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史上最强天秀 > 第一百三十章 在挂逼面前无处遁形
    北运城外,攻城战已经开始。

    义军主帅曹敬德亲自压阵,大军先以投石车,箭矢展开远程攻击,虽效果不大,却是声势惊人。

    一时间,紧张的气息弥漫四散,黑夜犹如一块幕布,遮住了北运城的天空,不知揭开时,又会是怎样的惨烈……

    而守城一方,战斗刚刚打响,矛盾便再次出现。

    司马沿忽然提出,要分兵东西两侧,理由是敌军连夜攻城,可能会趁天黑袭击两侧城门。

    雷湛实在忍无不可忍,这分明就是放屁,等于告诉你不要骑马,有可能会摔死,可能的事他妈多了。

    结果这两人又杠上了,而且越吵越厉害,到最后,雷湛的火爆脾气终于爆发出来,一掌劈向司马沿。

    最高指挥官打起来了,两边的亲信自然拔刀相向,这对于整个战局来说,已经无异于崩盘!

    在场的,雷湛修为最高,一掌便把司马沿逼退,当场受了点伤,但后者亲信众多,马上又有几名实力不俗的将领,纷纷出手还击。

    而雷湛已经下决心肃清内患,大刀猛地逼退众人,喝道:“吾乃北运省指挥使,接管总督兵权,司马沿祸乱军心,意图叛敌,尔等还不退下,莫非想造反!”

    “哈哈哈!你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司马沿擦掉嘴角的血迹,厉声道:“雷湛!你抢兵符,除异己,才是真正的叛徒!兄弟们,把雷湛抓起来,不能让他投敌!”

    投石车轰击着城墙,箭雨从头上飞过,士兵们的紧张、焦躁、不安,都随着这些人大打出手,而无限放大,军心顷刻间崩塌。

    而就在这危机关头,突然一个威严的声音,怒喝道:“住手!我还没死呢!”

    这一瞬间,所有人都如同被点了穴,兵器悬在空中,只见开口之人,身穿青色蟒袍,头戴二品珠冠,正是北运省总督,徐卫!

    其后还有刘袖和王同等官员。

    总督一出现,这些人自然不打了,纷纷上前行礼,可徐卫的第二句便是:“来人,把雷湛和司马沿绑了!”

    “大人……”

    这两人异口同声,还待说什么,但几个总督府的侍卫已经上来,三两下便把他们捆得结结实实,没有半点含糊。

    之后徐卫朗声道:“全军听令,统兵暂由卢将军接管,城防由张参军统一调度……”

    一道道命令传下去,徐卫又深吸了口气,满面肃杀的道:“今晚,我徐卫,与众将士,与北运城,共存亡!坚守城池,誓死一战!”

    不得不说,徐卫久居高位,气势这一块是绝对碾压,刚刚还分帮结派,互相对殴的一群人,一个个马上噤若寒蝉,连屁都不敢放。

    而全军则士气大振,简直就像换了一批兵,立刻投入到战斗中,投石机弓箭纷纷回击。

    两军到现在,仍是没有展开近战,似乎曹敬德想要求稳,不过从摆出的架式来看,今晚怕是一场硬仗了!

    徐卫的呼吸有些急促,旁人还没注意到,刘袖的一只手就已经悄悄按上他的后心。

    《五毒经》运转之下,徐卫这才松了口气,又感激地看了刘袖一眼。

    随后,徐卫开始对雷湛、司马沿挨个问话,两人自然各持一词,互相攻击攀咬。

    等徐卫弄明白之后,凌厉的目光也落在司马沿身上。

    “雷指挥使调不动你?拿着兵符也不行是吗?”

    “末将不敢。”

    司马沿虽然被绑着,但也是不甘示弱:“大人遭受暗算,事出突然,末将只是怕有人投敌,因此多了些警惕,不敢轻易释权,请大人明鉴。”

    徐卫不置可否,谁也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却又对雷湛说道:“你对司马沿动手,说他图谋不轨,可有证据?”

    “图谋没有实据,但扰乱军心,带兵散漫是事实。”

    雷诺也是理直气壮,他作为二把手,当一把手出事的时候,理所当然要接过兵符,而对于无视军纪之人,也自然有权处置。

    问完之后,徐卫便陷入沉默,还是看不出他的心思。

    “咦?司马大将军,你腰里别的这个是信号弹?”刘袖忽然问道。

    “这……啊,夜晚调兵不易,肯定要用一些手段,这位是?”

    司马沿下意识地答道。

    不过刘袖却看出对方眼神闪烁,刻意避重就轻,心里便有了一定。

    “徐大人,我反而觉得司马将军说的在理。”刘袖似笑非笑的道:“也许敌人真的隐藏一部分兵力,准备趁天黑从两侧突袭,特别是……东边!”

    此话一出,刘袖立刻捕捉到司马沿眼中的一丝惊慌,又更加笃定道:“就比如司马大人的信号弹,如果有人打开东门,再用这类东西传递信号,麻烦可就大了……是不是呀司马将军?”

    “呃,话倒是没错。”

    司马沿嘴上应付着,心里却有些慌了,他怎么知道这是信号弹?又说成是通敌的信号,莫非是故意的?

    而徐卫则略有深意地看着刘袖,道:“那依世侄之见,这东门当如何防备?”

    “先试探一下,我看就用司马将军这个信号弹吧,没准能引敌人上勾。”

    刘袖说完,司马沿立刻急道:“这是调动城防军的信号,岂能乱放!”

    这时,王同也开口道:“无妨,总督大人在这里,城防军自然不会乱,我觉得可以一试。”

    “嗯……也好,便依世侄所言。”

    徐卫只是沉吟了一下,便当即同意,之后还看了一眼司马沿。

    然而这一眼,却让司马沿如坠冰窖,脊背上嗖嗖冒着寒意。

    他恨不得撕了刘袖这张嘴,这特么是哪来的世侄?还有,徐卫怎么会醒过来?还像个没事人一样?早知道这样,他怎么会等到今晚?

    之后王同走过来,从司马沿腰间取下一个圆木棒,就像赛跑的接力棒,若非刘袖说它是信号弹,大家很容易就会忽略。

    司马沿面如死灰,他已经后悔刚才为什么要承认,也许这小子只是随口一说……

    这个,还真不是,因为鉴定结果写着:“信号弹,使用方法:筒口朝上,拧动下方转柄,发射十五米高。作用:通知攻城军东门已开,可进入北运城。不可强化。”

    所以这就是挂逼,不管你是什么棒,在挂逼面前都无处遁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