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门 > 第102章 流踪蛊
    “既是七王的意思,也是为父的意思。”

    齐镜起身,目光注视着眼前让他引以为傲的长子,微笑道,“文清,为父听说,萧王之女凡珊舞似乎也对你有意,如此,为父替你去上门提亲,成就你们这段姻缘。”

    “父亲,我不喜欢萧王的女儿。”

    齐文清认真道,“我也不同意这门婚事。”

    齐镜闻言,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神色变得冷漠道,“此事,为父已经决定,不必再多言。”

    “父亲,你支持七王,一直为七王和太子的争斗冲锋陷阵,你认为值得吗,七王再势大,也只是臣子,难道你忘了当年柱国府是怎样一夜覆灭的吗,势大压主,树倒弥孙散,十一年前的教训,至今还历历在目,父亲,你难道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看不明白吗!”齐文清沉声道。

    “放肆!”

    齐镜大怒,伸手一巴掌扇在了齐文清脸上,怒声道,“逆子,你就是这么和父亲说话的吗?”

    脸上火辣辣的痛感传来,齐文清却是如若不觉,俯身行礼道,“父亲,孩儿还有课业没有完成,先行告退。”

    说完,齐文清起身,转身离去。

    “逆子!”

    后方,齐镜被气的脸色通红,扶着身边的桌椅坐下,不断喘着粗气,“来人!”

    “老爷!”府中管家上前,恭敬行礼道。

    “看好那逆子,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他出府!”齐镜怒声道。

    管家闻言,神色一变,却还是点头应下,“是,老爷!”

    正堂外,堂中的争吵,惊动不少下人,一位小厮听到正堂内的争吵声,默默记下,没有声张。

    苏府,苏白回来,府中的灯火已经亮起,小鲤鱼站在院中翘首等待,俏生生的样子,令人心疼。

    后院,秦怜儿热好饭菜,也在等待苏白回来。

    “公子回来了。”

    前院,小厮快步走入院中,喊道。

    小鲤鱼闻言,大眼一亮,小跑上前。

    苏白入府,第一眼便看到小鲤鱼那俏生生的模样。

    “公子。”小鲤鱼轻声唤道。

    看到眼前的丫头,苏白一天的疲累顿时消散,脸上露出笑容,道,“公子我饿了,还有吃的吗?”

    “有。”

    小鲤鱼使劲点头道,“怜儿姐姐准备了饭菜,就等公子回来。”

    苏白笑了笑,道,“走吧。”

    两人一前一后走向后院,后院内,秦怜儿看到两人,眉眼露出笑意。

    “公子。”

    秦怜儿上前,轻声道,“先回屋更衣吧。”

    苏白颔首,先回自己的房间更衣。

    “小鲤鱼,你去服侍公子更衣,我将饭菜端来。”

    秦怜儿看着公子的小鲤鱼,神色柔和道。

    “嗯。”

    小鲤鱼乖巧地应了一声,快步跟了上去。

    不远处的房间中,正在一桌饭菜前狼吞虎咽的仡离听到外面的声音,立刻推门走出屋子。

    “小哥哥回来了?”

    仡离看着院中的秦怜儿,询问道。

    “嗯,回来了。”

    秦怜儿应了一句,端着准备好的饭菜走向公子的房间。

    仡离看到前者端着的饭菜,立刻小跑跟了上去。

    后院的正房中,小鲤鱼刚服侍苏白换下官服,穿上便衣。

    秦怜儿端着饭菜走来,后面还跟着一个跟屁虫。

    “小哥哥,你的官府好难看哟。”

    仡离看着一旁衣架上的先马官服,一脸嫌弃道。

    苏白轻笑,也没有在意,迈步走到桌前坐下,看着身边的两个丫头道,“等到现在都饿坏了吧,快点坐下一起吃吧。”

    小鲤鱼坐下,自幼习惯了和公子同吃同住,倒也没有太顾及什么尊卑礼数。

    秦怜儿犹豫了一下,也坐了下来。

    仡离看着桌上的饭菜直流口水,也不等招呼,自己便坐了下来。

    “离姑娘也没有吃饭?”苏白笑道。

    “嘿嘿。”

    仡离不好意思地一笑,道,“没吃饱。”

    秦怜儿闻言,掩嘴笑了笑,她给阿离可是准备了一桌的饭菜。

    苏白看到秦怜儿的神情,便知晓了怎么回事,笑道,“既然没吃饭,便一起吃吧。”

    苏白拿起筷子,先给眼前的三个丫头一人夹了一些热菜,没有厚此薄彼。

    仡离看到苏白动了筷子,也不再不好意思,拿起碗筷,开始大吃起来。

    饿了半天的苏白,吃像也好看不到哪去,转眼间,一碗饭已经下去大半。

    相比仡离和苏白的狼吞虎咽,秦怜儿和小鲤鱼的吃像就好斯文不少,小口吃着饭菜,看起来赏心悦目。

    一顿还算温馨的晚饭,桌上的饭菜被吃的干干净净,若不是盘子不能吃,恐怕盘子都会被苏白和仡离这两个饿死鬼吃进肚子里。

    吃饱喝足后,苏白和仡离像大爷一般坐在桌前一动不动,秦怜儿和小鲤鱼则勤快地开始收拾桌子。

    待两人端着碗筷离开屋子后,苏白看着眼前南疆来的丫头,问道,“离姑娘,有没有什么蛊,可以随时随刻知晓一个人的行踪?”

    “有呀。”

    仡离右手一翻,一只银色的小飞虫从衣袖中爬了出来,旋即展翅飞起。

    苏白看着眼前飞起的银色小虫,立刻来了兴趣,问道,“这蛊虫多吗?”

    “当然不多。”

    仡离应道,“这是流踪蛊,即便我这位南疆最聪明的天才,也只养成了三只。”

    “阿离。”

    苏白一脸讨好的笑容,称呼都变的亲近了许多,道,“我们能不能商量一件小事?”

    看到眼前人脸上的笑容,仡离顿时心生戒备,道,“什么事?”

    “你这流踪蛊借我两只,我可以给你很多很多银子,有了银子,离姑娘便能买很多很多好吃的东西。”苏白像极了大尾巴狼,哄骗眼前不谙世事的小丫头。

    “不要。”

    仡离闻言,立刻出声拒绝。

    “阿离,如今城中的禁军在到处寻找你的行踪,我收留你在府中,也算帮了你的忙,作为回报,阿离你是不是也该有所表示?”苏白脸上带着微笑道。

    仡离脸色变了变,刚要爆发,又想到西院的两人。

    “一只。”

    仡离伸出一只手指,咬牙切齿道。

    “成交!”

    苏白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