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异明1561 > 第91章 李慕白的消息
    【三更结束】

    将张四维和一众僧道送出西跨院。

    王守业转头就又吩咐沈长福,去寻几个马夫、犬夫、耍猴人回来,尝试着训练那只怪力鸭,以及之后会放进圈里的普通鸭子。

    这倒不是想把它培养成什么战兽——毕竟这东西只是怪力鸭,又不是可达鸭,就算真能训练出来,战斗力也未必能有多强。

    主要还是想通过训练,检测它的智力有没有变化。

    这是王守业刚才和张四维一起围观时,才突然想到的问题。

    如果真的出现智力方面的异化,那这试验就必须暂停下来,至少不能贸然尝试规模化,以免搞出古代版的猩球崛起。

    唉~

    脑洞太多也不好,容易瞻前顾后的。

    “这些帆布先别急着拆,等那些和尚道士彻底走了再说。”

    眼下那些僧道虽然离开了西跨院,却并没有离开山海监,而是到东跨院里,向白常启请愿去了。

    “对了!”

    王守业突然一拍脑门,懊恼道:“差点忘了,咱不是想试着用那火劫晶烧些东西吗?得亏人还没走,我这就找那些道士商量商量,看有没有人想要一试身手。”

    他匆匆追到东跨院里,又在白常启门外侯了小半个时辰,才见僧道们鱼贯而出。

    从他们的表情来看,应该是得偿所愿了。

    王守业刚想迎上去‘拉壮丁’,将客人送出门外的白常启,却先一步喊住了他:“王守备来的正好,本官有些事要与你商量。”

    啧~

    这一天忙忙碌碌的,真恨不能把人劈成两半用!

    交代几位道人暂且留步,王守业匆匆追进了堂屋里,就见白常启正捧着本奏章两眼放空,也不知是在想些什么。

    “大人?”

    王守业上前一拱手。

    白常启这才回过神来,摆摆手示意他不必多礼,又让他坐到了左首的椅子上,这才道:“我仔细想过了,去沧州府追查源头的事儿,内阁应该不会阻拦——只是这带队之人,怕还要仔细商榷一番。”

    这意思……

    “大人。”

    王守业谨慎的提醒道:“卑职既要看守那些遗蜕,还要留意佛光舍利,怕是不好擅离京城。”

    见王守业看穿了自己的用意,白常启也不藏着掖着了,无奈的叹了口气:“我也知道你不克分身,可这等事儿,终究还是由你出面最为稳妥——否则一旦出了差池,祸及沧州府的百姓,那你我可就追悔莫及了。”

    啧~

    原本以为这差事,多半会落在张世邦、麻贵、胡献忠三人身上呢,没想到到头来,还是自己挖坑把自己给埋了。

    不过嘛……

    这倒也个促进封印物制度的好机会。

    “既然如此,卑职也只能勉为其难了。”王守业说着,忽然又起身拱手道:“为了尽量做到万无一失,还请监正大人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卑职想带着佛光舍利去沧州府。”

    “这……”

    白常启顿时皱起了眉头,经过北镇抚司大劫,以及驱治鬼指病两次事件,这佛光舍利称一声国之重器也不为过。

    要是让王守业带去沧州府,不出意外还好,如果出了意外的话,恐怕他这个监正也担待不起。

    但王守业提出要带佛光舍利去沧州府,也是有其合理性的,再加上这次是自己硬要派他去处理。

    这于情于理,都不好断然拒绝。

    “这样吧。”

    思索再三,他还是使出了拖字诀:“等内阁批示下来,咱们再仔细议一议。”

    其实王守业还准备了B计划,打算退而求其次,带走那块雷劫青砖的——雷在古代传说中,一直都是邪祟克星,这次正好拿来试一试真伪。

    但见白常启又使出了拖字诀,他也不好再说什么。

    只得暂且躬身告辞。

    到了外面,却见非但那几个道士都在,连和尚也是一个没走。

    这是想要抱团取暖,还是怕道士们单独得了好处?

    好在炼丹的事儿,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王守业开门见山的把事情说了,又适时提醒他们,宫里的蓝神仙也在尝试用火劫晶炼丹,当下就有几个道士踊跃报名。

    左右是帮着做试验,这测试员自然是多多益善。

    王守业干脆全都应了下来,又约定明天正式上岗实习,这才真正送走了一众僧道们。

    正准备从衙门口返回值房,就见一辆有些眼熟的马车,停在了山海监门外,紧接着又从上面下来两个醉醺醺的书生。

    王守业定睛一瞧,却是张国彦、张汝原二人。

    瞧这二人兴高采烈的样子,多半是去参加新科举人的聚会了——看来自己昨天提出的建议,已经被白常启采纳了。

    正犹豫要不要和这二人打个照面,眼尖的张汝原就已经瞧见了王守业,忙甩开张国彦紧走几步,对着王守业深施了一礼:

    “汝原见过王大人。”

    “是你啊。”

    王守业装出才看见他的样子,斜了眼后面跟上来的张国彦,随口问道:“你们这是去参加鹿鸣宴了?”

    “鹿鸣宴要二十五才开,我们两个是去赴同年的私宴了。”

    张汝原赔笑着解释着,随即却又想起了什么,支支吾吾吞吞吐吐的,似乎有什么话想对王守业说,又不太敢提起来。

    他该不会厚着脸皮,想找自己帮什么忙吧?

    这般想着,王守业的脸色就冷了些,下巴一扬,问道:“你这吞吐图图的,究竟想说些什么?”

    “这……”

    张汝原窥探了一下他的脸色,暗自咬了咬牙,这才道:“这次私宴上,汝原听到一些传闻,或许与大人有些干系。”

    “什么传闻?”

    “李慕白也参加了这次乡试,而且中了举人。”

    李慕白?

    还真是好久没听过这个名字了。

    话说……

    他不是已经被开革了功名么?

    怎么还能参加这次的乡试?

    张汝原解释道:“县尊是递了开革他的申请,但大宗师多半还要遣人访查究竟,没那么快做出决定,这期间若是有贵人出手相助……”

    是了,肯定是那开革文书还没批下来,成国公就先出手保下了他。

    怪不得这一阵子,都没听到他的消息呢,感情是去参加乡试了!

    算起来他与李慕白,也勉强称得上是夺妻之恨了,而那厮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大度的。

    看来必须适当提高警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