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修真家族平凡路 > 90、魔踪
    广茵已经是一个十六岁的大姑娘了,她只有二灵窍的资质,而且还是单一土灵光。她资质不佳,越往上修行,修为越难提升。

    她也就小咏鹏、广铭二人两三岁而已,可是广铭已是灵光五重,就连咏鹏也于去年进阶到灵光四重,她与二人的差距越来越大。

    对于她来说,这枚五行果的意义颇为重大。

    “谢谢大伯。”陈广茵手持着玉盒,盒中有一大枣般的灵果,闪耀着黄澄澄的光华。

    “好好修行。”大哥陈咏望嘿嘿一笑。他的资质也是不好。这些年来,他都忙于替家族做生意,又加上孩子五六个了,一大家子的人要照顾,更没有修行的心思了。对于他来说,提升修为之事,可有可无。

    本来,他自己还有一些私心,就是想要把这枚灵果让给自己的儿子广欢,这孩子竟然还有志向想要拼一次虚形期,自己这个当爹的当然就要帮他一把。

    陈咏诺当然也知道广欢的心思,怎么会少了他一份。广欢是土金双属性灵光,他本来就打算将那枚金行灵果留给他的。

    在考虑金行灵果时,陈广铭也在名单里,只不过他是灵光五重,就算把灵果给他,他也不一定能直接到灵光六重,还是给广欢好一些。

    至于最后一枚水行灵果,只能给金水双属性的咏鹏了,可以帮他突破到灵光五重。

    分果完毕,陈咏诺让得到灵果的赶紧去闭关,他们差不多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完全吸收灵果里的灵气。

    那些没分到灵果的人,自然也明白两年后也还会有一次机会。不过,自己努力修行才是正途,莫要自误。

    陈咏诺的身边,跟着一个九岁男童。这便是今年刚点化出水木双属性灵光的陈广洛,他只是二灵窍的资质,不过他悟性不错,学东西很快。

    在年初的时候,陈咏诺将自己原本修习的镜水乙木诀教给他,经过近九个月的努力,他刚刚进入灵光一重。

    陈咏诺看了他一眼,问道:“按理来说,那枚水行灵果可以让你直接到灵光三重,可是为什么最后我却给了咏鹏呢?”

    “五叔是长辈,当然要给他了。”陈广洛直接脱口而出。

    陈咏诺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你说的有道理,但是不全然是这样。如果什么东西都让长辈优先,你的广茵堂姐又有什么理由从你大伯手上拿走土行灵果呢!”

    “之所以给你五叔,是因为你五叔修行快十年了。他已经能完全体会修行不易的道理,把灵果给他,他便能更加珍惜。但是你才刚刚踏入修行之路,若是让你一下子就到灵光三重,你又哪里能体会到呢!”

    陈广洛听了之后,并不完全明白这一番话的意思,似懂非懂。

    陈咏诺也不在意他听懂了多少,自己给他种下这个小种子,以后他自然就明白了。若是在他刚开始修行就给他灵果,其实是害他而不是帮他。

    陈咏诺带着他来到灵药园,手把手教他灵植技艺。

    又过了两个多月,闭关的众人相继出关,就连咏晶也突破至灵光七重出关了。

    如今,云罗山的两套阵法中枢全都在宗祠这边,所以每时每刻都得有一人镇守在这边。

    陈咏诺要教习广洛,又得培育灵果树和灵药,每天还得花费一个时辰的时间到流风拂云阵吞吐灵气,自然没办法在那边长待。于是咏晶出关之后,就轮流带另外三个灵光五重的小辈一起,尽快让他们熟悉起来。

    等到他们可以操作自如以后,陈父就将安排咏晶习练白阳图解,开始铸就道基了。

    这一日,正当陈咏诺吞吐灵气收功,一枚传音符直接飞到他身侧。

    陈咏诺收起一看,原来是甄清林来访了。

    随后,他用令牌打开内外双阵,便见到了等在外面的甄清林。

    与以前相比,甄清林又清瘦了许多,他双手放于身后,耷拉着一张脸,似乎很不习惯云罗山这边怎么突然多出了一个三阶阵法。

    陈咏诺一见到他,便直呼甄前辈,心中却早已乐开了花。以后再也不用担心一转身,甄清林就在身侧出现了。

    “你很不错呀!”甄清林瞥了一眼,似乎意有所指,继续说道:“既然你也已经进阶虚形期了,那前辈之名就不用叫了。”

    “岂敢岂敢。”陈咏诺恭敬地回话,表面态度还是要有的。虽然两人同为虚形期,可是他与甄清林的差距依然极大,哪里敢认为自己已经可以与他平起平坐了呢!

    陈咏诺将他赢回议事厅,他们分主客坐好,甄清林直接拿起旁边的茶盏,咕噜咕噜地喝了一大口。

    “这云罗山总算是有一些气象了。”甄清林再次感叹了一句。

    “甄前辈,怎么会突然想到来找我呢?”陈咏诺有点好奇,随即便想到了之前的禁法一事。

    甄清林干笑了一下,简单交待了一下自己前段时间的行程。

    前一段时间,甄清林跟着师父去了一趟玄山派地界办事。

    玄山派在白阳派的东北方向,玉山派则在白阳派的西南方向,这三派皆是当世有数的八大门派,实力不相伯仲。

    白阳派这一次总共纠集了十数人去往玄山仙城。他们之所以会去玄山派,是因为那边竟被发现有魔宝出世。

    哪里有魔宝,便意味着哪里有魔教分舵,甚至是魔教总舵,魔人将会陆续出现。

    经过玄山派的各种排查,已经发现有两三个修真家族被魔教渗透,甚至他们还鸠占鹊巢,顶替别人的身份。

    这一次的情形甚为不妙,魔人已经隐匿数百年时间。他们再度处世时,部分修行界将风起云涌,民不聊生。魔人本就是一群被魔煞之气侵蚀,无法收束自身恶念的凶残之人。他们身上的魔煞之气,随着他们作恶越多,魔煞之力越强,甚至还能侵蚀修士的护体灵光,各种魔门手段极为诡异。于是,玄山派联合附近的白阳派和鹿鸣派的高人,展开灭魔大战。

    甄清林刚好在白阳山上疗伤,直接被他师父拉了过去。

    经过了三四年的追捕,那些魔人又重新隐入暗处,追捕难度加大了许多。甄清林凭借着这几年的剿魔功绩,换回了一些疗伤灵丹和灵物,回转山门。

    他一回来,就听到陈咏诺进阶虚形期的好消息。他这一次算是见识到了魔人的难缠之处,手中若没有炼魔法器,还真的容易吃亏。

    刚好他这一次,跟鹿鸣派的一个师兄交换了一截千年桃木心,他便有意让陈咏诺帮他在器坯上刻画雷霆禁法,以做炼魔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