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门 > 第62章 黄金百两
    寿心殿内,刘允一头冷汗地起身,弓着腰,不敢再多言。

    一旁,陈帝坐在床榻上,看着桌上摆放的一堆奏折,冷声道,“传令下去,后宫中,谁若再敢妄论朝政,一律杖毙。”

    “老奴领旨。”刘允恭敬应道。

    “七王的折子上说,明珠郡主遇刺时,多亏苏白舍命相救,明珠那丫头才侥幸逃过一劫,苏白此前献赈灾之策有功,如今又救了明珠郡主,你说,朕要将怎样奖赏他?”陈帝询问道。

    “不论陛下赏赐什么,对苏先生来说都是莫大的恩典,老奴就不置喙了。”刘允脸上露出笑容,道。

    对于眼前老奴才狡猾的回答,陈帝也已习惯,他信任刘允也是因为这条老狗从来不争,不参与任何朝政之事。

    “这个苏白并非朝廷官员,无法升官,只能赏些财物了。”

    陈帝想了想,道,“就赏黄金百两吧,你明天带人送去苏府。”

    刘允闻言,眸中异色闪过,再度恭敬领旨。

    陛下对这位苏先生,还真是皇恩浩荡,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已经连续奖赏了两次。

    至于赏赐的多少,并不重要,在这皇城,皇恩才是最为难得的东西。

    皇宫外,天色渐暗,苏府后院,小鲤鱼为自家公子熬好药,小心端到房间中。

    苏白看到眼前俏生生的小丫头,心情却美好不起来。

    因为又要喝药了。

    “我已经好了,不用喝药了。”苏白反抗道。

    “不行的,大夫抓的药还没有喝完。”

    小鲤鱼很认真地拒绝道,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小丫头才敢这么胆大,不给苏白任何反抗的机会。

    房间外,秦怜儿走过,美丽的容颜上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小鲤鱼虽然平时看起来很胆小,不过,一旦执拗起来,连公子都只能乖乖听话。

    这或许就是一物降一物吧,公子那么厉害的人,遇到认真起来的小鲤鱼,也完全没了脾气。

    房间中,苏白拗不过眼前丫头,只能老老实实接过汤药,强忍恶心一口喝干净。

    小鲤鱼见状,认真的小脸露出笑容,接过空碗,递过去一颗蜜饯。

    苏白接过蜜饯塞入嘴中,顿时感觉好受了许多。

    “公子早点休息。”

    看到自家公子喝完药,小鲤鱼重新变得乖巧起来,轻声叮嘱了一句,端着药碗走出了房间。

    外面,天色越来越黑,转眼间,东方,寒月升起,整个洛阳城都渐渐安静下来。

    夜深人静之时,苏府上空,一抹倩影掠过,身法飘逸,转眼之间已至苏府后院。

    房间中,正准备休息的苏白身子突然一震,眸子看向房间外。

    这一刻,房门怦然打开,一位蒙面女子掠入,纤手如电,扣向前者咽喉。

    苏白神色微沉,脚下退半步,同时身子侧过,避开前者攻势。

    不及转眼,蒙面女子招式再变,纤手劈落,毫无留情之意。

    苏白回身,双手交错,钳住女子手臂,借势后退,卸去其劲力,同时脚下定住,一个靠山震贴了上去。

    蒙面女子眉头轻皱,脚下一踏,身子腾起,左掌聚力,从空中拍落。

    下方,苏白钳住女子右臂的双手顺势向后拽过,旋即双手下压,制住女子的同时右腿膝盖顶女子的咽喉要害。

    小范围内的交手,招招逼命,凌厉而又狠辣。

    蒙面女子左手收招,在前者完全发力前挡下其杀招,同时,被制住的右臂借力抽出,退出三步外。

    女子首退,苏白踏步掠身上前,极快的速度,丝毫不像是一位刚打通五脉的后天武者所能拥有。

    “公子!”

    这时,蒙面女子突然开口,放下所有反抗,没有再还手。

    苏白神色一凝,立刻收手,目光看着前方女子,开口道,“青莲,是你?”

    青莲伸手拿掉脸上的面纱,笑道,“公子恕罪,奴婢只想试探一下公子的身手,没想到,公子又给了奴婢一个惊喜。”

    若非亲自交手,她绝对不会相信公子的身手竟会如此惊人,纵然是她,即便全力出手,短时间内也很难压制住公子。

    苏白淡淡一笑,没有在意,道,“你来此何事?”

    谈及正事,青莲收敛脸上笑容,正色道,“今日公子走后,长孙殷德派人送来请帖,邀请月婵在长孙炯的五十寿宴上献琴一曲,奴婢此来便是为了告知公子此事。”

    “长孙炯的寿宴?”

    苏白闻言,眸子微微眯起,他差点忘了,长孙炯那个老匹夫的寿辰快要到了。

    “公子,长孙炯的寿宴是一个机会,我们要不要趁机动手?”青莲凝声道。

    这些年,当年柱国府一案,种种迹象都表明长孙炯便是幕后的黑手之一,只是长孙炯生性小心谨慎,她们很难找到出手的机会。

    “莫要冲动。”

    苏白神色凝重道,“此事我另有安排,你先回去,届时要怎么做,我会派人通知你和月婵。”

    青莲听过,点了点头,恭敬道,“奴婢明白,先行告辞。”

    夜下,青莲离去,从始至终没有惊动任何人。

    房间中,苏白静静沉思,忘了时间。

    一夜很快过去,天亮时,苏府外,马车隆隆,于府门前停了下来。

    马车中,刘允在一个小太监的搀扶下走下马车,走向前方苏府。

    苏府后院,早早起来的小鲤鱼从前院快步走来,敲响房门,急声道,“公子,宫中来人了!”

    苏白打开房门,神色没有太多变化,微笑道,“别急,我这就去。”

    说完,苏白没有再耽搁,迈步朝着院外走去。

    苏府前堂,秦怜儿为宫中到来的贵客奉上茶水,安静地站在一旁。

    苏白走来,待看到堂中的刘允后,脸上露出最和善的笑容,寒暄道,“原来是刘公公,不知刘公公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公公见谅。”

    “苏先生太客气了。”

    刘允起身,微笑道,“先生,准备接旨吧。”

    苏白点头,跪地行礼。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苏白相救明珠郡主有功,特赐黄金百两,钦此!”刘允宣纸道。

    “草民苏白,谢陛下圣恩!”

    苏白叩谢接旨,起身后,直接将两枚金叶子放入前者手中,微笑道,“公公辛苦。”

    刘允看着手中的两枚金叶子,不留痕迹收起,笑道,“再次恭喜苏先生了,先生年纪轻轻便深受皇恩,纵然洛阳城诸多王侯的世子都没有这样的殊荣,看来再过不久,老奴便能在奉天殿看到苏先生了。”

    “奉天殿。”

    苏白轻声呢喃了一句,眸子深处流光闪过,他也在等这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