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281、白茅老人
    仙禽虚影消失之后,陈咏诺反复查看了三四遍的南山文书,确实没在内容上看到什么陷阱。至于对方有没有在南山文书上动手脚,这种问题根本就不需要考虑。南山文书乃是五大宗之一的南山宗发行的,那可是与东王阁一个级别的庞然大物。

    在南山文书上动手脚?别说对方只是六阶仙禽,就算是四大一品世家,也没这个胆量。

    陈咏诺仔细考虑了一下,在这件事情上他并没有吃亏的地方,反而是合则两利的一件好事。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签下去了,不过他察觉到这里是野外,若是发生了什么意外或者异象便不好了,只能暂且忍住,等回到云罗山再说。

    于是,陈咏诺继续驾御剑光再不停留,直接飞回去了。

    他这一趟出门看似走了很远的地方,其实也就几天的时间,云罗山中依然安安静静的,并没发生什么事情。

    这也是陈咏诺乐于看到的,他希望族人们可以和和美美的过日子,平平淡淡就好。只是魔劫临近,平淡的日子恐怕维持不了多久了。

    山中的陈广欢知道山主回来了,就来到陈咏诺的房间中商谈一会儿,主要是交待一下最近家中发生的一些琐事,还有各项收支等账目。

    就在陈咏诺打算将他打发出去时,广欢似乎想到了什么,说道:“三叔,昨天有一位叫俞成的年轻人来到了山门前,说要找您。不过,他在听闻您出门之后,就留下了一封书信,让我们无论如何要转交到您手中。我看他的神态,像是有急事的样子。我们昨天还在讨论要怎么交给您,没想到您今天就回来了。”

    说完之后,广欢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一封书信,交到陈咏诺的手中。

    俞成?

    陈咏诺想了一下,他对这个名字实在是没多少印象。于是,他毫不避讳地将书信直接展开,带着疑惑的表情,慢慢书信里面的内容。

    他三两眼看完后,顺手将书信递给了待在旁边、还未离去的广欢,问道:“最近,有没有听到什么关于黑面神君的消息?”

    “黑面神君?”陈广欢一听到这个名字,脑海中的一些记忆纷至沓来。

    几年前的惊险一幕,仿佛历历在目,印刻在他的脑中。陈广欢当时还只是灵光后期的修为,带着广彦二人去看望青云的好姐妹,没想到却是撞见了神君的“好事”。

    他们当时三两下解决了黑面神君的一名手下,恰好拿到了一枚红莲令牌。不料,将他的化身招了出来,若不是陈咏诺及时来救,他们几人连同小灵鹤估计都难逃一死。

    此事过后,黑面神君就好像销声匿迹,彻底消失了。难道他又出现了?

    想到这里,陈广欢赶紧拿起书信,认真地看了起来。

    “自从那一次我灭杀了他的化身,拿到了他与红莲教勾结的证据后,他害怕白阳山找他算账,提前逃窜离去。就算我手中有一枚神光金珠,只要对方在我十里之内就会有反应,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依然无法找寻到他的踪迹。

    没想到,他反倒自己找上门来了。”陈咏诺回想过去,倒是记起来这个俞成应该就是当时那一位一心求仙缘的白衣少年。

    他当时受山神委托,将它的伴生金印拿回来。如今,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却是毫无黑面神君的踪迹,委托一事便无从说起。

    “三叔,这一次我跟你一起去。”陈广欢看完书信后,神色凛然。那一次事件以后,他蹉跎了好长一段时间。如今回想起来,恨不得一刀结果了黑面神君。

    这封书信中写明了,黑面神君很可能近期将回来白茅山(以前的神君山)取走香火愿力,那么他这一次可不想错过了,刚好与他做一个了结。

    “不急,不急。他表面上是回来取香火愿力,实际上却是要找我算帐,了结因果。你这段时间好好准备一番,我要过去时,肯定会带你一起。”陈咏诺抬头瞭望,他的双眼似乎穿透重重山峦,看到了几百里之外的白茅山。

    去白茅山之前,他得将到手的这件元磁宝珠的事情先解决了。

    此时的白茅山,白衣少年俞成刚刚从云罗山回来。

    数年不见,他的身上似乎有一层淡淡的神光。他直接走到前面的山神殿里,来到一位慈眉善目的老人面前,说道:“师父,我已经将书信送到云罗山了。”

    “山主怎么说呢?”这位老人正是茅根。由于,只有他可以与山神老爷通灵,所以他便成了这座山神殿里的住持。

    这些年来,白茅山上的大大小小事情,全都由他们师徒处理。他们遣散了原来神君殿里的那些人,将山上的乌烟瘴气一扫而光。

    山神庙恢复了往日的宁静。而且,这座山有山神老爷的护持,他老人家时不时显现神迹,帮信徒解决一些疑难杂症,山中的香火倒也没减弱多少。

    前一段时间,山神在神域之中吞吐香火,无意中窥探到金印的踪迹,发现原来的黑面神君竟然胆大妄为,还想着要回来抢夺。如今的山神老爷刚刚稳定好原本快要崩坏的神域,他的实力相当于灵光后期而已。

    而且,他的神力也不善于用来争斗,如何能够斗得过黑面神君。更何况,对方在出走以前,就已经是虚形后期的修为了。

    于是,山神只能将这些消息传递给茅根,让他通知云罗山的陈山主。他们背靠白阳山,也只有这样的大粗腿才能保住他这个小小的山神庙。

    “我没有见到陈山主,但是他们说会将书信转交给他。”俞成回道。

    茅根听完之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之前不是交待了,让你在那边待着就好。等你见到了陈山主,将这边的事情都解决了,再回来的。”

    俞成低着头,嘟哝着说道:“古人云:人心齐,泰山移。我要回来跟你们一起对抗。虽然我个人的力量微薄,但是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况且,有我在的话,像这种跑腿的事情就都可以交给我,省的您到处奔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