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门 > 第96章 右手
    “离姑娘,好身手,在下甘拜下风。”

    苏白看了看手中断掉的枯木枝,面露微笑,朝着眼前丫头躬身行礼道。

    “继续努力。”

    仡离很是受用地伸手拍了拍前者肩膀,道。

    苏白直起身,颔首道,“多谢离姑娘教诲。”

    仡离扬着小脑袋走回小鲤鱼身边,端起石桌上的点心,继续美滋滋地吃了起来。

    “对了,差点忘了,小哥哥,你的剑断了。”

    仡离将手中的玉笛甩了出去,嘴中含着点心,口齿不清道,“玉笛借你,记得还我。”

    “多谢。”

    苏白接过玉笛,以笛为剑,继续练习。

    仡离坐在石凳上,看着眼前小哥哥练剑,开始还看的津津有味,不过,随着夜色渐深,困意渐渐上涌。

    “哈!”

    月上枝头时,仡离掩嘴打了一个哈欠,旋即起身朝屋中走去。

    “我困了,小哥哥,我要去睡了。”

    仡离回屋,苏白看到石桌前已开始犯困的小鲤鱼,眉头轻皱,收起玉笛,迈步上前,道,“回房去睡。”

    听到公子的声音,小鲤鱼立刻清醒,刚要说话,便看到前者不容拒绝的脸色。

    “嗯。”

    不得已,小鲤鱼点头应下,叮嘱道,“公子也早些休息。”

    苏白看了一眼月色,颔首道,“现在就休息。”

    看到公子准备回屋,小鲤鱼这才放下心来,迈步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不多时,后院内,仡离、小鲤鱼房间中的烛火相继熄灭,唯一亮着烛光的房间内,苏白从桌案夹层内的一个红木长盒中取出一柄剑,剑未出鞘,寒意已起。

    大天青雀剑,陈国传世名剑,四百年前,由陈国开国帝王赠予柱国府,剑长三尺三,青金所铸,锋锐无比。

    只是,随着柱国府的覆灭,大天青雀剑的下落便无人可知。

    可以说,大天青雀剑便是柱国府的象征,剑在,人在,剑失,人亡。

    十一年来,苏白一直将大天青雀剑带在身边,他相信,有朝一日,青雀锋芒定会再现世间。

    注视许久,苏白右手握住剑柄,缓缓拔出青雀剑锋。

    刹那,一股冷冽的寒意蔓延,房间中,烛火受到这股寒意的影响,剧烈跳动起来。

    “铿!”

    剑锋出鞘,苏白右手握剑,一身气质顿时变化。

    锐利的剑意,人如青雀,凌厉逼人。

    苏白善剑,却极少在外人面前展现,除了老许,凡是见过苏白用剑之人,都已没有机会再开口说话。

    包括小鲤鱼在内,都不知道苏白是一个剑道高手。

    席韵看到苏白手上的茧,曾有所怀疑,终究无法查证,只能怀疑而已。

    房间中,气氛变得安静异常,突然,苏白手中大天青雀剑挥过,三步外,跳动火焰中,烛芯断开,白烛却是丝毫未伤。

    十年苦练,苏白之剑,已然精确无比,三步距离,绝无失误。

    一剑之后,烛火一分为二,上面的火焰宛如风中浮萍,无声熄灭,下面的火焰却再度燃起,变得更加明亮。

    苏白看着落地的火焰余劲,默默收剑,重新将大天青雀剑放入了红木长盒中。

    相邻的府邸,园中,一袭白色衣裙的月仙子静立,目光看着天际的明月,不言一语,气质出尘,宛如仙子谪凡,令人不敢亵渎。

    后方,青莲迈步走来,看着园中女子,开口道,“还不睡?”

    “睡不着。”月仙子轻声道。

    “自从公子来了洛阳,你就变得心事重重,是在担心公子吗?”青莲上前,问道。

    “公子的对手,都太强大了。”

    月仙子轻叹,道,“参与当年柱国府一案之人,如今全都位极人臣,加上奉天殿那位,公子未来的路,将会极为难走。”

    “我们要相信公子。”

    青莲看着前方的府邸,神色坚定道,“柱国府每一代嫡系血脉皆是名震天下的人杰,公子也不例外,我相信,终有一日,公子为柱国府逝去的冤魂平冤昭雪。”

    月仙子轻轻点头,道,“听说公子在学剑?”

    “嗯。”

    青莲颔首,道,“我虽然没有见过公子用剑,但是,公子的剑法,定然非比寻常,如今重新学剑,学的还是左手剑,不知为了什么?”

    “为了掩饰他的右手。”

    月仙子凝声道,“有朝一日,公子若是用了右手,或许,便是公子的身份公布天下之时。”

    “月婵。”

    青莲目光移过,看着身边女子,问道,“你后悔过吗?”

    以月婵的才情和容貌,只要她点头,洛阳城中无数皇权贵胄会打破头地冲上前,无需如此小心翼翼地隐藏在黑暗中,一步走错,性命难保。

    “从来没有。”

    月仙子平静道,“没有公子,便没有今日的月婵,纵然今后的路是刀山火海,月婵亦不会后退半步。”

    青莲闻言,脸上露出一抹微笑,道,“让公子听到这些话,定然感动极了。”

    月仙子笑了笑,道,“青莲,别以为我不知道,自从上次公子说,等你迈入小先天后会送你一份大礼,这些日子,你一直不分昼夜的练功,连我想要见你都不容易。”

    “月婵。”

    青莲脸上笑容消失,认真道,“公子说过,女人太聪明,不好。”

    “我若不聪明,又怎能帮公子走过这阴诡地狱呢。”

    月仙子轻声叹道,“青莲,这些日子是最关键的时期,公子迈入朝堂在即,一定不能出任何意外,我们都要倍加小心,不让公子有后顾之忧。”

    “放心。”

    青莲点头道,“酒徒他们那里,我已前去提醒,在风声过去前,他们不会再有任何动作。”

    “还有一事。”

    月仙子凝声道,“当日劫狱之时,除了公子他们外,还有两方势力,据我猜测,其中一方应该是七王,但是,另一股势力,我还无法确认,你让手下的探子都注意一些,看看身边是否有什么可疑之人,记住,小心行事,切莫打草惊蛇。”

    “我明白。”

    青莲应下,看了一眼天际的月色,道,“月婵,夜深了,早些去休息吧。”

    “嗯。”

    月仙子颔首,收敛心思,迈步朝自己的房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