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280、天龙禁制
    就在陈咏诺几人先行踏上传送阵,准备离开的时候,夏如龙被宋锦华叫到了一旁。

    “夏贤侄,刚才海上遇到的风暴恐怕是为了上清诛魔剑而来。这件灵器既已出世,你以后恐怕要多加小心才是。”宋锦华的表情极为凝重,这上清诛魔剑杀气极重,特别是它现在还未被炼化,杀气几乎凝为实质,能够引起海底妖兽的反应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虽然说他们现在已经返回到七凰仙岛这边,就算东海的妖兽再怎么桀骜不驯,也没那个胆量跑来这里撒野。但是他身为长辈,告诫一下对方也是应有之事。他们宋家接连送出了三件灵矶岛留存之物,实在是不想再多生事端。他现在这么说,就是要提醒对方,赶紧回家将上清诛魔剑炼化,不要到处乱跑。未经炼化的灵器,可不会自动护主,若是碰到危险的话,这飞剑不就白送出去了。

    夏如龙刚才无缘无故碰到风浪时,就已经有诸多怀疑了,只是他并不确定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如今,既然金丹真人都这样说了,那么他便知道事态好像有点严重,这上清诛魔剑对他以后的道途颇为重要,若是被他遗失了,说不定他再也找不到这种级别的宝物了。魔劫眼看着就快要来临了,没有此类灵器护道,他又拿什么来除魔卫道,更别提争抢其他机缘了。

    家族里的那一些东西,可不是他一个旁支子弟可以拿到手的。也亏得他出身一品世家,地位尊崇,要不然他哪里有机缘将此剑拿到手。

    想通了这点,夏如龙一脸受教地朝着宋锦华拱了拱手,立马更改了他的行程。

    陈咏诺并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此时他已经回到白阳城,跟宋以薇分别之后,他直接驾御剑光往云罗山赶回去。

    走到半路上时,他突然察觉到储物袋里有一些不寻常的动静。他将一缕神识沉到里面,竟然发现储物袋中突然多了一份南山文书。

    这一发现,把陈咏诺吓了一大跳。这份南山文书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里面,若是对方想要对他不利的话,他哪里还有命在。于是,他赶紧降下遁光,先把这件事情搜查清楚再说。

    不一会儿,陈咏诺便停留在半路途中的一处荒山上,这里人迹罕至,极为隐秘。

    他一打开储物袋,这一份多出来的南山文书直接从里面飞了出来,在他面前如画卷一般徐徐展开。

    与此同时,文书上还飞出了一道虚影,就停留在旁边。仔细一看,赫然是一只华美绝伦的灵禽形象。

    只见它如翡翠般的鸟喙张了几下,陈咏诺的耳中便听到了一些声响,道:“这位小友,本岛主知道你新得了一枚元磁宝珠,所以想跟你做一笔交易,不知你是否有兴趣听一听?”

    陈咏诺看着对方的形象,再听闻对方自称岛主,哪里不知道对方便是七凰仙岛里的那只六阶仙禽。

    传闻中,这只仙禽神通广大,与人族极有渊源,口碑还算不错。以对方的实力,它确实能够做到这件事情的。

    对方的口气听起来颇为和善,如果它想要什么东西的话,直接拿走就是了,就算他们原先有几位金丹真人,加起来也不是它的对手。对方肯屈尊降贵,跟他一个虚形后期的晚辈都能这样客气,看来传言不虚。

    而且,它刚才提到的元磁宝珠,就连宋家人对它都所知甚少。先前,宋以薇已经将所有宋家知道的都透露出来了,说了跟没说一样,只是确定了这枚宝珠是一种灵兽的妖丹而已。

    这一些信息对陈咏诺依然没多少用处。这枚宝珠在宋家已经好几百年了,连他们都无法挖掘出有用的信息,单靠陈咏诺摸索的话,估计花费的时间还得更久也说不定。到时候,就算它里面真的蕴含了淬炼道体的秘法,对陈咏诺来说,也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了。难不成就真的让它仅能发挥出目前的一些作用,陈咏诺肯定不甘心就这样的。

    “前辈客气了。既然什么都瞒不过前辈,小子自然洗耳恭听。”陈咏诺说话的时候,态度恭敬,哪里敢说一个不字。

    对方的语气中,对于这枚宝珠似乎知根知底,说不定还真的有办法挖掘出宝珠的潜能。

    “小友放心,本岛主自然不会做倚老卖老之事。此事对于你来说,也是极为有利的。普天之下,知道这枚元磁宝珠根脚的绝对不超过三个,而知道解除宝珠的天龙禁制更是只有我一个。”仙禽虚影说这话的时候,神情极为得意。不过,这一幕落在陈咏诺的眼中,怎么看都很别扭。

    不过,陈咏诺的脸上却是不敢有丝毫不耐烦的神色,他继续说道:“那么,就麻烦前辈告知小子一二,小子不胜感激。”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陈咏诺的这个要求,在仙禽看来是个小滑头的行为。

    仙禽扑哧一笑,继续说道:“此事不急。小友还是先听一听我们之间的交易,再说其他的。交易的内容,我已经写在了南山文书上,小友不妨看一看。”

    陈咏诺脸色一红,才察觉到他刚才的话有点不妥。趁此机会,他将视线移到了文书上,一字一句地开始查看内容。

    文书内容的大意是,仙禽将它所知道的元磁宝珠的信息包括解除诅咒之法全部告知陈咏诺,但是如果他解开了元磁宝珠之后,必须将宝珠中隐藏的内容让对方也抄写一份,而且它参与之事,绝对不能告知第三个人。

    “小友,你觉得此次交易如何?若是你觉得可行的话,就在文书上签字。如果你还需要考虑一段时间的话,那么只要打开文书,签下名讳就行。本岛主已经将你想要知道的内容都写在了文书上,只要你签下文书,就能看得到了。

    另外,我再赠予你一则消息,你要小心你新交的朋友。言尽于此,小友好自为之。”

    仙禽说完之后,那道虚影直接消散在虚空之中。而那份南山文书,则是落在了陈咏诺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