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门 > 第101章 巧遇
    夕阳西行,傍晚之时,洛阳城中,行人往来,神色匆忙。

    苏白坐在马车中,闭目养神。

    这时,前方,一架马车迎面驶来,不算宽广的街道上,两架马车正面相遇。

    “吁!”

    两架马车上,赶车的小厮齐齐勒马。

    “怎么了?”

    苏白睁开眼睛,掀开车帘,问道。

    同一时间,对面的马车上,一位白衣年轻人亦掀开了车帘,询问端由。

    两人目光相对,神色都是一怔。

    “苏先生!”

    齐文清走下马车,客气行礼道。

    “原来是文清,这是要回府吗?”

    苏白回过神,笑道。

    “嗯。”

    齐文清点头,道,“父亲召我回去,说是有事相商。”

    “齐大人让你回府,肯定是有要事相商,我让下人将马车移开,你快些过去吧。”苏白客套道。

    “还是先生先走。”

    齐文清示意下人将马车赶到街边,让开一条道。

    “那便多谢了。”

    苏白笑了笑,也没有再推脱,让小厮赶车过去。

    两人马车交错而过,苏白放下车帘,脸上笑容渐渐消失。

    同样,齐文清上了马车,脸上恭敬之色尽失,坐车马车离去。

    街道上,马车隆隆,不多时,各自消失在街道尽头。

    夕阳西落,天色越来越暗,苏白坐着马车朝府邸赶去,经过相邻的街道时,想了想,掀开车帘,道,“停下。”

    马车前,赶车的小厮闻言,立刻勒马停下。

    “你赶车先回去,我有些事情,一会自己走回去。”

    苏白走下马车,开口说道。

    “是,公子。”

    小厮应下,没有多问,赶着马车先行离去。

    苏白独自走在后面,随着夜色渐黑,街上行人已经不多。

    月府,与苏府相邻的府邸,府门朝向不同的街道,所以,两座府邸虽然相邻,实际上却是相距甚远。

    苏白上前,敲响了月府的府门。

    不多时,一位容颜俏丽的少女打开府门,待看到府前的身影后,立刻恭敬行礼。

    “公子!”

    “月婵在府中吗?”苏白开口问道。

    “在。”

    少女恭敬应道。

    苏白颔首,迈步走入月府中。

    月府内,奴仆很少,诺达的府邸,只有几位少女在打理。

    月府东园,苏白走来,园中,一位风华绝代的女子坐在石桌前整理卷宗,倾国倾城的容貌,已不是言语所能形容。

    毫无疑问,月婵的容颜和气质,在苏白见过的所有女子中都是绝对数一数二的,纵然同为花魁的秦怜儿,在气质上也稍逊一筹。

    石桌前,月仙子感受到园中有人走来,下意识抬起头。

    “公子!”

    月仙子先是一怔,旋即回过神,立刻起身行礼。

    “在忙什么?”

    苏白脸上露出笑容,迈步上前,道。

    “整理下卷宗。”月仙子轻声应道。

    苏白走上前,伸手拿起一卷帛书,看着上面写着的一个个名字,没有多问,又放了下来。

    “公子,这上面的名字,是我们四成的探子,还有六成,名单分别在屠夫、酒师、还有铁匠手中。”月仙子解释道。

    “青莲呢?”

    苏白没有接话,转移话题,问道。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他选择了月婵,便不会多问什么。

    月仙子也明白公子的意思,心中感动的同时,也不再多解释,微笑道,“青莲闭关了,自从公子上次说过在她迈入小先天后会给她一份大礼,青莲这些日子便没日没夜的练武,人都要魔怔了。”

    苏白轻笑,道,“看来,我要赶紧准备礼物了。”

    “公子,第一天做官,还习惯吗?”月仙子问道。

    “习惯。”

    苏白笑道,“你家公子这么聪明,应付几个小鱼小虾还不是手到擒来。”

    “公子说的是,公子可是这天下间最聪明的人。”月仙子笑着附和道。

    “对了,有两个人,你需要帮我注意一下。”

    苏白提醒道,“一个是大司农齐镜的嫡子,齐文清,另一个是太学宫的大师兄,柳逸晨。”

    月仙子闻言,美丽的容颜上闪过异色,道,“公子怀疑他们有问题?”

    “嗯。”

    苏白点头,道,“齐文清和他父亲不一样,这个人心气很高,不是任人摆布之人,从他身上,或许能查到七王阵营的一些蛛丝马迹,至于柳逸晨,此人心机深沉,喜怒不言于色,非是寻常之人,你派人去查查他的底细。”

    “公子说的,月婵记下了。”

    月仙子颔首应道,“我会尽快安排探子去查。”

    “小心行事。”

    苏白提醒道,“尤其是那个柳逸晨,武道修为不俗,警惕性强于常人,稍微不注意便有可能打草惊蛇。”

    “公子放心。”

    月仙子正色道,“我会当心的。”

    “月婵,辛苦你了。”苏白轻声道。

    月仙子脸上露出一抹微笑,道,“公子,这句话你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月婵听的耳朵都生茧了。”

    苏白哑然失笑,道,“不说了,好了,我走了,再不回去,小鲤鱼又该着急了。”

    “公子慢走。”

    月仙子笑道,“月婵就不送了。”

    苏白摆摆手,转身朝着院外走去。

    月仙子静静注视着苏白离开,待其身影消失,方才收回目光。

    说起来小鲤鱼还真是幸运,能一直跟在公子身边。

    齐文清、柳逸晨,她此前倒是没有注意过这两个人,公子亲自来此,说明这两个人肯定有问题,她必须要尽快去查。

    齐府倒还好说,有她提前安排好的暗桩,但是,太学宫那里,就要麻烦一些。

    虽然安插探子进太学宫不是太难的事,不过,要靠近公子所说的那位柳逸晨,恐怕不易。

    齐府,夕阳西落时,马车停下,齐文清走下马车,快步朝府中走去。

    府中正堂,齐镜坐在那里,一边品茶,一边耐心等待。

    “父亲。”

    正堂外,齐文清的身影出现,走入正堂,恭敬行礼道,“不知父亲着急唤文清回来,所为何事?”

    “为你的亲事。”

    齐镜放下手中的茶杯,目光看向眼前的嫡子,道,“为父想要去萧王府替你提亲,你意下如何?”

    齐文清闻言,眉头轻皱,“萧王府?父亲为何会有此决定?”

    “萧王之女,身份尊贵,你若娶得萧王之女,对你未来的仕途,将会有极大的裨益。”齐镜说道。

    “是父亲的意思,还是七王的意思?”齐文清神色凝下,正色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