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门 > 第95章 初学者
    “苏白,你到底在卖什么关子?”

    苏府,明珠郡主看着眼前少年,神色不解道。

    “郡主,昨夜太学附近发生的事情,你不知道吗?”苏白问道。

    “什么事?”

    明珠郡主疑惑道。

    “昨夜太学附近,一个小姑娘把巡逻的禁军给打了。”苏白平静道。

    明珠郡主闻言,神色一怔。

    “你,你是说,昨夜打禁军的是,是阿离?”明珠郡主回过神,结结巴巴道。

    苏白点头,面露无奈道,“现在知道我为什么着急把你们带回来了吗?那个姑奶奶是个惹祸精,要是被禁军发现她的行踪,估计又要打起来。”

    “阿离这么厉害?”明珠郡主咋舌道。

    “郡主,这件事你可要保密,不能和任何人说,离姑娘可是南疆来的,最会下蛊,要是让她知道是郡主泄露了她的行踪,那姑奶奶一怒之下给郡主吃个穿肠蛊,黑心蛊什么的,后果可不堪设想。”苏白一半劝说,一半吓唬道。

    “不说,不说。”

    明珠郡主赶忙摇头道,“我一定会保密。”

    苏白嘴角微弯,还好,稳住了明珠郡主,仡离的事情暂时应该能隐瞒住了。

    说起来也着实让他头疼,如今他的府中,全是不能见光的人,随便一个人的身份暴露,都会给他招惹来无尽的麻烦。

    “苏白,我要回家了。”

    心中有事,明珠郡主没有心情再继续呆下去,开口告别道。

    苏白回过神,想了想,道,“城中不安全,我送郡主回去。”

    明珠郡主也没有拒绝,向小鲤鱼告别后,便离开了苏府。

    苏白亲自相送,确保明珠郡主的安全。

    “苏白,你是时候认识阿离的?”

    街道上,明珠郡主一边前行,一边问道。

    “昨夜刚认识的。”

    苏白如实道,“她把禁军打了,然后跑到了太学,我刚好在那里,就被她下蛊要挟,不得已带她回了府中。”

    “下蛊?”

    明珠郡主震惊道,“你中蛊了?”

    “是啊。”

    苏白无奈道,“不然,我为什么要把那个姑奶奶带回府中,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这下惨了,我可听说,南疆的蛊毒唯有施蛊者才能解,苏白,你真倒霉。”明珠郡主心有不忍地说道。

    “唉。”

    苏白叹了一口气,道,“郡主,此事今后再说吧,如今,只要不惹得那个姑奶奶不高兴,我就烧高香了,郡主一定要替我保密离姑娘的事,不然,我的小命就不保了。”

    “嗯,我一定不说。”

    明珠郡主很仗义地使劲点头道。

    看着身边丫头认真的样子,苏白倒是有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他这么忽悠明珠这丫头,是不是不太好,其实,他身上的蛊早就解了。

    两人后方,一位蓝衣的中年男子走在人群中,默默地跟着,始终保持一定的距离,暗中保护明珠郡主的安危。

    不多时,七王府前,两人走来,苏白停下脚步,笑道,“好了,郡主,王府到了,你快些进去吧,我也要回去了。”

    明珠郡主颔首,迈步走入了王府中。

    苏白注视着明珠郡主进入王府,旋即转身离去。

    王府,青园中,郡主回府后,蓝衣的中年男子同样回来复命。

    “王妃!”

    “没发生什么事吧?”

    园中,看了一天账本的王妃抬头,开口问道。

    “没有。”易子归恭敬应道。

    王妃点头,想了想,问道,“你觉得那位苏先生如何?”

    “能文善武,胆识过人,是个不多得的人才。”易子归应道。

    王妃美丽的容颜上露出笑意,道,“子归,你可是不轻易夸奖别人。”

    “苏先生不足弱冠之年,便受封国士,文采定然不用说,而且,此前苏先生在太学的较武台上力挫众多太学生的锋芒,武道之上,也算小有成就。”

    易子归平静道,“不过,这位苏先生最让人欣赏的是他的胆识和承担,郡主遇刺之时,换做他人,即便没有被吓傻,也只顾得逃命了,唯有苏先生,不仅替郡主挡了一剑,还能冷静地将郡主送回了府中,事后,不邀功,不倨傲,这份心智,少有人可及。”

    “你能看出来,王爷定然也能,还有奉天殿的那位。”

    王妃叹了一声,道,“其实,从季老先生把苏白推到众人眼前后,这位苏先生的锋芒便已掩藏不住了。”

    苏府,夜色降临,后院中,苏白拎着一根枯木枝,开始练剑。

    不论习武之人,还是寻常人,大都习惯用右手,苏白也不例外。

    但是,苏白如今却开始练起了左手剑。

    不仅是为了掩人耳目,亦是为了有朝一日,可给仇人意想不到的一击。

    一剑又一剑的挥斩,枯燥而又无味,苏白从基础练起,重新习剑。

    不远处,小鲤鱼乖巧地坐在那里,看着自家公子练剑。

    仡离端着一盘点心走来,坐在了小鲤鱼身旁,一边吃一边说道,“小鲤鱼,小哥哥的剑法好差哟。”

    小鲤鱼脸上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容,道,“公子刚开始学剑呀。”

    “小哥哥,需不需要我帮你呀?”仡离将一块点心放入嘴中喊道。

    苏白停下,看向一旁的丫头,问道,“怎么帮?”

    仡离拿出腰间的玉笛,转了转,说道,“我也会一点点剑法,可以和小哥哥比划比划。”

    苏白想了想,也没有拒绝,点头道,“好,那就请离姑娘指教了。”

    仡离将手中的点心盘放下,蹦了起来,手持玉笛走上前去。

    苏白神色微微凝下,注视着眼前南疆少女身上每一个细微动作。

    仡离嘴角弯起,脚下一踏,身子顿时冲了出去。

    迅速而又诡异的身法,不及转眼,仡离身影已至苏白身前。

    玉笛如剑刺出,凌厉异常,带起刺耳的破空声。

    苏白眸子眯起,看着玉笛的剑路,身子偏过,避开攻势。

    同时,苏白手中,枯木枝刺出,点向少女的心口。

    这时,仡离身子突然一折,凌空翻过,玉笛横劈,翠光耀目。

    凌厉的攻势,苏白身子后倾,手中枯木枝上挑,后发制人。

    咫尺间,眼花缭乱的攻防,两人身手皆是不凡,根本不像初学者和略懂一二的外行。

    “咔!”

    三招攻防,玉笛、枯木枝正面交锋,但闻一声略显沉闷的崩裂声,苏白手中枯木枝断裂,剑落半招。

    “小哥哥,你输了。”

    仡离拿玉笛指着眼前人,得意洋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