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门 > 第186章 南宫婉儿
    皇后娘娘!

    园中,苏白、陈文恭看到来人,神色都是一震。

    “参见皇后娘娘!”

    “参见母后!”

    苏白、陈文恭上前,恭敬行礼道。

    “不用多礼,起来吧。”

    皇后笑着应了一句,迈步走入园中,开口道,“父亲这是在做什么呢?”

    “我还能做什么,除了种种花养养草便什么事情也没有了。”

    尉迟老国公压下心中的激动,故作不悦道,“皇后娘娘还知道回娘家,不容易啊。”

    “父亲又嘲笑女儿。”

    皇后苦笑道,“这不是宫中事多,一直脱不开身吗,今天好不容易找到一些空闲,女儿便赶紧来了。”

    说到这里,皇后看向园外,道,“婉儿,把本宫给父亲带来的三株银盏花送进来吧。”

    “是,娘娘。”

    园外,南宫婉儿指使三名内侍将银盏花送进园中,放在了苏白种下的四株花旁边。

    顿时,高雅和艳俗,对比的如此鲜明。

    苏白心中无奈,闻名不如见面,皇后娘娘身边的这个南宫婉儿真是一个腹黑女。

    “苏先生,久仰大名。”

    南宫婉儿蹲下身子,一边移栽银盏花,一边说道。

    “客气。”

    苏白也不避嫌,蹲下身子伸手帮忙,轻声道,“南宫姑娘的才名,在下也是耳闻已久。”

    “虚名罢了,多是为了恭维皇后娘娘,才给婉儿加上一个才女之名。”南宫婉儿淡淡一笑,不在意道。

    “是否为了恭维皇后娘娘,不重要。”

    苏白笑了笑,将前者种下的银盏花周围埋上花土,说道。

    “苏先生说的话总是这么有深意。”

    南宫婉儿轻声应道。

    园中,皇后看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交流,面露异色。

    婉儿的性格她很清楚,很少与不熟悉的人说话,今日,竟是和苏先生聊得甚至投机。

    一旁,陈文恭站在那里,倒是有些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好。

    “太子今日怎么来了国公府?”

    皇后主动开口,问道。

    “回禀母后,儿臣得到了四株西疆的奇花,特意和苏先生一起给老国公送来。”陈文恭回答道。

    “哦?”

    皇后听过,轻轻点头,道,“有心了。”

    “不来的时候,一个都不来,来的时候,全都来了,你们还真是会挑时候。”

    尉迟老国公随口说了一句,目光看着苏白和南宫婉儿正在移栽的银盏花,神色很是焦急,生怕两人不小心弄坏了。

    银盏花可是世上少有的奇珍,即便皇宫中也仅有不到十株,他惦记这几株银盏花很久了。

    皇后看着父亲焦急的样子,心中好笑,却也没有表现出来。

    她知道,父亲这些年闲散在府就这点爱好,她这个做女儿的能做的也就是多搜罗一些奇花异草为其送来。

    “好了。”

    两刻钟后,苏白和南宫婉儿将银盏花种好,相视一眼,目光平静如水。

    “婉儿,苏先生的才华本宫是见过的,你要多请教才是。”皇后开口,主动为两人制造机会,笑道。

    南宫婉儿何其聪明,立刻就听出皇后娘娘话中何意,眸中闪过一丝无奈。

    男女感情,终究要让位于政治,古来多少悲剧便是因为联姻导致,知古,却无人能够改变。

    一旁,苏白也听出皇后娘娘的意图,淡淡一笑,才子佳人,皇后亲侍,太子先马,听起来多么般配的一对。

    不过,都是狗屁!

    他不喜欢她,天王老子来,也没用。

    “苏先生,移步说两句?”

    南宫婉儿开口,轻声道。

    “请。”

    苏白应了一声,朝着太子和皇后各行一礼,旋即跟着南宫婉儿朝东园外走去。

    “太子,你父皇那里朝事繁忙,你应该学着多分担一些才是。”园中,皇后看着一旁的太子,提醒道。

    陈文恭闻言,恭敬一礼,道,“母后教训的是,是儿臣疏忽了。”

    “苏先生是大才,太子的确应该多多倚重,不过,像栽花种草这样的小事,太子就不要拉着苏先生一起来了。”皇后继续道。

    “是,儿臣谨记母后教诲。”陈文恭应道。

    “那苏白聪明的紧,给我这老头子送花送草这样的事,不用问也是他想出来的。”

    不远处,尉迟老公冷笑一声,说道,语气虽然不甚和善,却也没有太多厌恶之意。

    借势,他倒是不反对,于他国公府并没有什么损失。

    “这也是太子和苏先生的一片心意,父亲莫要见怪。”皇后笑道。

    尉迟老国公微微颔首,目光看向一旁的太子,语气淡漠道,“太子,你既然能请的苏白为你出谋划策,便好好请教,不要整日和庆元侯这样的无能之辈厮混在一起,对你毫无益处。”

    “老国公的话,本王铭记在心。”陈文恭再次恭敬应道。

    “行了,花已送到,你的目的也达到了,先回去吧。”尉迟老国公挥了挥手,下达逐客令,道。

    “叨扰老国公了,本王先行告退。”

    陈文恭客气一礼,旋即朝着一旁的皇后再行一礼,道,“母后,儿臣先行一步。”

    “去吧。”

    皇后点头,应道。

    陈文恭转身离开,离开时,目光中流光点点闪过。

    看来,苏白出的对策是对的,老国公的态度虽然冷淡,但是,终究收了他的礼物。

    只要再多来几次,外面的人肯定会认为国公府已真正站在了他这边。

    国公府掌握着陈国最精锐的军队之一,黑水军的兵符,在军中的影响力可想而知,只要国公府站在他这一边,即便七王,他也不惧。

    东园外,南宫婉儿远远看到了太子离去时的表情,淡然如水的神情没有丝毫变化。

    “苏先生不像是沽名钓誉之人,为何会投身太子名下,做一名拨弄风云的谋士?”南宫婉儿收回目光,看向一旁的少年,开口问道。

    “谋士,有何不好吗?”

    苏白看着满院的青松,微笑道,“有明主赏识,方才能施展一身才华,如今七王和太子之争已趋白热,陈北尧携大胜之势从东疆凯旋,太子正值局势最险之际,若有人能在此时为太子殿下搬回劣势,岂不更显其经天纬地之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