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门 > 第63章 心中之鬼
    苏府,刘允传旨后,没有停留太久,乘坐马车回宫复命。

    苏白亲自送刘允出府,目视马车远去,方才转身回府。

    然而,苏白刚进入府中,连茶都没有来得及喝上一口,七王府的管家便带着王府的谢礼和请帖到来。

    苏白听到通报,立刻上前迎接。

    “江叔怎么亲自来了。”

    苏白将王府官家迎入前堂,态度客气道。

    “苏先生对郡主有救命之恩,王爷特派老奴送来谢礼和请帖,三日后,王府设家宴,届时王爷和王妃都会出席,也希望先生能够前来。”江城递过请帖,微笑道。

    苏白接过请帖,看过上面的日子后,点头应下,道,“多谢王爷的好意,还请江叔代为回话,苏白定会准时前去。”

    “那老奴便替王爷谢过苏先生了。”江城躬身行礼,谢道。

    “江叔太客气了。”

    苏白上前,扶起前者,笑道,“应该说谢的我才对,王府家宴,非是什么人都能去,王爷的邀请,对苏白而言可是莫大的殊荣。”

    “苏先生过谦,对了,郡主让老奴给先生传一句话,说是让先生来时带上小鲤鱼姑娘,她这两天出不了门,有些想念小鲤鱼姑娘。”

    说话间,江城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两位姑娘,脸上有着好奇,哪一位才是郡主念念不忘的小鲤鱼呢?

    “郡主的话,我记下了。”

    宁辰笑道,“也请江叔替我向王爷和郡主问好。”

    “先生放心,老奴会将话带到。”

    江城收回目光,客气应道。

    两人寒暄了不久,江城带着王府的人离去,堂前,苏白招呼府中下人将王府送来的谢礼搬去后院,旋即朝着不远处正在忙里忙外的丫头走去。

    “小鲤鱼。”

    苏白招了招手,唤道。

    听到自家公子的呼唤,小鲤鱼放下手中的事情,快步上前,不解道,“公子,什么事?”

    “三日后,王府家宴,七王和郡主邀我们前去,你今天和怜儿一起买点漂亮衣服和胭脂水粉,到时候好好打扮打扮。”苏白笑着交代道。

    “公子,我已经有了很多新衣服和胭脂水粉了。”小鲤鱼回答道。

    “那就去买点首饰。”

    苏白看向从后院走来的秦怜儿,道,“怜儿,今天你带小鲤鱼出门买点金银首饰,不用给公子我省银子,看上什么买什么。”

    “是,公子。”

    秦怜儿点头应下,她也觉得小鲤鱼该买点首饰了,小鲤鱼生的俊俏可人,就是太不注意装扮自己,否则,定然也是一个令人神魂颠倒的美人。

    小鲤鱼扭不过自家公子,不得不放下手中的事情,被秦怜儿拉着出府。

    小鲤鱼和秦怜儿离开,苏白自己在府中溜达,作为有伤在身的病人,不宜出门招摇。

    西院,老许躺在太师椅上,懒洋洋地晒太阳。

    苏白走来,看到院中的老家伙,没好气道,“老许,你真是比我这个病人还清闲啊。”

    太师椅上,老许睁开眼睛,咧嘴笑道,“季川那个大块头今日有课来不了,老奴便偷懒清闲一日。”

    苏白走到老许身旁的石凳前坐下,道,“老许,那个大块头多久能给我教出来。”

    “不好说。”

    老许想了想,道,“若有合适的功法,三五年便能小成,毕竟季川在太学这些年,底子打的倒还算不错,不过,若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功法,即便老奴我亲自来教,也至少需要十年以上,才能将他教出来。”

    “季川需要的功法,我会尽快拿到,刚才七王派人来送王府家宴的请帖,这是一次机会,此事若有七王出面,想必很快便能解决。”苏白说道。

    “七王吗?”

    老许点头,道,“以七王如今的地位,拿到一步功法确实不难,只是,公子和七王最好还是不要牵扯太深,若是因此引起奉天殿那位的戒备,得不偿失。”

    “我明白。”

    苏白颔首道,“如今,整座洛阳城的人都知道我救了明珠郡主一命,即便和七王有些交集,也不会有人想太多,不过,我会尽量保持和七王的距离。”

    “公子心中有数便好。”

    老许轻声道,“奉天殿那位生性多疑,公子初入洛阳不久,倒是不会这么快便被怀疑,但,依旧还是要注意一些,毕竟,七王对奉天殿那位威胁太大了。”

    “养虎为患,他是自作自受。”

    苏白眸中闪过冷意,道,“当初祖父一心为国,不曾有过半分反意,他却依旧不放心,扶植七王起势对抗柱国府,如今,七王势大,反心昭然若揭,不知那位心中可曾有过悔意!”

    “功高盖主,历朝历代都是大忌,更何况当今奉天殿那位比任何一位帝王更加多疑。”

    说话间,老许脸上露出感慨之色,道,“公子,奉天殿那位虽然多疑,却不愚蠢,当年,老柱国战功赫赫,如日中天,他既然敢动柱国府,就说明已经筹谋很久,此事看起来是一场简单的诬陷,其实后面不知道牵扯了多少势力,公子今后肯定会对上他们,切记,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有些敌人,表面上是看不出来的。”

    “我会小心。”

    宁辰点头道,“一个月后,长孙炯大寿,月婵受邀前去献琴一曲,届时,我也想一同前去看看。”

    “长孙炯?”

    听到这三个字,老许脸上杀机一闪而逝,道,“公子要当心此人,当初柱国府血案后,这位御史大夫对于柱国府余部打压的最为猛烈,一年时间,几乎清洗了所有和柱国府有关的官员,公子在他面前,千万不要露出任何破绽,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长孙炯越是迫切地要打压柱国府余部,越说明他心中有鬼,担心有朝一日柱国府的势力会东山再起。”

    苏白冷声道,“既然如此,我便看看他心中的鬼,经过这么多年,有没有变得更加疯狂。”

    “公子要做什么?”老许神色一凝,沉声道。

    “打草惊蛇。”

    苏白眸子冷意闪过,道,“十一年了,柱国府的鬼也该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