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门 > 第35章 风云渐起
    陈国西南,河津之地,赤水大灾已过月余,灾民遍地,加上官府赈灾不力,情况愈演愈烈。

    平城前,奉旨而来的大司农齐镜巡查过建城、禹城等几座城池后,脸色越发阴沉。

    河津的灾情,比想象中还要严重。

    贪腐、暴乱,哄抬物价,甚至卖儿卖女,能想到的肮脏事,这里都齐全了。

    这时,平城内,一位衣着朝服、肥头大耳的中年男子快步走出,神色尽是惶恐,跪地行礼道:“河津太守徐洪,见过钦差大人!”

    齐镜看着眼前中年男子,神色冷下,道,“徐洪,你就是这么赈灾的吗?”

    “下官无能,还请钦差大人恕罪。”徐太守匍匐在地,身子不断颤抖,道。

    “来人,先将他压入大牢,等本官将这里的情况奏禀陛下后,再行处置!”齐镜冷声道。

    “是!”

    后方,两位侍卫上前,压过徐洪离去。

    “钦差大人饶命,大人饶命!”

    徐太守的求饶声越来越远,齐镜身后,一众官员心中惶恐异常,生怕钦差大人的怒火降到他们的身上。

    齐镜回首扫过身后的一众官员,冷哼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他不可能将所有的官员全都送入大牢,处置徐洪,只是为了杀鸡儆猴。

    “如今城中的米价,多少银子一斗?”齐镜看向身边的官员,开口问道。

    “一百八十文。”一位瘦削的官员开口,回答道。

    齐镜冷笑,这样的米价,难怪百姓要反。

    “去附近各城张榜,平城、建城、禹城,米价每斗一百八十文,鼓励外地商户运粮前来。”齐镜冷声道。

    “钦差大人,我们不该全力打压米价吗,为何还要助纣为虐,这样一来,百姓何时才能买得起米。”先前开口的官员神色一惊,急忙说道。

    “照办便是。”

    齐镜平静道,如今的情况,就算官府出面打压粮价,也很难生效,还会得罪那些富商,引发民怨,长远来看,得不偿失。

    季归先生那封奏章上的一句话说的很对,唯利可图是商人的本性,既然河津之地的米价这么高,那便张榜告知天下,引诱各方的商人,将米粮全都运来这里。

    与此同时,洛阳城,太子府,陈文恭看着桌案上的“赈灾之法”,眸中不断闪过流光。

    “太子殿下,这赈灾之法您看了已不下十遍,有何不对吗?”客座上,庆云轩看着前方太子,不解道。

    “没有什么不对。”

    陈文恭将桌上的赈灾之法收起,平静道,“这赈灾之法可谓巧妙异常,里面提出的办法前所未见,仔细推敲起来却是十分有道理。”

    “季先生是国学博士,知识渊博,通晓古今,季先生能提出这样的赈灾之法并不奇怪。”庆云轩开口道。

    “不。”

    陈文恭起身,迈步走到殿前,淡淡道,“这赈灾之法,非是季先生提出。”

    庆云轩闻言,神色一震,难以置信道,“这赈灾之法不是季先生在上朝时,当着满朝文武交给陛下的吗?”

    “此法的确是季先生交到朝廷的,不过,却不是季先生想出的。”

    陈文恭目光看着太学宫方向,神色凝重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此法的出处竟是太学的那位国学助教苏先生。”

    庆云轩面露惊色,道,“怎么可能,那苏白才多大年龄,怎么能提出这样的赈灾之法。”

    “此事是祭酒大人亲口告诉父皇的,不会有错。”

    陈文恭平静道,“据说,这赈灾之法是苏白亲自登门拜访献于季先生的,而季先生是爱才之人,便将苏白举荐给了祭酒大人。”

    “原来如此。”

    庆云轩神色凝下,难怪一向刚清高的季先生会屈尊举荐一位无亲无故的布衣少年,而高高在上的祭酒大人竟是真的同意了让这苏白担任太学的国学助教,原来,一切的关键,都在这一道赈灾之法。

    “现在你明白我为何让你赠送那位苏先生府邸了吗?这样的人才,不可能埋没太久,我本想趁着此事还无人知晓,送给这位苏先生一点人情,毕竟今日的雪中送炭,总要好过日后的锦上添花,可惜。”说到这里,陈文恭轻声一叹,可惜,被七皇叔家那个丫头搅合了。

    “是云轩办事不利,太子殿下恕罪。”庆云轩面露愧色,道。

    “此事不怪你。”

    陈文恭眸子中流光闪过,道,“找机会再拉拢吧,另外,派人好好查一查这位苏先生的底细。”

    “是!”庆云轩恭敬领命道。

    同一时间,七王府,书房中,一身蟒袍的七王站在桌案前,目光看着上面的赈灾之法拓本,眸中淡有异色。

    “来人,去把郡主请来。”七王开口,平静道。

    “是!”

    书房外,侍卫领命,快步离去。

    没过多久,书房前,一身绮罗长裙的明珠郡主迈步走来,身姿玲珑,容颜娇媚动人,虽还未满十六岁,已然生的倾国倾城。

    “父王。”

    明珠郡主走入书房,看着前方男子,嫣然一笑,问道,“您找女儿何事?”

    “明珠,你过来。”

    七王抬头,看着眼前小女儿,面露温和之色,道。

    明珠郡主上前,问道,“怎么了?”

    “给,看一看。”

    七王拿起桌上的拓本,递给眼前丫头,轻声道。

    明珠郡主伸手接过,疑惑地扫了一眼拓本上的内容,不解道,“河津洪灾的赈灾之法?”

    “嗯。”

    七王看到小女儿脸上的神情后,点了点头,看来,这丫头什么都不知道。

    也罢,这些事情,明珠还是不掺和为好。

    “明珠,最近见你往太学跑的勤快了,是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吗?”七王不留痕迹转移话题,面露微笑道。

    “嘻嘻。”

    明珠郡主也没有怀疑什么,嘻嘻一笑,道,“学宫最近来了一个很厉害的国学先生,今天武学课上,三下五除二将太学的那些家伙全收拾了。”

    “哦?”

    七王闻言,脸上露出好奇之色,笑道,“这么厉害,有机会父王倒是要见见这位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