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门 > 第175章 老成精
    “老国公的身子,还真是硬朗。”

    东园外,苏白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园子,感慨道。

    老国公今年已越古稀之年,却还是能自己动手种种花草,着实令人感叹。

    “祖父身子,一向不错。”

    尉迟卜笑道,“尤其是祖九六父生气骂人的时候,中气足的很。”

    “早有耳闻。”

    苏白脸上也露出笑容,老国公的脾气,整个洛阳城都知道,老国公脾气上来,管你是奴才下人还是王权贵胄,张嘴就骂,绝不客气。

    他们今天还算幸运,没有挨到老国公的骂。

    “苏先生,我们去前堂坐坐。”尉迟卜建议道。

    “嗯。”

    苏白点头应道。

    说话间,两人离开东园,一同朝前堂走去。

    前堂,下人奉上茶水,两人相对而坐,暂时休息。

    方才给老国公干活,两人都累得不轻,现在总算是能坐下休息一会。

    “尉迟将军。”

    苏白开口,刚要说话,却被尉迟卜打断。

    “苏先生。”

    尉迟卜正色道,“也不怕先生笑话,我尉迟卜虽然是个大老粗,但是,与先生却是一见如故,很是投缘,在下虚长先生两岁,便大胆地称先生一声贤弟,先生若不嫌弃,也不要再称呼我将军,喊名字,或者喊一声大哥都可。”

    苏白闻言,也没有再矫情,开口应道,“承蒙将军看得起苏白,那苏白便斗胆喊将军一声尉迟大哥了。”

    说完,苏白起身,认真地抱拳一礼,道,“尉迟大哥,昨夜之事,承蒙尉迟大哥相助,不然,小弟就要担上窝藏犯人之罪了。”

    “贤弟不必客气。”

    尉迟卜上前,扶过前者,道,“举手之劳而已,贤弟坐下话说即可。”

    苏白点头,重新坐了下来,问道,“尉迟大哥,不知昨天那名刺客,可否抓到了?”

    “没有。”

    尉迟卜摇头道,“那是名小先天境界的强者,即便四位皇室供奉联手都不是他的对手,虽然禁军中也有高手出手相助,却还是能将此人拿下。”

    苏白闻言,轻轻颔首,卯川的实力惊人,能从围困中脱身并不奇怪,此前,他和屠夫等人设下重重险境,依旧还是困不下此人。

    “贤弟,那个妖女留在你府中始终是个隐患,若是可能,尽快将她送走。”尉迟卜认真提醒道。

    “我明白。”

    苏白应了一句,继续道,“昨夜,皇后娘娘没有受到惊吓吧?”

    “没事。”

    尉迟卜回答道,“姑姑身边,有三尺剑保护,无人可伤。”

    “三尺剑?”

    苏白凝眸道,“那位皇室最强供奉。”

    原来,昨晚出现在皇后身边的老人,便是三尺剑。

    “不错。”

    尉迟卜点头道,“传说,三尺剑已是大先天下无敌,实力极为强大,即便祭酒大人都曾亲口出言称赞。”

    说到这里,尉迟卜看向前方少年,好奇道,“贤弟,听说你最近在和太学的席先生习武,不知进展如何?”

    “小有收获。”

    苏白笑道,“多亏了席先生的教导,小弟现在也是一位通了六脉的武道入门者了。”

    “通了六脉?”

    尉迟卜闻言,大吃一惊,端茶的手一哆嗦,差点没把茶杯摔了下来。

    这么快?

    对于这苏先生的背景,朝廷没少下功夫调查,此人刚来洛阳时,分明还只通了仅仅四脉,短短半年的时间中,苏白竟是连破两境?

    这也太快了。

    尉迟卜放下手中茶杯,看着双手上的茶水,苦笑道,“贤弟真是给了为兄一个大大的惊喜。”

    “多亏了席先生的教导。”

    苏白笑着应道,“这半年,小弟我可是没少给席先生添麻烦。”

    “席先生不愧为太学的武学博士,果然非同寻常。”

    尉迟卜感慨道,“若有机会,为兄一定要去太学请教请教。”

    苏白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席韵的性格,比起老国公来说也好不到哪去,不然,也不会有太学三魔头之一的称呼。

    就在苏白在国公府做客时,城东,宅院中,嵇岳回来后,便开始研究长孙殷德的血中,究竟是什么毒。

    然而,折腾了两个时辰,嵇岳几乎把所有能想到的方法都试了,却是依旧找不到答案。

    “甄娘,为师出去一趟。”

    迫不得已,嵇岳只能收起东西,朝外面走去。

    城西,教书先生所在的小院前,嵇岳快步走来。

    小院中,教书先生看到来人,眉头轻皱。

    “李先生。”

    嵇岳进入小院中,恭敬行礼道。

    “嵇老先生怎么来了?”

    教书先生沉声道,“不是告诉过你们,不到万不得已,不得来我这里吗?”

    如今,公子已经回了洛阳,他们必须步步小心,相护之间,能不见面,则不见面。

    “老朽遇到了一些麻烦。”

    嵇岳将装有长孙殷德鲜血的玉瓶拿出,道,“今早,我被御史府叫去为长孙殷德诊病,发现长孙殷德如今身中奇毒,老朽医术不精,实在查不出这究竟是何毒,所以,不得不过来找李先生。”

    说到这里,嵇岳将玉瓶递了过去,道,“这玉瓶中装的是长孙殷德的血,公子手中能人辈出,或许能查到这御史府大公子究竟身中何毒。”

    听过眼前老者的话,教书先生神色微凝,接过玉瓶,心中波澜泛起,竟还有此事。

    他并没有听公子说过,还给长孙殷德下了其他的毒。

    “你先回去吧,此事我会告诉公子,公子若有指示,我会派人通知你。”教书先生收敛心思,平静道。

    “老朽告退。”

    嵇岳再度行了一礼,转身离去。

    嵇岳离开不久,教书先生也离开了小院,不知何踪。

    国公府,苏白出来时,已近正午,尉迟卜亲自送到府前,目视苏白离去。

    府中正堂,老国公不知何时到来,坐在堂中,安静品茶。

    “人走了?”

    尉迟卜走回,老国公开口,平静道。

    “嗯,走了。”

    尉迟卜从惊讶中回过神,应道。

    “这个苏白不简单。”

    已经快要成精的老国公放下手中茶杯,淡淡道,“交往前,多让人查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