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门 > 第153章 困敌
    夜渐深,荒野上,恶战将起。

    熊熊燃烧的大火,照亮夜空,如此耀眼。

    前方,两方对峙,卯川一人站在那里,气势却是丝毫不逊色对面四人。

    先天强者,终于受伤在身,亦有着强大的实力和底气,不会畏惧任何人九六。

    片刻的沉寂,大火前,五人身影同时动了。

    刀光、剑影,快如闪电,重逾泰山,照目刹那,同时斩下。

    轰!

    破碎的红伞迎上,挡下沉重的屠刀,强悍的力量,竟是直接将屠夫震退数步。

    同时,卯川身影侧过,避开剑光,反手一掌,强势回招。

    危机时刻,苏白身体后倾,一掌拍在地上,身子滑过,长剑挥斩,攻势再起。

    “呲啦!”

    衣帛撕裂声响起,长剑划破夜空,带起一道耀眼的剑光。

    卯川左胸前,衣衫崩裂,险之又险,避开了杀招。

    然而,不及喘息,铁匠杀至,铁锤破空,砸落而下。

    砰!

    卯川抬手,直接以血肉之躯挡下铁锤,旋即用力一甩,将前者甩飞出去。

    后方,酒师伸手挡下飞出的铁匠,沉声道,“没事吧。”

    “还死不了。”

    铁匠强忍下体内震荡的血气,凝声道,“没想到这巫族的年轻人这么难对付。”

    轰!

    话声还未落,战局中,红伞、屠刀、长剑再度碰撞,火星四溅,如此刺眼。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近在咫尺,卯川看着眼前的屠夫和少年,沉声道,“圣女是不是在你们手中?”

    “打赢我们,便告诉你答案。”

    苏白应了一句,快剑如电,无情索命。

    同时,屠夫、酒师、铁匠招行千钧,力困强敌。

    四对一,后天战先天,大战越趋白热。

    受创在身的卯川,功体受制三分,这一刻,竟是难破四人联手,战局陷入僵持。

    与此同时,西边,马车奔腾,教书先生带着仡离西去,不曾停下片刻。

    马车中,仡离半蜷着身子,小脸苍白,豆粒大的汗水不断淌下。

    金蚕结茧,蛊毒蔓延,失去金蚕的保护,纵然巫族圣女也难以承受。

    溢散的真气,凌乱而又虚弱,车厢外,教书先生感受到这股真气,神色不禁凝下。

    公子费劲心思为其布计,这丫头可千万要挺过去。

    “呃!”

    车厢中,痛苦至极的闷哼响起,回荡夜空之中,如此刺耳。

    巫族

    蜿蜒连绵的十万大山中,一双清澈的目光北望,似乎在注视着什么。

    金蚕结茧之痛,堪比万蛊噬心,阿离,渡不过此劫,你便无法成为真正的巫族圣女。

    或许,这次磨难,对你来说并非坏事。

    许久,巫后收回目光,迈步走上了巫族的祭坛。

    祭坛上,火焰跳动,照亮黑夜,亦照亮祭坛上的身影。

    高贵而又清冷的身影,一袭长裙,气质清冷绝尘,高高在上,不容亵渎。

    南疆巫后,巫族百年以来第一人,镇守南疆,百年无人敢犯。

    “巫后,青灯古佛派人送来了书信。”

    这时,巫族中,一封来自青灯寺的书信送至,交到了巫后手中。

    “青灯古佛?”

    巫后接过书信,看过之后,眸子眯起,原来,纵然是佛,也并非六根清净。

    伐陈,岂是如此容易。

    她能清晰的感受到,陈国皇城,那强大的气息,令人忌惮。

    却是不知,此前叶扁舟那个武痴前往洛阳并未与那位太学祭酒交手。

    想要破陈,不打败洛阳那位天下第一人,便是痴妄。

    不过,世间六位大先天,实力差距都在毫厘之间,没有十足的把握,谁都不会搏命。

    夜,渐深。

    洛阳西北,刀剑纵横,僵持的战局随着时间的推移,再度出现倾斜。

    先天强者,真气源源不绝,几乎无穷无尽。

    相反,苏白四人,修为未及先天,久战之下,真气不继,渐趋疲惫。

    “退!”

    苏白开口,下令道。

    屠夫、铁匠、酒师领命,且战且退,不再恋战。

    黑夜,被鲜血染红,战局北移,转眼已至十余里外。

    东方,一抹鱼肚白泛起,十里外,一片树林中,四人身影穿行而过,身上或多或少都受了伤。

    后方,一抹暗红身影迅速掠过,追逐四人而至。

    寒冬的树林,干燥而又寒冷,落叶满地,萧瑟、寂静。

    树林尽头,四人身影掠过,最前方,苏白回首,纵身入空,一剑斩断两棵树木间的绳索。

    顿时,树林中,一根根圆木飞出,撞向后方追来的卯川。

    “雕虫小技!”

    卯川冷哼,纵身而起,拳脚之间,将一根根而来的圆木全都震为碎片。

    然而,就在这时,十余根崩碎的圆木后,数以百计的箭矢飞至,夜色掩饰下,机关连弩,万箭齐发。

    卯川凝神,手中红伞撑开,急速旋转,挡下如雨点一般飞来的箭矢。

    片刻的拖延,四人掠出树林,苏白回首,立刻下令道。

    “烧林!”

    “是!”

    酒师、屠夫、铁匠互视一眼,酒师拿起酒葫,灌了一口烈酒,喷了出去。

    屠夫、铁匠手中屠刀和铁锤碰撞,火星四溅,轰然引燃烈酒。

    刹那间,烈火蔓延,竟是以极为惊人的速度向周围扩散而去。

    “这是?”

    树林之中,继续追赶的卯川脚步突然一滑,定睛一看,待看到地上漆黑的液体后,神色一沉。

    火油!

    思绪未落,四周,大火如惊涛骇浪一般蔓延而至,热浪扑面,炙热之极。

    卯川脸色变化,立刻改变方向,朝着树林外掠去。

    然而,熊熊燃烧的大火,转眼之间已由起点疯狂朝着四周蔓延,形成火笼,封锁所有出路。

    树林外,苏白静立,注视着被大火困住的身影,神色淡漠而又冷静。

    后方,酒师、屠夫、铁匠看着前方的少年,心中波澜难掩。

    他们的公子,真的已成长为一位可怕的强者。

    武道、心机、胆色,全都无可挑剔。

    要怎样的磨砺,才能让一名还未满十七岁的少年成长的如此可怕。

    东方,黎明的第一缕晨曦洒落,一夜苦战,终至尾声。

    精心设局,连环布计,熊熊燃烧的大火中,纵使先天强者,亦插翅难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