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216、黑色布幕
    此刻,就连广欢都察觉到不对劲了。

    这么多的女孩子一起远嫁他乡?而且,他们从空中看下去,好像有两三个女孩子是不愿意的,被她的家人一直强拉硬拽地拖过去。

    “那是二丫,她果然是不愿意的。”李青云一眼就看到了其中一个女孩子,正是二丫。她并没有像信里写的有着欢喜的待嫁之心,似乎还在做着最后的反抗。只不过她一女流之辈,又如何反抗得了旁边的大人们。

    “情况有异!”广欢低声说了一句,然后他引导灵鹤停在距离对方不远处的地方。

    他们停在远处,静悄悄地看着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这一些人将待嫁女孩塞入红轿子里,那些会挣扎的被牢牢地绑着,就连嘴巴都被塞了破布。

    做完这一些后,女孩子的家人陆续回去。那一些红轿子则被轿夫们一起抬走了。

    有一些家长虽然有一点不舍,但是一想到梦里的情形,也只能含泪看着她们远去。

    “动手吗?”广彦小声地说了一句。他们刚才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先把人救下来再说。这件事情处处透着诡异,又是发生在云罗地界,他们非得查个水落石出。

    “先等一下,我们还没看到大鱼呢。”广彦蠢蠢欲动,广欢却是知道暂时还未到时机。

    他隐隐约约察觉到这件事情不一般,从红轿子行进的方向判断,他们的目的地是深山老林,那一边几百里都无一丝人烟。若是光靠这一些轿夫抬,不得走十天半个月,就算轿夫们受得了,轿子里娇滴滴的女孩子也受不了,所以肯定会有人在半路上接应。

    所以,他们得等到接应的人露面了,再来动手。提前动手的话,没把大鱼揪住,反而是打草惊蛇了。下一次,对方还会继续作乱。这一次碰巧被他们遇到了,救得了一时,下一次就没这么幸运了。

    广彦二人一想,也立马想到了这一层。

    他们三人远远地钓在后面,不让对方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

    也就半个时辰左右,这一些轿子就已经进入到深山里了。

    轿夫们将轿子停放在一处无名山谷外面。他们则是头也不回地跑回去,连轿子都不要了。看得出来,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

    又过了片刻,远处似乎来了一艘一阶灵舟,它不敢在高空中飞行,而是紧贴在山林附近,若不是他们一直全程注意,还真的有可能忽略了。

    一阶灵舟的速度并不快,又加上驾驭之人极为小心,所以从看到它,到来到轿子附近,足足花了一炷香的时间。

    趁着这段时间,广欢施展了家传的敛息秘术,又贴了一张一阶上品的隐身符,已经悄悄来到了山谷附近,埋伏起来。

    那一艘灵舟在距离轿子十几丈远的地方停下,又停顿了一小段时间,确认附近没人,才从灵舟上跳下来。

    为了方便潜逃,他甚至连灵舟都没有收起来,而是让他停留在那里。只要他一察觉到不对,飞奔上去,就可以立即启动。

    从灵舟下来的是一个瘦弱的中年男子。他看起来是灵光九重的修为,其实连他自己都知道,他的修为大部分都是水分。这一些都是通过采补得来的,而且他修行的功法级别还很低,无法将采补来的元精彻底凝炼成他自己的灵光,所以他的修为就像是空中楼阁一样,只要被轻轻一戳,就会轰然倒塌。

    不过,他深知自己的弱点,并不以灵光九重的修为就以为了不起,反而是每做一件事都极为小心谨慎。这么多年来,神君身边的人来了一批,又走了一批,而他依然还能健在,这足以说明小心谨慎是肯定没错的。

    只是,他最近也真是霉运当头。短短几个月,就被派出来好几次了。特别是最近几次,每一次收刮回去的少男少女都有六七个之多,让他心惊肉跳。特别是这一次,居然远到千里之外,他这一路上心神不宁,真的想调头就走。

    不过,他一想到那些违抗神君命令的下场,只能硬着头皮走这一遭。

    幸好,他这一路上有惊无险,安然来到了这里。

    他走到红轿子附近,从怀里掏出一枚红色的药丸,用灵光一催,散发出红腻的香甜之气。

    轿子里的少女们一闻,立马晕厥过去,再不能动弹。

    紧接着,他将人从轿子里扛出来,放到了前面的空地上,期间他还顺手偷摸偷捏了几下,过足了手瘾。更进一步的好事,就算借给他熊心豹子胆,他也不敢去做。

    这头道菜,可是只有神君才能品尝的,像他这种小喽啰也就喝几口汤而已。

    正在这个时候,隐身在一旁的陈广欢再没察觉到有其他同伙在附近,趁着对方不注意,就是随手几道灵符。

    几道灵符中,甚至还有咏晶之前拿给他防身的南明离火符。

    既然对方也是灵光九重的修为,广欢一出手就是全力一击。灵符出手后,他又将灵网抛了过去,势必要将人留住,再揪出幕后黑手。

    那人的反应颇为灵敏,在陈广欢动手的当下,就马上察觉到了。他单手一扬,一道黑色布幕从他手中飞了出来。他极为怕死,只要出门在外,不管有事没事,手中必先扣着防御法器。黑布一出,立马卷成一圈,中间露出了一个黑黝黝的巨口,直接将灵符发出来的法术全都吸了进去。

    随后,这块黑布又恢复成黑幕,刚才的那些灵符法术俱都不见。

    就在灵网过来的时候,黑色布幕直接往回卷,将他自己捆了个严严实实。

    黑光一闪,对方连人带布就遁入地下,灵网扑了个空。

    陈广欢只能把它收了回去。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他似乎还未反应过来。没想到,对方的黑色布幕竟然如此厉害。

    突然,就在对方刚才消失的地方,一阵黑烟冒了出来,紧接着就是一团火光。

    刚才消失的黑布和人,从地下蹦了出来。此时不管是人还是黑布,全都冒着一蓬火光。对方的脸上极为惊恐,可是不待他走远,就被彻底烧成灰烬。

    直到死之前,他都不知道烧死他的是南明离火。

    这时候,远在几十里之外的云罗山,陈咏诺从灵潭之中走了出来。

    此时的他,已经完成了第一阶段的道体淬炼。他在举手投足之间,自有一股气势。像是一阶下品的长刀,他现在可以徒手就将它拧成麻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