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172、突发旱情(求订阅)
    看着广茵哭得稀里哗啦的,陈咏诺暂时只能带她一起去一趟后山。

    一听到三叔要带她过去,广茵立马止住了哭啼,还特意检查了好几遍她布袋中的那一些小东西。

    广茵轻轻挽着陈咏诺的手,和他并肩走在山间的小路上。

    一路上,广茵像个小孩子一样,看到一些野花野草,就去将它们摘下。她学着其他人教她的样子,将它们编成一个花环,硬要陈咏诺戴在头上。

    陈咏诺看了一下周围,确认四下无人时,微笑着做半蹲状,让广茵帮他戴上。她跳起来拍了拍手,还特意看了好几眼,然后又去编了一个给自己也戴上。

    本来只有一炷香的路程,他们走了快一个时辰才到达后山。

    来到了后山,广茵拿起一个竹哨子,轻轻地吹了起来。这个竹哨子是张致敬临走时送给她解闷的,还教会了她吹奏一些小调。她平常在照顾灵兽的时候,就会吹着这些不着调的曲子给它们解闷。所以,那些灵兽们对这个哨音极为熟悉,只要广茵吹几下,它们就都顺着哨音跑了过来。

    不到一会儿功夫,整个后山林地就好像是动物园一样。这里面有他们第一次抓到的山豚、赤翎鸟,还有后面抓到的灵竹鼠和乌羚羊,乌泱泱的足有数十只。

    陈咏诺站在一旁看着,他怕自己的气息会吓到它们,还特意用上了敛息术,淡化自己在这边的痕迹。

    陈广茵自顾自地跟它们说话,但是这一些都是一阶灵兽,哪里听得懂。它们围绕在广茵的身边,全都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身上的那口小布袋。

    随后,陈广茵将布袋里的东西一一分给它们,它们吃完之后,就又跑远了。

    做完这一些后,陈广茵看起来特别的心满意足。她目送着它们离开后,就跟着陈咏诺回去了。

    等到他们两人慢悠悠地回到家里,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广茵又急急忙忙地去看那两只小灵鹤,它们前一段时间陷入了沉睡,看起来像是要进阶到一阶上品了。

    家里的那一些出去抓捕灵兽的十几个人,包括广洛和大哥咏望也都陆续回来了。

    广洛看起来极为疲惫,脸色铁青,这是灵光和神识使用太多的后遗症。

    咏望让他先回去好好休息一下。他一看到咏诺回来了,就赶紧把他拉到一旁,跟他讲述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这一段时间,由于咏望一直在大学堂那边忙着,所以他与周围城镇里自发过来帮忙兴建学堂的凡人百姓们的接触就比较多了。

    直到前几天,有几个胆子比较大的百姓才敢过来,求到了咏望这边。原来在这两三个月的时间里,附近数百里地域竟无一丝降雨,为了灌溉灵田里的灵谷,他们要去附近的几处湖泊水潭去运水。

    如今,就连这些湖泊水潭里的水也快要用完了,要是再不降雨的话,灵田的灵谷可就要枯死了。

    他们种植的这一些灵谷,不像云罗山上会有灵植夫的悉心照料,三天两头就降一场灵雨促进它们的生长。

    云罗山上的灵谷一年可以收获至少两季,他们这里却要足足花费十五个月的时间,才能有收成。

    眼看着这一些灵田里的灵谷就快要收成了,可是大部分灵田里的土壤,干旱得几乎快要开裂。他们尝试了各种办法,实在是再没有其他办法了,只能大着胆子过来求助。

    咏望听闻之后,还亲自去他们的灵田中视察好几次。他发现那些灵谷确实因为缺水灌溉,就快要枯死了。只要再一场灵雨下来,它们就差不多可以收成了。

    于是,他就派人将山上的广洛叫过来,去帮这几户百姓的灵田中降一些灵雨。

    广洛的灵窍资质并不出众,就算他前几年服用了一枚一阶中品的五行果,他如今也只是灵光四重的修为。

    他借用水木灵珠之力,一天之内也只能施雨三次而已,每次只能涵盖十亩之地。他在这半天的时间里,已经接连施雨了四次之多,体内的神识和灵光已经被严重透支,这才精神萎靡。

    “幸好你回来了,这一次的旱灾确实是比我想象的要严重得多。虽然广洛这孩子已经尽力了,但是他今天做的可能只有百分之一。若是你没回来,我还准备发动那些小崽子到附近江河去取水,帮忙灌溉!”在他们还未发家之前,咏望也基本上跟这一些凡人百姓一样。

    那时候,家里若是遇到了天灾**,一年的辛劳就可能白费了。所以,云罗山众人,尤其是二代子弟对他们的那一种无奈深有体会。

    再有,这一些百姓都算是他们下辖区域的,若是连他们都不管不顾,真的就没人会管他们死活了。

    “我明天跟你们一起去看一看,先帮他们把目前的这个问题解决了,让他们今年可以有收成。要是今年没了收成,他们可能就没办法将孩子送到大学堂这边了。像是这个样子,所有的费用全都由我们垫上的话,对我们也是一个很大的负担。”陈咏诺似乎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他突然就想到了之前看到灵田上的那一些黄幡,说不定与它们会有一丝关联。不过,他现在也仅仅是猜测而已,一切还是得到实地去查探,才能下定论。

    “那你可能要做好心理准备了。我们今天帮了那几户人家,其他人看到之后,也在央求我们帮他一下。我初步算了一下,若是要全部轮过一次,应该有超过上千亩的灵田。”陈咏望无奈地摇了摇头,广洛今天之所以会透支神识多施雨一次,便是因为那些百姓们直接跪在地上请求。

    这个孩子太过于实诚了,哪里见过这种画面,他脑中一热,就直接答应了。没想到,他真的高估了自己。

    所幸的是,广洛也只是神识透支,像这一种也不算是什么大事,只要今天休息一下,明天也就差不多恢复了。

    如今,老三已经回来了,也就不大需要劳烦广洛。这一些事情对陈咏诺来说,无非就是多花费一些功夫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