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91、七锻
    “这便是那段千年桃木心锻造出的桃木剑器坯。”

    甄清林说完之后,就将一把桃木剑递给陈咏诺。

    陈咏诺接过一看,这件器坯看起来黑不溜秋的,差不多有一尺三寸长短,光秃秃的。如果不是甄清林慎之又慎地递过来,他还真的以为是烧火棍呢!

    “为了锻造出这种器坯,我可是花费了不少心血。你别一副瞧不起它的眼神。”甄清林差一点就把桃木剑收回去了。自己把它当成宝,别人却把它当草,这绝对是不能忍的。

    像是这种七锻七炼的工艺,若不是有锻造传承了数百年的炼器家族,还真的没办法将它打造成七锻,而且还添加了很多稀有材料。据他了解,市面上出现的大多是五锻而已,这已经是达到法宝的规格了。

    至于七锻以上,反正市面上是找不到的,除非是特制,要不然没人这样吃力不讨好。甄清林估计,应该只有元神真人才有这种财力,能负担得起这种代价。

    陈咏诺不以为意地接了过来,下一刻,他惊呆了,心里止不住地咯噔。

    如果不是出现幻觉的话,他好像感觉到了这把桃木剑的呼吸!

    就是呼吸!

    这把桃木剑就像是一个灵体,它竟然在自行呼吸这天地灵气。

    它还只是器坯而已,怎么就能有如此灵性。

    “知道它的厉害了吧!”陈咏诺神情的微妙变化依然被甄清林看在眼里,他的脸上止不住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就喜欢看这种没见过世面,立马被震惊得无以复加的样子。

    要知道,他为了这把器坯,差一点被坑到破产。若不是他最后用从陈咏诺这边强行掳走的一套茶具,加一斤茶叶,他还真的摆不平。尤其是那个大家伙,就算有钱也难打动他,软硬不吃,除非挠到了他的心痒痒之处。

    不过,这一件事情,他是打死都不会说出去的。任那个大家伙一生精明,也得要吃他一个大亏。还好,那个大家伙远在鹿鸣山,并不知道他看重的那些东西,在白阳城这边也就几百灵石的价值而已。

    “厉害,确实厉害。”陈咏诺重新审视这一把看起来毫不起眼,却是大有来头的桃木剑。

    它的灵性,真的是自己生平仅见,就连他现在身后背着的这把二阶玄玉钩,也无法与它相比。

    这把桃木剑还只是器坯而已,还未刻画任何禁法。而这把玄玉钩,已经有两条完整的禁法了。

    两者,高下立判。

    “以你如今的神识,有没有把握一次性就将一百零八个禁制符文刻画上去呢?”甄清林似乎有点紧张,若是陈咏诺在刻画禁法的时候,碰巧出一点小差错,那么他这把桃木剑的品质肯定会下降的。

    这也是他刚才有点犹豫的主要原因。一来,舍不得将这么贵重的东西示之于人,二来,他也担心陈咏诺不能一次成功,把他好不容易搞到手的器坯给毁了。到时候,他哭都没地方哭去。

    “我也不敢保证哦,只能是尽量。”直到此刻,陈咏诺也不敢妄言打包票,关键是这桃木剑太贵重了,他若是信口开河,最后把它毁了,他可赔不起的。还不如把决定权交出去,若是对方也担忧,这事要么就推后,或者干脆就不用去做了。

    要知道,刻画这条完整的神霄雷霆禁,总共有一百零八个禁制符文,必须一次性完成,中途不能停顿,这对于施法者而言,是极大的一次挑战。

    陈咏诺初步估计,他至少要花费一个月时间才能完成,而且完成后是那种心力交瘁,元气大伤的状态。

    甄清林一想到陈咏诺才刚刚进阶,心里就直打退堂鼓。可是,若是他为了求稳,推迟几年的话,再加上用在这把剑洗炼的时间,他得等十几年时间,才能初步发挥出这把被他寄予厚望的桃木剑的炼魔之功效。

    这十几年时间,说长也长,说短也短。依仗祖师的推断,每一千三百年的大劫即将来临,近几年已经有零星地区出现诡异之事了。若是大劫提前爆发,他到时候又拿什么手段来争机缘,能保住一条性命就不错了。

    对了,甄清林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掏出一枚印章,只有鸡蛋大小。

    他直接将它立在手心上,展示给陈咏诺看,说道:“我倒是把它忘记了。这枚印章乃是用千年桃木心的下脚料锻造而成,虽然它只是五锻的品质,却也是难得之物。”

    “我将它作为此次你帮我刻画禁法的报酬,你暂且先用它练练手。”

    一般来说,作为练手之物,最好是同根同源同品质之物。因为刻画禁法乃是极其精细的活儿,很可能只是换了一下材质,最后的结果就是天壤之别。

    这一下子,陈咏诺也不好再说拒绝的话了。

    临走之前,甄清林还留下了一瓶辟谷丹,让他可以在刻画禁法的时候,不会被饥饿弄得心情烦躁,以至于功亏于溃。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陈咏诺开始将自己的身心调整到最佳状态,为第一次刻画禁法做足充分的准备。

    半个月后,陈咏诺将该交待的都交待清楚,就直接进入密室中开始为期一个月的闭关。

    他将那枚印章摆放在面前,吞服下一颗辟谷丹,以灵光为墨,以神识为笔,开始在印章上刻画禁法。

    这一条神霄雷霆禁法,他已经参悟了数年时间,它的一笔一画都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中。

    刚开始时,他觉得还挺轻松的,前六天就完成了三分之一。

    从第七天开始,他的进度就慢了下来。像这样高强度的使用神识之力,他已经感觉到越来越吃力了,但是他只能硬撑下去。这一次的三分之一,他花费了十天时间。

    而在最后的阶段,他的身心已经是处于麻木状态,不单单是他神识耗费太多,他的道体也感觉到疲累了。若不是他铸就了二品道体,他觉得自己的身体肯定先支持不住。若是凡人之躯,长久保持一个姿势,很容易造成身体的气血不通。

    不得不说,陈咏诺的性格是极为坚韧的。他认定了想做成的事,他就会努力争取,哪怕他的身心已经处于濒临崩溃的边缘,他依然坚持自己的信念。

    若不是如此,他也无法在最终关头成就上品道体。这一切,全都是有章可循的,一环扣着一环。

    在陈咏诺闭关的第二十九天,他终于完整地将一百零八个禁制符文,分毫不差地刻画在印章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