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从杀猪开始成为高手 > 第三章 给的太多了
    “哈哈哈,李大官人,瞧你这话说得。咱们什么关系,就你这猪肉屠宰厂,我邢某人是不是一直很关照?”

    邢捕头,邢玉昭。四十岁,江城本地人。祖传八代的捕头,邢家在江城立足两百余年了。

    在江城的街头有一句戏言:流水的知府,铁打的捕头。

    江城分为东南西北四城,每城设一个捕头。在设一个总捕头管理四个分捕头。

    邢捕头就是南城的分捕头,实力为先天三流。

    南城分捕头手下有捕快、马快、快壮二班等人马共三百余人。负责南城二十多万人的治安。

    按照李飞宇前世的理解,邢捕头虽然是个不入流品不算官员的吏员,但人家的权利可是实打实的相当于江城警局南城分局长。

    自己当初和邢捕头认识,也是因为自己当时从野外来江城的时候把那只狼妖的尸体给拖了回来。

    刚好当时邢捕头要给退休的老爹送个退休礼物,一张上好的狼妖皮就很不错。

    这一来二去两人就算是认识了。

    不过认识久了之后李飞宇就有些后悔了。虽然说邢捕头是个现管,对自己的生意算是有照顾,不然肉联厂生意开不到这么大。

    但是这人不要脸起来的时候那是真的讨人厌。

    “我今天也就是来找李大官人你聊聊天喝喝茶,你瞧瞧你,还给我烤了猪肉吃。真是太客气了。”

    邢捕头走到院子里的时候看见小谷正在吃的猪肉脯,他鼻子一闻眼睛一亮,不客气的整盘端走了。

    小谷才吃了两块猪肉脯呢,现在整盘都没了,她急了:“邢捕头,那是我的。”

    “小谷姑娘,我和你家老爷都这么熟了,什么你的我的,没差别。”邢捕头拿起一块猪肉脯丢进嘴里。

    小谷还想要急,李飞宇拦下了她:“去给邢捕头倒杯茶。走吧,邢捕头去厅里坐坐。”

    客厅内,小谷、小艺送上清茶,李飞宇和邢捕头分宾主落座。

    “李大官人,你这零嘴可真好吃,叫什么?”

    “猪肉脯。邢捕头今日既然来了,那么就与你说说。我打算开一间厂子专门制作这猪肉脯。邢捕头可有可靠的人?帮我找一些进来,再帮我找间店铺。你投一千两银子,这猪肉脯算你三成干股。到时候再让衙门里的兄弟帮忙维持秩序,我在拿半成的利润分给各位兄弟。”

    “我说今日出门喜鹊叫呢。原来是应在这啊,活该我今日该发财。李大官人交代的事情我定然是上心。这猪肉脯味道不错,而且新奇。开家新店铺当是能大赚一笔。”

    邢捕头倒也不问李飞宇这东西是怎么做的,利润多少成本几何,却是很相信李飞宇一定能赚到钱。

    因为李飞宇已经展现过自己赚钱的才华了。大家都是杀猪卖肉的,李飞宇却能想到将猪肉各个部位全都切分仔细。每一块肉下面都垫着荷叶,看上去干净清爽。

    肉摊也是干净整洁,开在铺面内,而不是在菜场随意找个摊子售卖。看上去就干净,大户人家就喜欢买这种肉。

    而且李飞宇还在卖肉的同时编写了一些做菜的小纸页,每个月都会上新写上几道用猪肉做菜的做法。买肉者可以随意拿着纸页学习做菜。其中很多做菜的方法是闻所未闻的。

    此一举让城中大小饭店的猪肉消耗量剧增,也有不少人来李飞宇的李记肉铺买肉。

    他还把之前没人要的猪下水收集起来,通过清洗和卤制成为了现在在贫民阶层大受欢迎的卤煮。

    李飞宇赚钱的能力是没的说,邢捕头完全相信他。

    “正事谈完了,邢捕头还有什么事?”李飞宇喝了口清茶看着邢捕头。

    邢捕头这时放下猪肉脯说道:“还真有个事。今日来是求你见事的。”

    “说。”

    “帮我二舅公守灵。”

    “?”李飞宇斜着眼看着邢捕头:“邢捕头莫不是戏耍咱家?”

    “没有,没有。我这二舅公有些不太一样,是我的表亲。当初出生的时候据说是阴年阴月阴日出生的大阴之人。”

    “出生之时便有算命先生批注过,我这二舅公一生易招惹邪祟。果不其然,我这二舅公年轻的时候夜雨路过寺庙避雨,结果就遇见了女鬼。稀里糊涂的就拜堂成亲。”

    “还好有路过的剑侠杀了女鬼,我这二舅公才算是捡回一条命。不过也是大病不起,养了两三年。然后奋起精神准备进京赶考。”

    “结果在国子监落脚的时候遇柳妖爱上我二舅公,透了试题给他。结果被镇魔司的人发现,柳妖被杀,我二舅公因与妖物有牵连被开革,终身不得再考功名。”

    “回来江城后准备开个药房做生意。不为良相便为良医。我二舅公上山采药救下一女名为黄素贞。两人相爱,原本都要成亲了,结果却被江城外的法山和尚看穿了这黄素贞原来是条黄金蟒成精化人。”

    “法山收了黄素贞,我二舅公浑浑噩噩从此便一生未娶。年于六十,今年年初便染上风寒,久病不治。。”

    “前些日子把我们这些小辈叫到了身前交代后事。因为我这二舅公本是个大阴人,所以当初算命的先生曾经说过,二舅公去世之后需要有一名煞星坐镇待我二舅公渡过头七。不然身躯容易被鬼物所侵。”

    说道这里邢捕头上下看了看李飞宇,他不自觉的笑了笑。

    “你是觉得本少爷像是个煞星?!”李飞宇非常不满。

    而邢捕头理所当然的点点头:“李大官人,这满江城有谁能有你这煞气?瞧瞧您这魁梧健壮的身材,这一脸阳刚气的络腮胡子。”

    “还有你这每天屠杀几百头猪带来的浑身煞气。这些年下来,怕是你亲手杀得猪有十万头了吧。不怕你笑话,也就是我和你熟。要不然就你这一身比江洋大盗血手人屠还要凶狠的煞气,我看见都能吓一跳。”

    “你这一身煞气都溢出来了,莫说是人了,简直是神鬼辟易啊。”

    李飞宇摸了摸自己的络腮胡子,这是自己为了让自己在这个危险的世界看上去更凶狠一点所以才留的。

    “我看起来有怎么吓人吗?”

    “吓不吓人不知道,但我知道吓鬼绝对没问题。我当捕快多年,你这一身煞气有如实质,一般鬼物根本不敢靠近。今日就算是你帮我一个忙,总不能让我二舅公不能入土下葬吧。等过了头七便好。”

    “当然,这个忙不白帮。这是一点小意思。”邢捕头从怀里掏出几片金叶子,约摸能有二十两重。差不多相当于五百两银子了。

    李飞宇还在考虑呢,邢捕头又说道:“另外,我二舅公留下的药铺刚好合适开猪肉铺店。临街店铺,可以前店后厂。李大官人你看……”

    “嗨,邢捕头哪的话。我总不能看着老人家不能入土为安对吧!这守灵我守了!”李飞宇一拍大腿哈哈一笑,说不出的豪爽。

    ps:新书求收藏,推荐,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