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171、天龙禅唱(求订阅)
    等到陈咏诺从商铺中出来,准备回去云罗山的时候,外面的那个法灯和尚已经不在这里了。

    正如陈咏诺所猜想的,那来来回回的数百个围观者,没人能够击中石头上的木盒,法灯和尚手上的那枚地阙神丹自然没有等到所谓的有缘人。

    据说,法灯和尚用这种方式在仙城中只用了大半个月的时间,就已经凑足了兴建华光寺的一万块灵石。他筹集到之后,也不贪多,直接就离开了仙城,接下来便是去找一块风水宝地。

    陈咏诺还没走出城门,通过街道边一些路人的闲谈,就已经大致知晓了这一些情况。而且,他从路人欲言又止的神态中,还得知在法灯和尚离开之后,已经有几拨风评不是很好的修士也刚好往同一个方向过去了。

    那些路人似乎在为这个小和尚惋惜,同时还在猜测那枚丹药最后会落入谁的手中。

    当陈咏诺身背剑匣若无其事地走过去时,那些人还特意抬头看了他一眼。

    陈咏诺自然知道他们也把自己当成了想要去捡便宜的恶人。他直接无视他们,而是坦然自若地走出城门,心念一动,化为一道剑光直冲云霄,转眼消失在半空中。

    一路上,他丝毫没有片刻停留,而是全速前进。刚开始时,他有一些好奇,心里想着会不会恰好能亲眼目睹佛门弟子的斗法场面,但是一直到他回到了云罗山地界,他连一道剑光都没遇到,更不要说什么人影了。

    而就在距离他五千多里远的一处密林中,法灯和尚神态安详地坐在一块石头上面,另有十一个人就在离他三四丈远的地方。

    他们这些人分属三四个不同势力,足足追了他几千里,才在这里堵到法灯。为了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在出城的时候,这一些人就做了各种伪装,早已将真实的面貌用秘术或者道法隐去。

    “大家一起上,不要再让这个人跑了。最后谁能得到神丹,各凭本事。”为首一人的修为最高,他这话一说出来,其他人倒也不敢有其他意见。

    这个和尚看起来好像是毫无修为在身,他们却也知道对方恐怕极不好惹。不过,他们实在是眼馋那枚神丹,还有对方身上的那一些灵石,只能是集合众人之力,先把对方干倒,冒险一搏。

    霎那间,五六道剑光混杂在四五道法术之中,声势颇为浩大,直指法灯而来。

    “阿弥陀佛。”法灯轻声念诵了一句佛号。

    随后,他从花锄上拿下那个花篮,朝着前方轻轻一扬。花篮上面冒出了一蓬淡淡的佛光,这蓬佛光似乎有一股吸力,它轻轻一拉,那些五颜六色的剑光,包括各种法术便落进其中,任他们如何使唤,再也无法出来。

    只一交手,他们便知道就算己方人数占优,却也敌不过这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和尚。

    其中,有几个经验较为丰富的人已经萌生了退意。那些被他们温养数十年的法剑也不打算要了,就准备往后退。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似乎听到了琅琅梵唱之声自天上地下、四面八方响起,鼻端也好像闻到一股异香,眼前大放光明。

    也就一会儿功夫,他们就听得如痴如醉,骨软筋酥,似乎有一点昏昏欲睡。随后,他们竟然就熟知了这段经文,盘地而坐,也跟着一起念诵了起来。

    法灯带着他们念诵了一会儿,双手朝着西方一拜。他将手中的那串念珠往这十一个人头上一抛,念珠中佛光大放,直接包裹住这一些人。

    转眼之间,这些人就化为一颗颗念珠,被串了起来。

    法灯把手一招,花篮和念珠就立刻回到他的身边。

    他一本正经地看着这十一颗念珠,说道:“只要你们念诵天龙禅唱一万遍,再不做损人利己之事,有诚心悔过之意,自然就可以从小僧的金菩提念珠中脱困。”

    法灯和尚做完这一些后,转身走入这处密林之中,消失不见。

    此时,在五千多里外的云罗山,陈咏诺按下剑光,直接在山门之外显露身形,将剑光收入剑匣之中。

    当他拿起令牌,打开护山阵法的时候,一阵哭声从里面传了进来,哭声中似乎还有另一个人的声音。

    陈咏诺眉头一皱,走了进去。

    等到他走出阵法的时候,看到对面有两个女孩子,一个哭得很伤心,另一个在一旁轻生安慰着。

    “山主。”轻声安慰的那个女孩一眼看到了陈咏诺,立马道了个万福,稍微往后退了一步,让陈咏诺可以看到另一个的样子。

    陈咏诺往那边一看,哭着的那个女孩子正是陈广茵。她听到了一丝声响,猛然抬起头来,两眼泪汪汪,豆大的泪珠子垂坠在脸颊上,惹人怜惜。

    “三叔,呜呜。”陈广茵看清来人便是陈咏诺,三两步跑了过来,紧紧地抱着他。

    “怎么了,谁敢欺负我们的广茵。”陈咏诺轻声细语,说道:“告诉三叔,三叔去惩罚他。”

    “他们都欺负我。”陈广茵开始断断续续地边哭边说话,但是陈咏诺却是听不大清楚,于是他就问了一下旁边的那个女孩子,她是广茵的妹妹七妞,平时就是由她负责照顾广茵。

    陈咏诺从七妞的口中得知,在他不在云罗山的这一个多月里,家里的小辈们由陈咏晶带着,时常出去抓捕灵兽。他们将那一些灵兽幼崽交由广茵看管,她不忍心这些幼崽们被圈养在阵法中没得自由,于是就偷偷将它们放养到后山那边的山林里。说来也是奇怪,那些被放走的幼崽们,竟然全都没有逃走,只要广茵一个口哨,它们就会巴巴地跑过来。

    从那以后,他们抓到的灵兽幼崽,就被放养在后山这里,陈广茵每天都需要到那里去看它们。大家担心她的安危,每次她要过去的时候,都会叫一个小辈修士在一旁保护着。

    本来,他们今天安排广洛带她过去,可是刚才咏望派人上山,直接就把他叫走了,说是要去帮一些百姓的灵田施雨。

    广洛走后,家里这边就只剩下广欢一人在值守阵法,无法脱身。广茵又着急去后山喂养灵兽幼崽,可是没人带她去了,她就在这里难过的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