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门 > 第155章 破而后立,不破不立
    苏府,正堂,太子陈文恭、苏白坐在堂中交谈,看上去相谈甚欢。

    方才经历过一场大战的苏白,如今放下长剑,戾气尽敛,恢复了国士应有的姿态。

    “城东爆炸案一事,多谢先生的提点,本王方才能化险为夷,不为九六奸人所算计。”陈文恭认真地致谢道。

    “殿下客气。”

    苏白态度恭敬道,“殿下在蒙受不白之冤的情况下还主动仗义疏财安顿爆炸案失去亲人的百姓,这些天在城中已传为佳话,太子殿下的贤名,如今谁人不知。”

    “这些都是本王应该做的。”

    陈文恭脸上不无得意之色,却还是故作姿态道,“毕竟这些百姓都是我陈国的子民,本王身为陈国太子,不忍他们受苦。”

    “殿下仁德,微臣佩服。”苏白恭维道。

    听着眼前少年的恭维,陈文恭心情大好,或许,此前他的确有些误会这位苏先生了,苏先生的才华还是有些的。

    苏白看着太子神情的变化,嘴角微弯,却是很快掩去,变得恭敬。

    太子的度量和心机都相差陈北尧太多了,更不用说与七王想比。

    虎父犬子,说的便是如此。

    “苏先生。”

    认可了眼前的少年后,陈文恭说明来意,微笑道,“太子先马之职,对于先生而言,实在有些埋没先生的才华,本王有意奏请父皇,加封先生少师之位。”

    苏白闻言,眸子微眯,端茶的手亦是一顿。

    太子少师,正三品之职,太子还真是什么承诺都敢许。

    他能由一介草民直接坐上先马之位,已是陈国四百年来从未有过的事情,那也是因为他有国士的封号,加上太子的举荐,一向与太子不和的七王亦表态同意,陈帝这才顺水推舟,破例提拔。

    但是,若是太子再在朝堂上举荐他升任少师之位,结果恐怕就会截然相反了。

    陈国不是陈帝一人的天下,更不是太子一人的天下,即便太子是未来陈国帝王的继承人,亦不能说什么便是什么。

    少师,已是可以登上奉天殿的朝廷重臣,不论太子还是七王阵营,又或者是中立的臣子,窥视少师之位的都不在少数,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看着一个不及弱冠之年的年轻人坐上这个位置。

    不符合礼制和规矩之事,无人反对便没什么,不过,一旦有人提出异议,便是死局。

    纵然陈帝,也不可能公然违背礼制和规矩行事。

    “殿下。”

    苏白放下手中的茶杯,目光看着眼前的太子,提醒道,“微臣才疏学浅,尚且还担不得少师之位,朝廷中,有才之士不在少数,殿下应选一名更适合之人,这样才能服众。”

    陈文恭闻言,先是不解,待看到前者认真的神色后,方才似乎明白了什么。

    “苏先生是怕七王的人反对?”陈文恭问道。

    “是,也不是。”

    苏白平静道,“太子少师,已是正三品的朝廷要位,盯着这个位置的人,可不仅仅只是七王的人,微臣破例坐上先马之位,已是朝廷那些老臣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做出妥协的结果,若是殿下当着众臣的面提出加封之事,恐怕会引起很多人的不愉快。”

    陈文恭面露沉思,轻轻点了点头,道,“还是先生想的周到,此事是本王欠考虑了。”

    “殿下的心意,微臣明白,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苏白微笑道,“微臣不能为一己私利,陷殿下于不义之地。”

    陈文恭听过,站起身来,神色认真地抱拳一礼,正色道,“先生今日这些话,本王记在心里了,以前若有什么怠慢之处,也还请先生不要挂怀。”

    “殿下此言,臣可担当不起。”

    苏白赶忙上前,扶起太子,神色感动道,“微臣能有今日的地位,全靠太子殿下的举荐,殿下的恩德,微臣此生不敢忘怀,又怎会对殿下有任何不敬之心。”

    正堂外,秦怜儿端着热茶走来,上前给两人换上新的热茶,从始至终都低着头,不敢让自己笑出来。

    公子还真是“虚伪”,若说这洛阳城中谁最看上不太子,那公子绝对是排行第一。

    说实话,太子也并非愚笨之人,只是同一辈的一些人太聪明了,比如公子,又比如七王世子,陈北尧。

    秦怜儿换好热茶后,便从正堂离开,没有打扰两人的交谈。

    “先生。”

    堂中,座位上,陈文恭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脸上露出犹豫之色,继续道,“先生应该知道,如今,本王和七王叔之间争斗已至明面化,本王虽是太子,但是,陈国中竟然已有了一些声音,说是这个皇位七王叔比我这个太子更为合适,更麻烦的是,七王叔在朝堂中的势力越来越大,即便军中,也有一些人唯七王之命是从,而且,这些人还不在少数。”

    “从龙之臣。”

    苏白平静道,“朝廷上下,人人都想当从龙之臣,七王气候已成,便能吸引越来越多的人为之效力,而这些人一旦站队,便再没有了回头路,唯有卖命效忠,相比较而言,殿下虽然是名正言顺的储君,但是,手中之人的忠诚多是因为陛下,立场的坚定程度远不如七王,甚至,在这些人当中还有不少人在观战朝廷的局势,一旦七王势大,随时都有投靠的可能。”

    “大逆不道!”

    陈文恭闻言,脸色立刻沉下,变得十分难看,道,“本王才是陈国的储君,想做从龙之臣,难道不该选择本王吗?”

    “就是因为殿下是太子,今后继承大位,太过名正言顺。”

    苏白为之分析道,“效忠殿下,是理所应当,而投靠七王则是大逆不道,风险大,利益同样更大,尤其是那些郁郁不得志,想要放手一搏之人,做出投靠七王的选择,并不奇怪,明眼人都知道,殿下成为陈国的帝王之后,需要顾及的人太多,朝中那些老臣,还有许多在陈国根深蒂固的权贵,保障了这些人的利益,朝廷又还有多少位置去安排那些从龙之臣?”

    说到这里,苏白语气一顿,目光注视着眼前太子,一字一句道,“破而后立,不破不立,这便是殿下和七位之间最大的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