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门 > 第174章 尉迟老国公
    御史府,府门前,马车停下,小厮下了马车,将马车上的嵇岳扶了下来。

    “嵇老先生,请。”

    小厮说了一句,旋即转身在前带路。

    长孙府后院,内堂,床榻上,一脸苍白之色的长孙殷德躺在那里,从昨夜开始便始终不曾醒来。

    内堂中,长孙炯守在床榻边,已经一夜没有合眼。

    血浓于水,即便长孙炯对这长子再不满,这个时候,心中亦尽是焦急。

    “大人,嵇老先生来了。”

    内堂外,小厮带着嵇岳快步走来,复命道。

    “嵇老先生。”

    长孙炯立刻起身,急声道,“嵇老先生快给犬子看看,这是怎么了?”

    嵇岳目光移过,看到床榻上长孙殷德苍白的神色,心中一惊,也顾不得说什么,快步走上前,为其诊脉。

    渐渐地,嵇岳的脸色变了,心中震惊难掩。

    中毒的脉象?

    “嵇老先生,有什么不对吗?”

    看到老者变化的神色,长孙炯着急问道。

    “从大公子的脉象来看,是中毒了。”

    嵇岳神色凝重道。

    “嵇老先生可否能看出是什么毒,会不会是先前的蛊毒还没有除干净?”长孙炯继续问道。

    “现在还不清楚。”

    嵇岳谨慎地摇了摇道,“我需要取大公子一点血,回去好好验一验大公子究竟是中了什么毒。”

    “只要能救犬子性命,嵇老先生尽管施为!”长孙炯说道。

    得到允许,嵇岳走到药箱前,打开药箱,拿出一根银针和一个玉瓶,然后走回床榻前,以银针刺破长孙殷德的食指,挤出几滴鲜血。

    做完这些,嵇岳将玉瓶封好,起身道,“长孙大人,城中名医不少,老朽建议,大人可以多找几个大夫一起为大公子诊治,多一个人,多一分希望。”

    长孙炯闻言,神色再度微微一变,道,“嵇老先生的意思是,犬子身上的毒,不好解?”

    “老朽还不能断定,根据脉象来看,大公子现在还不会有生命之忧,但是,毕竟老朽尚且不知大公子所中何毒,能不能解毒也不确定,大人多找几个大夫,或许能更快找到解毒的办法。”嵇岳解释道。

    “多谢嵇老先生的提醒。”

    长孙炯感激道,“等下,本官会召集全城的名医到来,为犬子诊治,不过,本官还是更相信嵇老先生,希望嵇老先生能快些找出解药,救犬子一命。”

    “老朽尽力而为,时间紧迫,老朽便不多留,先告辞了。”

    嵇岳点头应了一句,背起药箱,朝内堂外走去。

    “本官送嵇老先生。”

    长孙炯上前,亲自相送。

    御史府前,长孙炯和嵇岳一同走了出来,长孙炯注视着嵇岳坐上马车离开,方才走回府中。

    “立刻着急全城的名医,为大公子诊病。”

    ……

    洛阳城另一边,国公府前,苏白所乘坐的马车到来,相距国公府十丈外停了下来。

    苏白走下马车,朝前方国公府走去。

    府门前,两名侍卫站在那里,看到来人,神色一凝。

    “在下苏白,求见尉迟将军。”

    苏白看着两名侍卫,客气道。

    府前,两名侍卫听到眼前少年自报身份,心中皆是一震。

    这个少年便是最近名震洛阳的苏先生?

    “苏先生请稍等。”

    一位侍卫回过神,客气一礼,旋即快步走入府中,前去通报。

    不多时,国公府中,一道熟悉的身影迈步走来,看到府前的苏白,惊喜道,“苏先生,我正要去苏府找你,没想到你先来了。”

    “我来,是为了感谢将军,昨夜,多谢将军的相助。”苏白看着走来的尉迟卜,笑道。

    “先生太客气了,府中请。”

    尉迟卜让开一条路,客气道。

    苏白点头,迈步朝国公府走去。

    后方,赶车的小厮拎着礼物跟着两人一同进入了国公府中。

    “将军,国公可在府中?”苏白问道。

    “在,我这就带你去见祖父。”

    说话间,尉迟卜看着苏白,朝着府中东园走去。

    东园中,早已从朝堂退下来多年的老国公如今闲在家中,养养花,种种草,好不快活。

    “祖父,苏先生来了,孙儿带他来向您问好。”

    东园前,两人走来,尉迟卜看着园中的老人,神色恭敬道。

    园内,老人穿着一套破旧的衣服,上面沾满了泥土,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一位曾经位极人臣的国公。

    听到有人进来,老国公起身,看了一眼两人,一点也不客气道,“过来帮忙。”

    尉迟卜、苏白互视一眼,避开脚下的花草,小心地迈步走入了园中。

    “你们两个把这些花肥给我埋入泥土下,当心一点,别伤到我的宝贝花草。”老国公瞪着眼,警告道。

    “是!”

    尉迟卜、苏白两人老实地应了一声,小心翼翼地将花肥一点点埋入泥土之下。

    不算小的园子,种满了奇花异草,即便在这寒冷的冬季,看上去亦是生机勃勃,苏白和尉迟卜两人拿着小铲子,挖开泥土,埋入花肥,做的很是认真小心。

    对于这位老国公,苏白早有耳闻,脾气有名的大,能不惹,则不惹。

    尉迟卜更是如此,对于祖父的脾气早已领教,所以,老老实实干活,不敢偷奸耍滑。

    园中,老国公看着两个小辈认真干活的样子,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才像话。

    一个多时辰后,苏白和尉迟卜两人将整个园子下都埋入了花肥,累的腰都快直不起来。

    “你叫什么来着?”

    老国公从下人手中拿起茶壶喝了一口热茶,随意问道。

    “苏白。”

    苏白恭敬应道。

    “苏白,名字不错。”

    老国公满意道,“听起来就是个干活的料子,有空常来。”

    苏白闻言,面露苦笑,却也只能恭敬应下,道,“多谢国公赞赏。”

    “去吧。”

    老国公挥了挥手,道,“小心点,不要踩到我的花草。”

    “小子告退。”

    苏白躬身行了一礼,立刻转身离开。

    一旁,尉迟卜也赶忙向老人告退,一起离开。

    东园外,两人走出来后,齐齐松了一口气,互视一眼,不禁同时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