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从杀猪开始成为高手 > 第五章 绝对是大妖
    武国幅员辽阔,各地多有邪祟伤人之事发生。

    妖物成精,鬼祟作怪。

    武国开国时便广招天下豪杰除魔卫道,守卫武国各地安宁。而这一机构便叫镇魔司。

    镇压天下邪祟妖人。

    镇魔司以衣袍颜色划分品级,白、蓝、青、紫、金、红。白衣卫品级最低,红衣镇国品级最高。

    江城是武国的第三大城,镇守此处的镇魔司品级自然也极高,有一位红衣镇国。不过这位红衣镇国常年闭关,如果不是江城出大事,他是不会出面的。

    在红衣之下,江城还有两名金衣帅负责管理江城镇魔司运转。

    金衣帅之下在设置了八名紫衣守负责详细处理镇魔司各个部门的详细工作。

    而在之下的青衣校尉、蓝衣百户、白衣卫等等则就是负责处理各种具体工作的。比如说缉拿妖人,杀灭邪祟,各种苦活累活都是这个级别的人在做。

    江城的镇魔司不仅仅是负责江城一地的事物,因为江城是整个江北省的省会。此处的镇魔司相当于整个江北省最高级别的镇魔单位。

    刚刚晋升为蓝衣百户的江超灵穿着自己的蓝色制服神气活现的走出镇魔司的总部。

    在镇魔司子弟学校培训了十五年,靠着自己的努力和老爸微不足道的介绍信,江超灵今年刚刚加入镇魔司,才刚刚过了半年实习期就转正成为蓝衣百户。

    二十一岁的年纪便已经是蓝衣百户,未来可期。

    今天是江超灵第一次单独执行任务,出发前她的顶头上司青衣校尉张继海找到她。

    “江超灵,你天赋不错。修行一道,练气、入道、神合、化龙、万象、无相、唯一,七大境界。天下修行之人何止千万。但其中绝大多数凡夫俗子终其一生也不过是卡在练气一境。这些凡夫俗子还有心情将炼气境分为什么先天一二三流,后天一二三流。当真可笑。”

    “不踏入入道,此生修行不会太高。你年纪轻轻已经入道,当真是后生可畏。”

    青衣校尉张继海看上去好像四十出头,但实际年龄已经六十了。他当年踏入入道境的时候是二十八岁。

    世人有言:三十岁前不入道则终生无望。

    张继海不过是堪堪踏过此界。随后苦修二十年才勉强进入神合境界。职位也从蓝衣百户提拔为了青衣校尉。

    不过他清楚自己自己的潜力早已耗尽,此生无望化龙境了。不过面前的江超灵不一样,十八岁的时候便已经踏入入道境。

    三十岁前有望神合,乃是天纵之才。再加上其身后的背景,估计五十岁前化龙有望。

    张继海打算与江超灵交好留下一份香火情,于是想送一个机缘造化给她。

    “江百户,最近几日需要你完成一个任务。”

    “张青衣请讲。”江超灵神采飞扬的拱手抱拳,准备接受任务。

    “南城秦公病逝,其生前便于我司打过交道,想要我司护其尸体周全安全下葬。”

    张继海将秦太公的生平简单的说了一遍,还有关于其遗书内容也在镇魔司有一备份。

    “大阴之人。”江超灵罗有所思:“若是大阴之人引来的鬼物怕是属下难以招架啊。”

    张继海却道:“不比多虑,司内推算过。秦公虽然是阴年阴月阴日出生,但却不是阴时阴刻。虽是阴人,但却不算大阴之人。当初给他算命的方士怕水平不行。普通阴人也会招惹鬼物,但却不会招惹什么非常厉害的鬼物。”

    “你若是对付不了,那便发信号。我自会支援你。”

    镇魔司这边似乎并不知道当初给秦明批注命数的是有着【胜天半子】之称的赖布衣。

    张继海继续说道:“秦公虽然是乡野遗贤,但是却与当朝宰相以及多为大人都是同窗旧友。江百户,若是无事自然最好。若是有事,那便发信号求援。”

    “明白了。属下这便去。”江超灵领了任务,点了一队白衣卫人马便走。

    ………………

    南城秦府这边,秦凯和邢森其实早早就有猜测了。秦明在世的时候多少有透露一些信息,所以他们其实早就暗地里联系了一些自己相熟的宗门,花费好处请他们派人过来。

    天慢慢的黑了下来,快入夜时秦府已经点上了白蜡烛。一个个写着【尊】的白灯笼挂在秦府内外,多少有些渗人。

    灵堂内还是三拨人。

    秦凯请来江城本地飞来宗的一名长老,号称半步神合的入道境强者白鹤。

    而邢森则是请来了一名散修,据说是入道巅峰的强者李淮安。

    秦府管家看着这秦凯和邢森请来的【高手】,他默不作声。

    江湖之中修行者千万,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终生练气。江湖上将练气分为后天一二三流,先天一二三流。

    能修炼到先天境界,那在江湖上就算是一把好手了。行走江湖别人都会高看一眼。

    能入道者寥寥,那当真是大高手了。所以白鹤和李淮安两人都是用鼻孔看人的主。即便是对请他们来的主顾,他们也没什么多好的脸色。拿钱办事而已。

    相反秦凯和邢森却是求着他们,并且一直说好话。

    至于先天三流境界的邢捕头?

    这两位根本看都不看一眼,只当他是空气。

    不过李淮安和白鹤两人之间倒是客气,兄长弟短的。

    一直到掌灯时分,秦仁问邢捕头:“表少爷你虽然是先天三流,江湖上算是高手。但是给老爷守灵可能会引来鬼物。若是未能请来帮手,还是早早退出的好。”

    “对啊,表哥。虽然你是先天三流,可是成了精的鬼物最次也是先天一流水准,多得是入道级的鬼物。等会儿要是真的乱起来,可未必护得住你。”邢森看似好心的提醒道。

    而秦凯也说道:“拿着三千两银子离开,你也不亏啊,何必把自己的命搭进去?”

    邢捕头眼观鼻鼻观心,只当者两人是在放屁。

    秦凯和刑森只当邢捕头没有请到强援,两人忍不住出言嘲讽,只想先排除掉一个竞争对手。

    灵堂内的嘲讽才刚开始呢,就听到大门外传来一阵骚动。

    “哎呀!妈呀!跑啊!”

    “太吓人了,太吓人了。”

    “是鬼差!是鬼差来勾老爷的魂了!”

    大门处的吵嚷声就连灵堂内都听得见。原本还在对邢捕头发动语言攻击的秦凯、刑森二人立刻不说话了。

    而是躲到了两人请来的保镖身后。

    “大……大师,这掌灯时分鬼物便来了吗?!”秦凯有些颤抖。

    飞来宗长老,半步神合境的白鹤长老从打坐的状态中睁开眼睛:“妖气不旺,不值一提的小妖罢了。看老夫去去就来。”

    正在用灯油给自己宝剑进行保养的李淮安也站了起来:“白兄,小弟也和你一起去会会这个妖物。这妖物也算是倒霉,碰上你我二人。今日便诛妖斩邪!”

    “好,一起诛妖斩邪!”

    两人哈哈大笑,一起联袂朝着大门走去。刚过了影壁看见大门处一道人影,两人便当场愣住。

    只见一名彪形大汉站在大门处,一脸络腮胡子,两条剑眉上扬,一双豹目不怒自威。

    最可怕的是其身上有一股浓郁到几乎化不开的煞气从内而外的溢满出来。大汉仅仅是站在那,白鹤与李淮安便不敢动弹了。

    因为那股子煞气怕是杀了数十万生灵才可凝结的血煞啊!

    什么妖气稀薄啊,人家这是返璞归真了,所以感受不到妖气了。

    这浓郁的煞气,一定是大妖,不得了的大妖!完了这次撞上铁板了。

    “李剑侠,除魔卫道就在今日,快挥动你手中的日月穿梭剑斩杀此妖。老夫为你掠阵。”

    “啊,白兄,小弟晚上感觉吃坏了肚子,现在腹内胀痛难忍,一身剑气用不出一二。还请白兄快使出你飞来宗的绝技白云神掌镇压此獠!”

    “李剑侠,你先上。”

    “不客气不客气,尊老爱幼,还是白兄您先请。”

    就在两人互相推脱的时候就见这个已经化形为人的大妖一脸狞笑挎着腰间的屠刀走了过来。

    白鹤和李淮安只觉得脚软的快要站不住了。

    ps:新书,求推荐、收藏、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