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217、红莲令牌
    这一次,陈咏诺足足在灵潭里待了近一个月时间。本来,他只是预估五六天时间就差不多了。这个毕竟是他第一次淬炼道体灵骨,本身确实没什么经验,也不宜冲得太快,稳扎稳打即可。

    没想到,修炼后的结果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整个过程水到渠成,不知不觉就完成了这么多。仅仅这一次的修行,他就大致完成了虚形中期三分之一的进度。不过,在最后两三天时间里,他几乎再也淬炼不动了,又加上他的神识耗费太多,就算待在里面,也无法再继续淬炼下去,所以他不得不出来了。

    如果他现在使出大小如意的神通,差不多能变化出一丈高的身形。以前,他虽说也能如此,却是个空架子而已。如今,他举手之间,就有一股威势,一掌下去,就算是千斤重的石块,也能被拍成粉末。

    这样的程度已经相当于中品灵骨在虚形中期阶段,能够淬炼到的极致了。由于陈咏诺筑就的是二品道体,他能够淬炼的程度需要更深得多,这样子的程度,才只是初级入门而已。

    淬炼道体讲究的是循序渐进,需要少量多次进行,不大适合一步到位。他之所以停下来也是有这方面的考量,他需要先适应一下这一次淬炼的成果,之后再进行第二次。

    回到云罗山后,陈咏诺开始慢慢去感受身体上的一些变化。他内视一番后,发现他本来洁白如玉的灵骨,淬炼了地煞精英之后,竟然开始有了一些花纹,看起来就像是在骨头上泼了水墨一样,别有一番趣味。

    这是万化雷水和地煞精英共同作用下的产物,可以称之为雷煞。这一些雷煞,暂时处于流转状态,还未定型,而且与灵骨之间也还未达到最契合的程度。

    看来,一切还得等到最后淬炼完成时,才能瞧出变化。

    陈咏诺将神识从体内收了回去,就去处理其他的事情了。

    他打算,趁着这段时间,将另一株二阶灵果也培育出来。这样就可以拿出一半左右给咏晶使用。

    经过陈咏诺的切实体验,用灵果修行,实在是比灵丹要高效得多。有了这种便捷的条件,就可以尽快缩短虚形期修行的时间,以最短的速度达到虚形后期,将道体淬炼到无垢境界。

    不过,就在他要进入灵泉空间的时候,家里的另一只小灵鹤扑扇着大翅膀来到了他的身边,伸出它的鸟喙,去啄陈咏诺的衣角,拉着咏诺就要往外走。

    ……

    另一边,陈广欢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对方烧成了灰烬。期间,他眼明手快,及时将对方挂在腰间的储物袋取下。

    过了一会儿,广彦二人和那只小灵鹤也从藏身处走了过来。

    “大哥,你好厉害。一招就将他秒杀了,他好像也是灵光九重的修为。”广彦刚才目睹了这一切,看到广欢挥洒之间的潇洒,一度让他生出要好好修行的念头。

    不过,他想到广欢吃的那一些苦头,而且对方的灵骨资质还比自己好,这才熄了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他觉得,他还是学着大伯或者祖父那样,娶妻生子才是他该做的,修行哪里有老婆孩子热炕头来得好呢!

    想到这里,广彦看了一眼旁边默不作声的李青云。后者则是被他看得莫名其妙的。

    “你们去将她们叫醒吧,把她们一起带回去。”广欢被广彦说得有一点不好意思,他实在是不知道对方这么弱。他感觉他都还没正式出手呢,这一场胜得有一点莫名其妙,只能说四姑的南明离火实在是太猛了。

    广欢本来还想将对方活捉的,至少要问清楚他们虏获这些少女是要做什么,是不是有幕后黑手!如今,只剩下对方的储物袋了,希望可以从中查找到一些线索。

    对方既已身死,储物袋就成了无主之物。陈广欢轻轻一扯,储物袋就被他扯开了。

    他将神识探了进去,里面的东西全都一览无余。

    广欢只看了一眼,就不敢看下去了。这里面,全都是一些少女的肚兜亵裤一类,还有各种道具什么的,甚至还有春宫图册、采补秘法。看得广欢面红耳赤,心神荡漾,差一点道心不稳。

    就在他要将神识收回来的时候,他看到了角落里有一块令牌,似乎有一些神异之处。

    广欢神识一引,就将那块令牌拿了出来。

    令牌只有半个手掌大小,看起来像是由某种金属制成。它的正面绘着一朵含苞待放的红莲,背面则是有一个特殊的符号,像是某个符文的一部分。

    令牌一出现,远处的那一艘灵舟好像微微震动了一下。

    广欢一直处于警戒的状态,他第一时间就察觉到那边的异常。

    于是,他将令牌重新放入了储物袋中,直接在上面下了几个隔灵禁制,塞入他的袖囊之中。

    然而,远在千里之外的黑面神君,早已从灵舟这边的一个后手,感应到了红莲令牌的气息。

    “该死!令牌竟然被这小子带在身上!”黑面神君暗道了一声不好。

    此时正是非常时期,外面无数双眼睛盯着神庙这里。他千防万防,没想到一时不察,竟然露出了马脚,有了这么一个漏洞。若是被上面的人抓到了把柄,他哪里讨得了好。

    他正好在修炼的关键时刻,本体无法脱身。不过,他刚才感应了一下,发现对方只是四个小喽啰而已。解决它们,也花不了多少功夫。只要悄悄把她们干掉,再毁去这一面令牌便可。

    可惜的是,能够承载他神力的信徒被火烧成了灰烬,让他不得不多费一些心思。

    于是,他开始发动以前隐藏在一阶灵舟上的后手。这一艘灵舟乃是他赐予下去的,里面自然有他的神光印记,通过这个印记,他可以传输一部分的神力过去。虽然,他能渡过去的神力不多,但是对付这四只小蚂蚁绰绰有余了。

    唯一需要提防的,便是那里距离对方的灵山不远,需要赶在对方长辈反应过来就结束这一切。

    就在这个时候,那只灵鹤似乎有所感应,空鸣了一声,叫声凄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