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100、老树新芽
    回到云罗山后,陈咏诺只能遵守法令,尽量不外出,随时等候召唤。

    从二姐那边传回来的消息,这一段时间,仙城那边倒是风起云涌,就算还未到风声鹤唳的地步,那也是差不了多少。

    这十几年间,仙城周边接连发生了几起蛊虫害人的事情,现在就连宋家的无形剑也被人觊觎,甚至下手去诱杀宋家人,这算是捅了大篓子。

    以前,众人皆知仙城内有三大豪门家族,他们实力相当,相互制约。

    可是这段日子以来,宋氏家族大动作不断,不仅在仙城里围捕了十几个左道妖人,而且还远赴南疆之地,调查巫蛊之事。

    既然宋氏豪门要当这个出头鸟,白阳山也乐见其成,在旁协助。

    一时之间,宋氏隐隐有三大豪门之首的架势,而且他们展现的实力也是极强,光是炼神级尊者就出来了三个。

    一般来说,炼神级尊者九窍皆开,大多都在参悟元神之道,以期突破那生死界限,轻易不出来示人。

    若是一个修真家族能有一炼神尊者,那基本上可以荣登三品名门之列了。宋家一出来就是三个,不愧是老牌豪门,底蕴深厚,这足以震慑那些左道肖小之辈。

    经过一番搜查,白阳仙城里的治安倒是比以前清朗了不少,连泼皮无赖也不敢出来了。

    而在无量山的某处隐秘之地,十几个高人济济一堂。

    其中,宋家的三位尊者也赫然在列。他们将得自宋一书身上的蛊虫呈了上去,连带着把这段时间调查出的情况也公之于众。

    它们都指向了同一个地方,那便是南疆之地。

    南疆有祸事,首当其冲便是玉山派和白阳派。这两大门派,算是镇守南疆的第一道防线,万万不容有失。

    可是,从近几年发生的事情推断,白阳仙城地界这边,恐怕已经被南疆渗透极深。不仅各种蛊虫呈出不穷,而且碧水那边竟然还有邪神祭台,以凡人百姓的血肉祭祀邪神。

    这一千多年以来,两大地界与南疆接壤,互相渗透也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再正常不过了。只要不出现失控的局面,高人们自然不会喊打喊杀,相反,他们还鼓励这样的行径,修行界不能故步自封,互相促进才能有发展前景。

    上层们的立意是极好的,在不少领域也取得了显著的成效。像是灵植这块,就有运用蚕虫一类让部分普通花草树木焕发生机,完成从无到有的进阶之路。

    南疆秘术繁荣了修真底层,却有另外一些被有心人用来害人。这是高层不想看到的。

    于是,他们针对这种状况,开始商讨对策。

    ……

    在云罗山上,陈咏诺自然不知道这一些事情。

    他此时,正忙着研究那株茶母本树呢!

    十几年的老树,竟然一夜之间冒出了满树的新芽。

    自从这株老茶树生长出一片氤氲紫气的茶叶之后,这十年时间,老树就这样光秃秃地生长着。

    云罗山上的人,也已经习惯了它这个样子。

    如今,看守灵药园一事,包括给茶园施展灵雨木发术,基本上都是广洛负责了。

    陈咏诺就安心在灵泉空间中倒腾那一百株的灵木,经过他一个多月的不断洗炼,暂时只有两株在进阶到一阶中品时失败了。

    期间,二姐也从仙城中送来了三株一阶下品的灵果树,这些都是被培育了近百年而始终未能进阶的果树,其中有一株降龙果,算是意外之喜。

    降龙果,需要到一阶上品以上,才算是有一些价值。它可用来增长身体的力气,吴作虎二人之所以长得五大三粗,就跟他们时常汲取降龙果有关。

    陈咏诺将这三株也放入灵泉空间之中。

    他现在一天倒是有大半天的时间都待在里面,特别是他还得用雷印去磨掉包裹着两只幼崽的那层青光。

    这天早上,陈广洛照样去灵药园干活,当他一走进去,便察觉到有不一样的地方。

    他走了一圈之后,立马就发现了老茶树的异样。

    本来光秃秃的一棵老树,却遍布着一个个的芽苞,密密麻麻的。

    陈广洛想起三叔的交待,丝毫没有犹豫,撒开脚丫子就跑了出去。他跑了一会儿,才意识到他也不知道去哪里找三叔。

    于是,他拿出了一张传音符,将事情交待了一下,直接扔了出去。

    陈咏诺并没有关闭清泉空间,所以那张传音符化为一道火光,一下子就来到了清泉附近。

    陈咏诺察觉到清泉门户那边有异动,他心念一动,传音符就被他抓了进来。

    听完传音符后,陈咏诺将手头上的事情大致做了一个收尾,赶紧把雷印收入袖囊中,奔赴灵药园。

    来到灵药园后,陈咏诺开始观察老茶树。

    经过一番细致的调查,老茶树的树干竟然还是如此,看不出有丝毫灵气波动的迹象,可是它上面的芽苞,却是星星点点,还没完全长成,便已经差不多有一阶下品的灵性。

    依照陈咏诺的估计,这些芽苞长成后,那些茶叶应该能达到一阶中品。

    难道云罗山终于要有一阶灵茶了!

    这一刻,陈咏诺无法抑制内心的激动。

    他这一些年也不是没拿培育出来的那些茶树做试验。可是无一例外,不管他怎么洗炼它们,这些经过扦插繁殖的茶树,全都毫无反应。

    更诡异的是,像是其他植株,若是没洗炼成功的话,植株便会化为灰烬。但是,这些茶树却也不会这样。

    就好像,洗炼之法,对它们一点用处都没有一样。

    古怪的很。

    临走之时,陈咏诺将以前布置在灵桃树附近,用以追踪小偷的那套阵法,重新布置在老茶树旁边,而且吩咐广洛,若是没他允许,不能让任何人接触老茶树。

    这件事情,非比寻常,最好不要走漏风声为好。

    若是新长出来的芽苞,包括枝桠能够达到一阶中品的话,那么把它们嫁接到茶园里的茶树上,是不是就能收获到一阶中品的灵茶树呢!

    其实,若是能有一阶下品的品质,陈咏诺恐怕连做梦都会笑醒的。

    这可是一次质的飞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