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门 > 第136章 突如其来的爆炸声
    洛阳城,年关的脚步越来越近,太学放了假,司经局也没有什么要事,苏白便成为了府中最清闲的人。

    “小哥哥,我们出去玩吧。”

    同样很清闲的仡离开始鼓动苏白,说道。

    “不去,太冷。”

    西堂中,苏白坐在火盆前,一边烤火,一边说道。

    “走吧。”

    仡离凑上前,抓起前者手臂,使劲拽道。

    “轻点。”

    苏白被拽的差点扑到在火盆里,赶忙站起来,说道。

    外面,秦怜儿拎着木炭进来,看到出去的两人,不禁奇怪道,“阿离,公子,你们要去哪里?”

    “出去玩。”

    仡离应了一句,拽着苏白朝院外走去。

    城中街道上,年关的气氛越来越浓郁,因为燕采薇和赫连云的离开,朝廷也撤去了城中的禁军。

    所以,苏白和仡离倒也不用乔装打扮。

    像仡离这样年龄的少女,在洛阳城中实在太多了,若不是苏白早已知晓其身份,恐怕也不会想到这样一位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小丫头竟是巫族圣女。

    “我们还去那个莳花苑吧!”

    想到了莳花苑好吃的酒菜,仡离很认真的建议道。

    “……”

    苏白很是无语,哪有大白天逛青楼的。

    “要不我们去买年货?”

    仡离继续建议道,“我们可以买很多很多好吃的,过年的时候一起吃。”

    “小鲤鱼和你怜儿姐姐都买好了,用不着我们。”苏白回答道。

    “糖葫芦!”

    说话间,仡离看到了前方的小摊位,立刻抛下苏白,跑上前去。

    “要一串,不,两串糖葫芦!”

    仡离从自己的小荷包中拿出两枚铜板递了过去,说道。

    “好嘞,给,姑娘,你们的两串糖葫芦。”

    摊位后,卖糖葫芦的老人拿下两串糖葫芦,递给了眼前少女。

    仡离接过糖葫芦,一手一个,美滋滋地吃了起来。

    “少吃点,坏牙。”

    苏白走上前,笑着提醒道。

    “哼!”

    仡离扭过头,不理前者。

    “苏先生?”

    这时,前方,一道熟悉的身影迎面走来,诧异道。

    “尉迟将军!”

    苏白看到来人,差点没把心脏吓出来,这么不巧!

    麻烦了。

    一旁,仡离也听到尉迟卜的声音,转过身来。

    两人的目光对视,尉迟卜神色一震,立刻认出了眼前少女的模样。

    是那个妖女!

    “苏先生小心!”

    尉迟卜回过神,立刻冲上前,将苏白拦在身后,目光看着前方少女,沉声道,“妖女,你在这里做什么?”

    仡离一手拿着一个糖葫芦,一边吃一边回答道,“买糖葫芦啊。”

    “苏先生,你往后一点,这个妖女很危险。”尉迟卜神色凝重地提醒道。

    “嘿嘿。”

    仡离咬了一口糖葫芦,朝两人嘿嘿一笑。

    尉迟卜见状,神色越发紧张,准备随时动手。

    “尉迟将军。”

    后方,苏白伸手按在了前者肩膀上,微笑道,“她叫仡离,是我的朋友。”

    “朋友?”

    尉迟卜震惊道。

    “嗯。”

    苏白点头道,“新认识的朋友,太学的席先生也认识她。”

    尉迟卜闻言,一时间难以回过神来。

    这个妖女还认识席先生?

    “嘿嘿!”

    仡离吃着糖葫芦,朝眼前将军灿烂一笑。

    看到眼前少女的笑容,尉迟卜没有觉得可爱,只感到头皮发麻。

    那天晚上,他可见识过这个妖女的可怕,他一个人,不是此女的对手。

    “阿离,不要闹。”

    苏白轻斥了一句,道,“尉迟将军,我知道阿离那晚给你们惹了不少麻烦,你大人有大量,就别和这个丫头计较了。”

    说完,苏白伸手将仡离拽了过来,正色道,“阿离,还不给尉迟将军道歉。”

    “对不起。”

    仡离很是无所谓地赔礼道。

    尉迟卜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目光不自觉地看向身边的少年。

    苏白凑到尉迟卜耳边,小声道,“尉迟将军,这丫头是南疆来的,很不好惹,能不招惹,还是不招惹的好。”

    听到苏白语气中的无奈和忌惮,尉迟卜似乎明白了什么,点了点道,“我听苏先生的。”

    “哈哈,都是误会,阿离,尉迟将军不会和你计较的。”

    说话间,苏白拉了拉尉迟卜的衣角,以示提醒。

    尉迟卜反应过来,脸上立刻露出笑容,道,“离姑娘客气,既然离姑娘是苏先生的朋友,那过去的事情,便过去了。”

    “时间还早,不如我做东,请尉迟将军喝一杯。”苏白说道。

    “恭敬不如从命。”尉迟卜客气道。

    城中,最大的酒楼,醉仙居,苏白和尉迟卜走来,后方,仡离像个小尾巴一般跟着。

    “苏先生有把柄在这个妖女手中?”尉迟卜低声问道。

    “她给我下了蛊。”

    苏白同样很小声的回答道。

    “蛊?”

    尉迟卜神色一震,道,“那苏先生你没事吧?”

    “不惹她,就没事。”苏白应道。

    尉迟卜同情地看了一眼身边少年,不可知道该说什么好。

    南疆巫族的蛊,他听说过,施蛊者能控制中蛊者的生死,很是可怕。

    三人走入醉仙居,苏白点了最好的饭菜,又点了一壶好酒,请尉迟卜共饮。

    一旁,仡离没有理会两人,狼吞虎咽地吃自己的,就好像是好几天没有吃过饭一般。

    “尉迟将军,我敬你一杯。”苏白举杯,开口道。

    “苏先生客气。”

    尉迟卜同样举杯,回应道。

    两人酒杯碰撞,旋即,各自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轰!”

    就在这时,醉仙居东边,一道巨大的爆炸声响起,如此惊人,响彻十里。

    出事了!

    苏白、尉迟卜听到这道爆炸声,神色同时一震,目光看向东方。

    “苏先生失陪。”

    尉迟卜起身,立刻朝着醉仙居外赶去。

    “阿离,我们也去看看”

    苏白也站起身来,开口道。

    阿离没有理会,依旧狼吞虎咽,吃自己的,对于爆炸声不闻不问。

    “别吃了。”

    苏白伸手抓过身边丫头,朝外面走去。

    街道上,犹豫城东的爆炸声,行人脸上皆有着慌张之色,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城东,火光升腾,染红了洛阳的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