花草,小心翼翼的样子,比对待自己的孩子还要认真。

    “国公,国公,太子殿下来了。”

    这时,东园外,一名下人快步走来,急声道。

    “咔!”

    园中,正在裁剪多余花枝的老国公被下人的喊声一惊,手中剪刀没掌握住力度,直接间断了花枝主茎。

    老国公脸色,顿时就变了。

    园外,下人看到园中的情况,吓得差点没晕过去。

    “谁来了?”

    老国公压着心中的怒火,说道。

    “太,太子殿下。”

    下人声音颤抖道。

    “带他过来。”

    老国公怒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