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门 > 第154章 再次拜访
    东方,骄阳升起,晨曦洒落大地,驱散黑夜的寒冷。

    树林前,苏白四人静立,不曾离开片刻。

    熊熊燃烧的大火,将天空都染成了血红色,如此刺眼。

    时间一点点过去,树林中,火势逐渐变小。

    “公子,我进去看看。”

    屠夫开口,正色道。

    “你们三个一起去。”

    苏白平静道,“小心一点。”

    “是!”

    三人领命,一同朝树林走去。

    树林中心,一场大火后,气温炙热难忍,屠夫、酒师、铁匠三人谨慎地走在其中,不敢半分大意。

    三人周围,枯木成碳,火焰不熄,依旧缓慢地闷烧着。

    “奇怪。”

    寻找许久,不见卯川踪迹,屠夫停步,皱眉道,“难道烧成灰了?”

    “说什么疯话呢。”

    酒师扫视着四周,神色尽是戒备道,“先天强者哪那么容易死,而且,就算死了,不可能烧的连骨头渣都不剩吧。”

    “不好。”

    一旁,铁匠神色突然一震,道,“卯川如果没死,公子就危险了。”

    酒师、屠夫闻言,脸色也同时一变,互视一眼,立刻朝树林外赶去。

    与此同时,树林之外,一抹暗红身影冲出,速度之快,令人震惊。

    “你果然没死。”

    照目之间,苏白神色一冷,不退反进,一剑迎面。

    卯川腾空,身子侧过,避开长剑的同时,红伞化为长矛,袭向前者。

    “铿!”

    长剑回转,铿然一声挡下红伞,兵器交接,战局顿时双分。

    苏白左手,受到巨大力量的冲击,虎口崩裂,鲜血顺着剑身点点落下,染红泥土。

    同样,对面,卯川亦好不到哪去,手中的红伞,如今已只剩下伞骨,零星挂着的几片伞面也已烧成了焦黑色。

    两败俱伤的一幕,大战至今,谁都没有讨得便宜。

    “咳咳!”

    突然,卯川脸上一阵潮红,旋即一口鲜血呕出,剧烈咳嗽起来。

    一瞬之机,前方,苏白立刻身动,长剑快如奔雷,再开战局。

    杀机近身,卯川强忍伤势,红伞运使如剑,挡下一重又一重攻势。

    “呲啦!”

    衣帛崩裂声再次响起,卯川左肩鲜血飞溅,正面交锋,首次受创。

    同时,怦然一声,苏白胸膛亦承受了一掌,血气一阵剧烈翻涌。

    强悍的先天强者,纵然重创在身,实力亦强悍至极。

    十步外,苏白抬手,擦掉嘴角鲜血,目光看着前方暗红衣衫的年轻人,神色越发凝重。

    后天与先天,差距竟是如此巨大。

    毫无疑问,卯川已受了很重的伤,一身功体十不存三,然而,即使如此,他依旧能感受到此人身上强大的压迫力。

    对面,卯川心中同样波澜难抑,从昨夜至今,他与这个少年已交手数次,却是始终都没能占得上风。

    陈国,何时出了这么一位惊才绝艳的少年。

    “公子!”

    就在这时,树林中,三道身影继续掠出,将卯川围住。

    “巫族的朋友,还打吗?”

    苏白开口,神色平静道,“阁下身上的伤势不轻,若不及时治疗,恐怕会留下不可逆转的暗伤。”

    卯川闻言,眸子眯起,一身真气暗涌,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

    后方,酒师、屠夫、铁匠全神戒备,不敢放松。

    焚毁的树林前,双方陷入僵持,谁都没有没有轻易出手。

    “仡离让我转告你,她想回去的时候自会回去。”

    苏白正色道,“而且,如今十二个时辰已过去大半,即便阁下现在追上去已也来不及。”

    卯川皱眉,目光看向西方,许久,脚下一踏,纵身掠出。

    苏白转身,看着西边渐渐消失的身影,神色平静如水。

    “公子,不阻拦吗?”酒师上前,凝声道。

    “不必。”

    苏白淡淡道,“我已交代李儒,让他照顾好仡离,他知道该怎么做。”

    说完,苏白收剑,迈步朝东边走去。

    “走吧,回城。”

    与此同时,西方,马车奔腾,赶了一夜的路,不曾片刻停下。

    马车内,仡离蜷缩身子,神色痛苦异常,几乎昏倒过去。

    洛阳城,正午之后,苏白四人先后乔装打回城,接着便分道扬镳。

    苏府,苏白拖着疲累的身子回来,却是不曾想,府中已有贵客等候多时。

    “公子,你可回来了。”

    前院,一直焦急等候的秦怜儿看到乔装赶回的苏白,立刻上前,道,“太子殿下已在府中等候多时了。”

    “太子?”

    苏白闻言,眸子一凝,迈步朝后院走去。

    正堂,热茶上了一次又一次,客座上,陈文恭的脸色已有些不愉快。

    等待了一个时辰,却是依旧没有见到苏府的主人,陈文恭终于失去了耐心,放下手中的茶杯,起身道,“既然苏先生在忙,那本王改日再来。”

    说完,陈文恭没有再多留,迈步朝堂外走去。

    “太子殿下。”

    这时,前堂外,苏白换好衣服走来,笑容满面道,“殿下久等了,方才府中有些急事要处理,实在是脱不开身。”

    看到来人,陈文恭强行压下心中的不愉,脸上露出笑容,道,“苏先生见外了,本王贸然前来叨扰,还要请先生多包涵。”

    “太子殿下客气。”

    苏白神色恭敬道,“太子能来苏府做客,是微臣的荣幸,何来叨扰之说。”

    正堂外,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客套寒暄,看上去相谈甚欢。

    西院,老许懒洋洋地躺在竹椅上,甚是悠闲。

    “许伯,我给你做了卤水鸡。”

    小鲤鱼端着卤水鸡走来,心情似乎十分不错,说道。

    躺椅上,老许睁开眼睛,看着走来的丫头,笑道,“公子回来了?不担心了?”

    “公子在和太子殿下谈事。”

    小鲤鱼嘻嘻一笑,蹲在躺椅前,撕下一个鸡腿递到了老许嘴边,道,“许伯,吃鸡腿。”

    “你这小丫头,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求我?”老许接过鸡腿咬了一口,调笑道。

    “许伯。”

    小鲤鱼伸手抱住老人的手臂,撒娇道,“你能不能教我习武呀?”

    “习武?”

    老许面露诧异,道,“习武做什么?”

    “我看到公子受伤了。”

    小鲤鱼神色微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