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异明1561 > 第90章 超度法会
    虽然最后还是要上报组织。

    但家丑外扬和内部消化的区别,沈长福还是心知肚明的。

    在求生欲的催使下,他也不知从哪儿弄来两块帆布,非但将两棵罗汉树脖子以下的部分,缠了个严严实实,还支帐篷似的钉牢了四角。

    这样一来,就算那些和尚想要撩开帆布看个究竟,多半也难以如愿。

    …………

    约莫半个时辰后。

    张四维引着一众僧道走进西跨院,迎面就见十六个锦衣卫雁翅排开,簇拥着王守业、杨同书、沈长福三人。

    那一个个手扶腰刀庄严肃穆的,倒似是要给谁来个下马威。

    “张主事。”

    见是张四维打头,三人急忙上前见礼。

    虽都是拱手,但却显出个不规则的山字型。

    王守业只是微微垂首,沈长福则是稍稍弯腰,唯有杨同书深施了一礼。

    这是出身不同造成的,王守业就不用说了,沈长福虽然整日被呼来喝去的,但出身锦衣卫的他,对文官的敬畏程度,其实远不如麻贵等正统武人。

    而杨同书是举人出身,面对做过翰林的张四维,难免就有些自渐形秽。

    却说张四维急忙还了一礼,顺势侧过身来,指着后面的僧道挨个介绍,内中近半都是有字号的高僧名道,但也有许多名不见经传的主儿。

    那一个个也是肃穆非常,瞧着倒有几分来朝圣的意味。

    刚互通完名姓,大觉寺的了通方丈就颔首合十道:“敢问诸位大人,可否让老僧等人,先却瞻仰一下那渡劫遗蜕?”

    这倒真是心急的紧。

    王守业看看张四维,见并没有要阻止的意思,便还礼笑道:“本来请诸位来,就是为了辨认那遗蜕的身份,自然没什么不方便的。”

    说着,伸手指着院子中央那两颗罗汉树,道:“两位高僧的遗蜕就在此处,至于那位道爷,则暂时安置在西厢房里。”

    说着,给杨同书递了个眼色,示意他带着几个道士,去西厢房里辨认清楚。

    而他自己,则是亲自带着和尚们,来到了那罗汉树旁。

    “阿弥陀佛。”

    “善哉善哉。”

    虽然被带到这里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看到那活灵活现的僧人,竟真的化作了郁郁葱葱的大树,众和尚还是禁不住发出了此起彼伏的慨叹。

    随之而来的,则是疑惑的质询:“敢问诸位大人,这裹在遗蜕上的帆布,又是怎么回事?”

    沈长福心下一颤,忙巴巴的望向了王守业。

    王守业倒是不慌不忙,指着那罗汉树道:“诸位大师不妨仔细嗅一嗅,这罗汉树身上自带瓜果清香,虽是神异之象,却也因此引来了一些麻烦。”

    众和尚正用力抽动鼻子,忽听他说什么‘引来了麻烦’,忙又连声追问究竟。

    “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是有许多虫子被香气引了来,若不采取些手段的话,怕是用不了多久,这遗蜕就要爬满蛀虫了。”

    “可若直接在树上除虫,又怕会伤了这遗蜕的根本,故此特意围了一层布幔,然后再在上满喷洒些驱虫的药水。”

    说着,他又示意众人道:“诸位再仔细闻闻,看除了这瓜果清香,是不是还有些古怪的味道?那就是今儿刚泼洒的驱虫药。”

    这番话说的是有理有据,众僧人哪想的到其中另有猫腻?

    当下个个信以为真,甚至还齐齐口宣佛号,感谢王守业护法得当。

    但这说法却骗不过张四维。

    他虽然不如王守业来的勤,但每日里都要抽空来巡视一番的,更何况杨同书、沈长福每日递交的记录,也都要抄录一份给他。

    于是等到众僧人,开始挨个上前辨认遗蜕的身份,张四维就将王守业单独叫到了一旁追问究竟。

    对他,王守业自不会隐瞒什么。

    当下把沈长福看管不利,导致异化的鸭子损坏了遗蜕的事儿,简单的叙述了一遍。

    最后又往回找补道:“其实这次没准儿还因祸得福了,那遗蜕的行囊里有个木鱼,看上去似乎颇有些古怪。”

    听说只伤了手笔,又意外发现了个古怪的木鱼,张四维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但张四维还是正色提醒道:“张守备,这些遗蜕在内阁、在圣上面前,都是挂了号的,可不敢再有什么纰漏——那些有风险的尝试,不妨就先缓一缓。”

    这话王守业只认同一半,东西固然要小心珍惜,可要是收集回来就束之高阁,不对其加以研究的话,那就纯属舍本求末了。

    再说了,他刻意搞出个封印制度,可不是为了只封不用。

    但眼下物以稀为贵,还不到扭转观念的时候,王守业也只能先唯唯诺诺的表示受教了。

    此后他又引着张四维,去围观了那只怪力鸭。

    正对其品头论足呢,那罗汉树前,突然传来一声悲鸣:

    “惠源、惠源,果真是你啊!”

    两人循声望去,就见一个老僧正泪流满面的,抚摸着那木和尚的面孔,看来这渡劫失败的和尚,应该是他十分亲近的徒子徒孙。

    话说……

    以后会不会出现惠源果汁?

    掐灭这不合时宜的胡思乱想,王守业同张四维一起上前,先宽慰了那老僧几句,随即就开始核对这惠源和尚,平时修持的是什么法门,渡劫之前是否有什么异状。

    其实这些基本资料,早就已经收录在讯问口供里了。

    但毕竟涉及渡劫登仙,为了防患未然,还是需要再仔细确认一遍。

    而在这期间,第二棵罗汉树也被认了出来——当天渡劫的,毕竟还是以本地和尚居多。

    道人们花的时间要更久一些,主要是没法凑近了细瞧,那道士脸上又结了一层冰霜。

    不过最终还是通过衣着、体貌等细节,辨认出了这冰道人的身份。

    却说将三件遗蜕的原本身份,一一对照记录在册之后,张四维就打算带这些僧道离开。

    可那些僧道聚集在惠源树下,交头接耳的议论了一番,却又提出了个额外的要求——他们希望能做场法事,超度一下渡劫失败的同道。

    依着王守业的意思,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当然,这说法仅限于两棵罗汉树。

    但张四维却觉得,也或许能通过这种方式,促成罗汉树产生变化——当初那佛光舍利,不就是被某个僧人捧在手上激发的么?

    硬要反对张四维的意见,其实也不是不行。

    可这却与王守业一直树立的人设严重不符,思前想后,他也只能默许了这场法事。

    当然,法事并不回马上举行。

    毕竟这事还要通过白常启的准许。

    而王守业这边儿,也要做好充足的应变准备,免得再酿出什么‘惨案’来。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