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从杀猪开始成为高手 > 第四章 大阴之人
    李飞宇在考虑一件事,自己真的长得很吓人吗?

    这是自己从来都没有仔细思考的一件事。

    走在江城的路上,李飞宇来这世界三年了,第一次好好思考这个问题。

    “我也不过是身高一米九,体重一百九,体脂率百分之八。眼神凶一点,胡子多一点,煞气重一点。有很吓人吗?”

    “喂,小朋友我吓人吗?”

    李飞宇露出自己最真诚的笑容找到了几个正在柳树下玩耍的小朋友。

    这几个小朋友正在玩小朋友们最喜欢玩的游戏【杀妖魔】。

    简单来说就是由一个小朋友扮演镇魔司的成员,几个小朋友扮演妖魔鬼怪邪魔外道,再有一两个小朋友扮演平民百姓。

    扮演镇魔司的小朋友拿着木剑要点到扮演妖魔的小朋友,这样就算是杀死了妖魔。而妖魔抓到了扮演平民的小朋友,那么游戏就结束了。反之则是需要扮演镇魔司的小朋友杀死所有妖魔。

    几个小朋友玩的开开心心的,突然一个满脸络腮胡子,而且还一脸狞笑眼神凶悍全身煞气的大汉突然跑了过来。

    几个小朋友当时就愣住了,然后扮演平民的小女生突然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哇呜呜呜呜~”

    接着几个男生也跟着一起被吓哭了。

    “妖……妖怪啊!”小朋友们哭着喊着就被吓跑了,连重要的道具木剑都不要了。

    李飞宇挠了挠头:“我现在这么吓人的吗?我只是想要增加一些我在这个世界的安全度啊。至少我长得凶悍别人不会惹我啊。”

    “小朋友,你们的木剑。”李飞宇吓到小朋友有点不好意思,捡起木剑准备还给小朋友。

    而几个小朋友的家长这个时候也气势汹汹的找了过来。听说有人欺负自己的孩子,正准备给人好看呢。

    结果才走到一半,这些家长就脚软了。

    因为迎面走来一个绝世凶人,一脸络腮胡子满脸凶悍,眼神中煞气闪烁,全身上下的煞气藏都藏不住。

    “大……大侠。我们是来给您道歉的。是不是熊孩子惹您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现在就就狠狠教训他。”

    有家长开始抽自己的孩子,这搞得李飞宇很无语。

    “等等……算了。木剑在这,别打孩子了。我……罢了罢了。”李飞宇生着闷气走了。

    只留下几个先是被李飞宇吓了一跳,然后又被家长打了一顿的小朋友满脸委屈的在嚎啕大哭,他们也不知道招谁惹谁了。

    邢捕头的二舅公挺有钱的。城里有药铺、米铺、酒庄、绸缎庄等等,城外还有上千亩地收租。另外在城里还有一套大宅子,两套小宅子还有好几家临街铺面,城外还有一套很大的宅邸。

    这二舅公身价怕是有好几十万两。而且这关键的是二舅公没有子嗣,这一大笔家财怎么分就是一件大事了。

    二舅公姓秦,秦府也在南城。今日早些时候二舅公驾鹤西去,府邸一个上午便全换上素白之色。

    因为二舅公在开春的时候就绵延病榻,一直不见起色。请了很多大夫来看,但是看来看去,所有的大夫都说没得治。

    “老太公年轻的时候又是驭鬼,又是浇树,又是草莽。说真的能活到六十已经很不容易了。一般男人早就死了。如今老太公活到六十,已经算是长寿了。早点准备白事吧。”

    这是请了名医看了之后最后定的诊断。所以开春的时候府上就准备好了白事的一切事宜。

    今日二舅公西去了,府内开始大发丧事。

    二舅公没有子嗣,丧事只能是其他后背来操办了。如今这灵堂刚刚操办好,二舅公穿上寿衣,躺在楠木棺椁当中。

    一众后辈一身素诰焚香、烧纸、磕头、哭棺。一系列流程走下来真正流眼泪的没几个,都是干嚎,雷声大雨点小。

    二舅公家中的管家看着这一众“孝子贤孙”的表演,眼观鼻、鼻观心。

    当基础流程走完之后,二舅公的这群后辈们隐隐的分成了三派。

    邢捕头是一派,另外还有他的远方表弟邢森算一派。还有二舅公的侄孙秦凯算一派。

    这邢森和秦凯并不是江城人,平时与二舅公走动也甚少。但是今年年初得知二舅公命不久矣的消息之后,两人就来江城常住了。

    平时就住在二舅公府上,端茶倒水,伺候二舅公非常勤快。

    为的是什么不问可知。二舅公家大业大,谁能继承,那谁就是一夜暴富。

    邢捕头也眼馋二舅公的遗产,毕竟自己是就在江城。自从自己当上捕头这十多年来对二舅公还是照顾有加的。

    他自觉比对面的两个家伙更有资格继承二舅公的遗产。

    灵堂内一阵令人压抑的沉默。三人互相对峙,谁都没有开口。

    最先开口的是秦府的管家,秦仁。这是跟了二舅公五十年的老人了,从前就是二舅公的书童。

    “咳。”秦仁咳嗽一声开口说道:“各位表少爷。老太公去世前留下一封遗书。说是他百年之后再打开。”

    秦仁从怀里掏出一封信。

    “我秦明自知命不久矣,特此留下此封遗书以待百年之后划分秦府财产。以免后世子孙因争夺家财而伤了和睦。”

    “我一生历经坎坷,先是被鬼骗,后被树妖骗,再被黄金蟒骗。我一生痛恨妖女鬼物。当年算命先生曾说我死后将有一劫,尸身可能为邪魔鬼物所夺。”

    “所以,我将田地、房产、店铺、存银等大额遗产留给能为我尸身下葬的后世子孙。若是后世子孙连我尸身都护不周全,便将这偌大的家产全数捐给镇魔司。”

    秦仁念到这里的时候在场的三人都惊了。

    “二舅公怎做出如此打算?!”

    “老糊涂了吗?”

    “我们在床前如此尽孝,难道一文不值吗?!”

    三人或惊愕,或愤怒,或讶异。

    秦仁继续说道:“老爷的遗愿便是入土为安,三位表少爷无需着急。老爷生前就做了安排,请了江城镇魔司守护。若是三位少爷能让老爷入土为安,镇魔司之人未动手。那么秦府奉上纹银三千两给镇魔司算是供奉。”

    “若是三位少爷护不住老爷的尸身,镇魔司动了手。那么三位表少爷每人都能得三千两白银的遗产。老爷遗愿,入土为安。天大地大,此事最大。请动镇魔司不易,请三位表少爷好好思量。”

    “若是自觉有能护住老爷尸身,那便留下。若是自觉无望护住老爷尸身,还是拿了银子速速离去。当年给老爷算命的先生乃是胜天半子赖布衣。”

    “赖布衣!”

    三人听到这个名字都惊呆了。

    邢捕头喃喃自语:“赖布衣,胜天半子。算人命数无有不准,一语成谶,铁口断金。”

    秦仁面无表情的说道:“没错,正是赖神相。他批下老爷命术,说老爷生前有三劫,虽然波折但是却可以度过。而且三次小波折能助他大富大贵。”

    “果不其然,老爷夜雨遇鬼,虽然被鬼缠身。但是没有凶险,反而是鬼新娘陪嫁的嫁妆都是真金白银,各色珍宝价值数万两白银。”

    “柳妖泄题,虽然老爷被开革了功名。但是老爷也曾将泄露的试题告诉了几名较好的同窗。老爷虽然被开革的功名,可是这几位同窗如今却已经是当朝高官,凭借老爷的信物能换这些大人的一个人情。”

    “黄金蟒虽然害了老爷阳寿,但是却留下许多丹方。秦家药铺的十几种密不外传的丹药方子就是黄金蟒所授。”

    “赖神相所算,无一不准。”

    秦仁说的一桩桩一件件都是三人没有听过的。但是也从侧面印证了胜天半子赖布衣的能力。

    秦仁继续说:“赖神相所言,老爷一生中最大的劫数是在死后。他因为出生在阴年阴月阴日,乃是大阴之人。到时将会有不得了的鬼物来夺取他的尸身。”

    “连赖神相都说不得了的鬼物,那想必很是不凡。所以三位表少爷请早做决断。”

    邢捕头三人面面相觑。是放弃吗?

    但财帛最是动人心,而且秦仁可是说了。二舅公的几个同窗如今是朝廷高官,凭借老爷信物能让他们偿还一个人情。

    这不是用金钱能够衡量的了。

    所谓富贵险中求,没有人想要退出。

    秦仁已经明白三人的心意了,他淡淡说道:“那么三位表少爷,各施各法吧。希望你们不要后悔就是了。”

    ps:新书,求收藏、推荐、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