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门 > 第135章 白衣小沙弥
    “不借。”

    后院,大灰狼和小绵羊的故事在进行着,面对苏白的威胁,仡离很没有底气地拒绝着。

    俗话说,吃人嘴软,那人手短。

    人在屋檐下,连腰杆都站不直。

    仡离如今就属如此,在苏白这混吃混喝这么多天,早已没有当初的锐气。

    “看一看而已,我又不要。”

    苏白继续迈步上前,样子看上去,不给就要抢。

    仡离一步一步往后退,眼看就要没路可退。

    “你再过来,我可要喊人了。”

    情急之下,仡离开口威胁道。

    “你喊吧,这是我的府邸,没有我允许,你看谁敢进这后院。”苏白得意地笑道。

    “小鲤鱼!”

    仡离当真大声喊道,“小哥哥抢我的东西!”

    西院,小鲤鱼将卤水鸡送来,并没有听到后院的求救声。

    后院和西院,虽然不算远,却还有些距离,仡离那点声音,被房屋挡一挡,便什么也听不到。

    老许倒是听到了,不过,一个是自家公子,一个人别家圣女,要帮谁,一目了然。

    所以,老许就装作什么也没听到。

    后院,苏白已经将仡离堵在了房间前,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意思。

    “就只是看看?”

    不得已,仡离心中一翻斗争后,稍稍妥协了一步,问道。

    “只是看看。”

    苏白很正经的应道。

    仡离看着眼前小哥哥认真的样子,这才不情不愿地将手腕上的摄魂铃拿了下来。

    苏白接过阿离手中的摄魂铃,看了看,又摇了摇。

    “叮铃铃。”

    摄魂铃中,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十分动听,苏白脑袋却是一阵昏沉,差点栽倒在地。

    “别瞎摇啊!”

    仡离捂住耳朵,慌张道。

    苏白赶忙停下,昏沉的脑袋这才渐渐清醒过来。

    “这玩意这么厉害!”

    苏白看着手中的一串银铃,心有余悸道。

    “那当然了,这可是我们巫族的圣物。”仡离说道。

    “好好收起来,别让外人看到了。”

    苏白将摄魂铃还给了眼前丫头,提醒道,“小心一点,这东西要是落到坏人的手中,后患无穷。”

    仡离接过摄魂铃,重新带到手腕上,心中松了一口气,应道,“我们巫族的圣物很少有人认识,只要摄魂铃在我手中,即便小先天强者我也不怕。”

    “巫族的圣物,怎么会随便带在你身上?”苏白疑惑道。

    “嘿嘿。”

    仡离闻言,不好意思地一笑,没有回答。

    苏白何等聪明,一下就看出来眼前丫头心虚的表情,震惊道,“你偷出来的?”

    “嘘!”

    仡离赶忙伸手捂住前者的嘴,小声道,“我一个姑娘家家,出门在外,总要拿点东西护身,是吧?”

    “你就不怕回去时,巫后拍死你。”

    苏白挣脱眼前丫头的手,说道,南疆巫后可是这世间的六位大先天之一,拍死这丫头,就跟玩似的。

    “不会吧,师父很疼我的。”

    仡离明显有些心虚道。

    “你厉害。”

    对眼前的丫头,苏白是真的服了,连巫族的圣物都敢偷,这胆量也没谁了。

    “阿离。”

    “嗯?”

    “回巫族后,别说你认识我。”

    “……”

    河津,龙门之地,一场大灾后,将近半年时间,百姓的生活依旧清贫。

    朝廷赈灾,最多也只是将受灾的百姓能有一口饭吃,不至于饿死,却无法让百姓的生活回到受灾之前。

    平城,一位白衣小沙弥走在城中街道上,看着众生百相,心生不忍。

    “阿弥陀佛!”

    一念口诵佛号,对于眼前景象,内心颇多感慨。

    就连这世间最强大的陈国,百姓都生活的如此水深火热,众生之苦,何时才能结束。

    “大师,给孩子一口吃的吧!”

    街道上,一位衣着褴褛的妇人伸手抓住了一念的衣角,哀求道。

    妇人身边,一位看上去只有六七岁的小男孩坐在地上,饿的已经快要昏了过去。

    “阿弥陀佛。”

    一念蹲下身子,将方才化来的馒头放在了小男孩手中,轻声道,“吃吧。”

    小男孩看到手中的馒头,立刻塞入了口中,急红了眼般吃了起来。

    “多谢大师,多谢大师!”妇人急忙磕头道。

    一念心中再次一叹,起身继续朝前方走去。

    “大师,给口吃的吧!”

    街道上,随处可见的乞者都凑了上来,哀求道。

    一念走在难民之间,神色越发沉重。

    “他手中的佛珠是金子的!”

    这时,乞者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十数位乞者的目光全都看向一念手中的佛珠。

    金色佛珠,在阳光下散发着金光灿灿的光华,如此耀眼。

    “抢过来就能买米了。”

    一个乞者失去了理智,接着,两个,三个……十数位乞者这一刻,发疯了一般冲了上来,强夺佛珠。

    “阿弥陀佛!”

    一念站在街上,看着冲来的十数位乞者,眸中闪过一抹悲哀之色。

    人性之恶,竟是来的如此轻易。

    一位乞者伸手触及佛珠的刹那,一念周身,一股强大的气息爆发,直接把围上来所有人全都震飞出去。

    砰砰数声,一位位乞者摔倒在地,头破血流,哀嚎不已。

    后方,妇人和还在吃馒头的孩童看到这一幕,神色变得震惊异常。

    将生了恶念的乞者全都震飞后,一念没有再停留,继续朝前走去。

    金色的佛珠,金灿灿的,这一刻,却染上了一抹罪者的鲜血。

    菩提一念度众生,然而,众生皆苦,众生皆恶,要如何去度?

    一念不知,寻不到答案,唯有继续前行。

    与此同时,陈国东疆,战争爆发,离恨天作乱,陈国边防的将士奋起抵抗,守护一方的安宁。

    洛阳城东边,陈北尧率三万大军赶向了东疆,奉命镇压离恨天之乱。

    一身银甲,白色披风的陈北尧,看上去英武不凡,虎父无犬子,七王是世间罕见的枭雄,七王之子陈北尧同样不输于任何人。

    洛阳城,地势最高的奉天殿前,陈帝看着东行的大军,神色冰冷异常。

    离恨天在这个时候作乱,当真是给他找麻烦。

    陈北尧此次带兵平乱,一旦成功,七王一派在军中的影响力将会更加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