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龙门 > 第34章 陈国太子
    太学东边,较武台上,苏白相继打败季川、齐文清等人,四战全胜。

    较武台周围,数百太学生全都哑口无言,被打的没了脾气。

    一位国学的诸教,年龄最多和他们相似,竟是屡战屡胜,打败了所有上台挑战之人。

    “承让了。”

    苏白扫了一眼较武场四周的太学生,趾高气扬地走了下去。

    一场生动的武学课,苏白在数百太学生面前大出风头,直到武学课结束,脸上的笑容都没有褪去。

    “嘴巴笑的累不累。”

    回去的路上,明珠郡主看着身边少年脸上欠揍的笑容,面露“关心”之色,道。

    “还可以。”苏白咧嘴笑道。

    “我给你揉揉。”

    说完,明珠郡主伸手捏住苏白的脸,使劲揉了起来。

    “嘶!疼。”

    苏白疼的直吸冷气,使劲挣扎,却难逃眼前丫头的魔掌。

    小鲤鱼看着两人打闹,掩嘴轻笑,也没有阻止。

    三人身后,一个身材魁梧,面容憨厚的少年跟着,正是要跟着苏白学武的季川。

    太学西苑,小院前,一位年轻人等候,衣着不凡,正是有过一面之缘的庆元侯府之子,庆云轩。

    看到小院前等待的年轻人,苏白神色微怔,片刻后,收敛心神,上前一礼,态度恭敬道,“不知庆世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世子见谅。”

    “苏先生免礼。”

    庆云轩快步上前,扶起眼前少年,面露笑容道,“苏先生如今已是太学的国学助教,身份不同以往,无需如此多礼。”

    “多谢世子。”苏白直起身子,微笑道。

    一旁,明珠郡主冷哼一声,对于眼前年轻人的到来很是不爽。

    庆云轩看到苏白身旁女扮男装的少年,面露恭敬之色,躬身一礼,道,“庆云轩见过明珠郡主,此前不知郡主身份,多有冒犯,还望郡主恕罪。”

    那一日在莳花苑他竟然没有认出这是明珠郡主,当真愚蠢。

    谁都不可能想到,堂堂七王之女会以男子的装扮出现在莳花苑那种烟花之地,加上他和明珠郡主并不熟识,阴差阳错差点将这位七王的掌上明珠给打了。

    若非昨晚太子殿下提点,他甚至现在还不知道眼前女扮男装的少年便是明珠郡主。

    他虽然是庆元侯府的世子,但是,身份比起眼前这位明珠郡主,相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他若真打了明珠郡主,届时,莫说他父亲保不了他,恐怕就算太子殿下亲自出面,此事都难以善了。

    说起来,这位苏先生倒是间接帮了他一次。

    “哼!”

    对于庆云轩的道歉,明珠郡主明显不为所动,冷哼一声,一言不发,将眼前人晾在那里。

    “郡主,不知者不罪,庆世子亲自上门道歉,已尽显诚意,郡主应得饶人处且饶人。”一旁,苏白张口求情道。

    明珠郡主面露古怪之色,苏白竟然会替别人求情,而且还说的如此冠冕堂皇。

    “免礼吧。”

    明珠郡主决定卖苏白一个面子,开口道。

    “多谢郡主。”

    庆云轩直起身,看向一旁的苏白,面露感激之色,道,“多谢苏先生。”

    这位苏先生随口的一句话竟是都能影响到明珠郡主的决定,看来,这苏先生在明珠郡主心中的确有着不同寻常的地位。

    “苏先生,听闻先生如今在洛阳还没有自己的住处,我这里有一座闲置的府邸,虽是简陋了些,不过其位置就在太学附近,很适合先生,还望苏先生莫要嫌弃。”

    说话间,庆云轩从衣袖中拿出一张地契递给了眼前少年,神色认真道。

    面对眼前庆世子的示好,苏白眸子微微眯起,没有着急接受。

    庆元侯是太子的人,他若接受了庆云轩的示好,便意味着接受了太子的人情,这对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他来洛阳,并不想掺和太子和七王的争斗,至少,现在还不行。

    在他真正站稳脚跟前,贸然卷入太子和七王的党争,无疑自寻死路。

    “嘻嘻,谢谢。”

    明珠郡主一把抢过庆云轩手中的地契,笑道。

    苏白一怔,庆云轩神色也楞下。

    这丫头不傻啊!

    苏白心中暗暗竖了一个大拇指,这下他就不用为难了。

    庆云轩回过神,哈哈笑了一句,道,“郡主愿意收下,是云轩的荣幸,这座府邸就当我给郡主的赔罪之礼了。”

    “好吧,我原谅你了。”

    明珠郡主看着眼前庆元侯府世子,一脸我很大度地说道。

    庆云轩赔笑,又寒暄几句后,从西苑离去。

    “厉害!”

    苏白看着庆世子远去的身影,转身朝着眼前明珠郡主伸出大拇指,笑道。

    “那当然。”

    明珠郡主昂起小脑袋,道,“我又不傻,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家伙平白无故送你一座府邸肯定没安好心。”

    “我一介布衣,倒是不值得庆世子亲自跑一趟,今日,他来的主要目的估计还是向郡主赔罪。”苏白微笑道。

    希望如此,不过,他总觉得此事没那么简单。

    庆云轩的这座府邸准备的太过刻意,以他现在的地位,还不至于让庆世子如此费心思拉拢。

    此事有些反常。

    思考片刻,苏白收敛心神,看向身后的季川,笑道,“季川,我来教你靠山震。”

    “多谢先生!”季川闻言,面露兴奋之色,道。

    “大块头,加油!”明珠郡主伸手拍了拍季川的手臂,鼓励道。

    太学宫外,一架马车安静等待。

    庆云轩走来,迈步上了马车。

    马车中,一位衣着华美的年轻男子闭目沉思,身旁一张宣纸静静放在那里,宣纸上的笔迹如此熟悉,竟是苏白当初写下的赈灾之法。

    “太子!”

    庆云轩进入马车,看着眼前男子,神色恭敬道。

    “如何?”

    陈文恭睁开双眼,平静道。

    “见到了苏先生,只是太子让臣送于苏先生的府邸被明珠郡主抢走了。”庆云轩面露愧色,道。

    陈文恭闻言,眉头轻皱,片刻后,点了点头,道,“知道了,回府。”

    太学宫前,马车隆隆,低调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