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史上最强天秀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学徒郎中,见过总督大人
    时值隆冬,临近年关,北运省的天气也变得寒冷。

    晚饭过后,天色阴沉,似乎要迎来一场雨雪,不过就算如此,也阻挡不了攻城号角!

    天色一暗,义军便开始集结,之前只休息了个把时辰,看来曹敬德是要尽快破城,而守军都知道,对方粮草不足,已经早有所料了。

    雷湛一直在城楼上,两天都没下来了,今晚更是关键一战,绝对不容有失!

    “弓箭手就位,热油投石机准备!”

    望着远处人影攒动,雷湛沉声喝道。

    此时,城上城下,纷纷而动,短暂的宁静,顷刻间被打破,新一轮的厮杀,即将展开。

    可守城军的士气,已经低落到谷底,只因徐卫中毒一事,已经传遍三军,本来敌人就是五倍兵力,现在连总督也遭人暗算,仿佛已经大厦将倾。

    而带来连锁反应,还远不止于此。

    北运省一直被徐卫掌控得很好,正因为这样,也说明徐总督的强势,贤国的体质是军政不分家,总督既管政又管军,不过下面管军的,还有指挥使和大将军,都算是一省的高层,这本来是朝廷的制衡手段,却也是矛盾隐患。

    自古权力相争,在哪都一样,北运省的兵权,简单来说是分三块,一把手徐卫管人财物,指挥使雷湛管军纪和内务,还有个大将军负责带兵,也就是一线的最高长官。

    这样算下来,等于把权力瓜分了,正常情况下,倒是利大于弊,如果带兵的想叛敌,没有兵权也没用,而一把手又有另外两者制约,基本不会出什么乱子。

    只是一旦出现意外,就像现在徐卫被暗算,生命危急,兵权易主,矛盾便立刻显现出来。

    因为雷湛和大将军司马沿素来不合,已经不是一句大局为重,就能解决的矛盾,军营中的派系分化,也极为严重,甚至冲突不断。

    眼下的守城军,就算不是一盘散沙,也是分成两帮,各自为战,城池岌岌可危!

    雷湛望着城下,连城楼都不上的司马沿,不禁暗暗摇头。

    他已经尝试过几次,找司马沿沟通,希望两人能通力合作,先度过眼前的难关。

    可司马沿牢牢抓着权利不放,配合可以,但带兵是我的事,兵不能给你,而雷湛是接管总督的兵权,如果连兵都调不动,那还叫什么兵权?何况他才是北运省的二把手,那司马沿实在可恨!

    “来人!告诉司马将军,敌人攻城了!”

    雷湛恨恨的道,现在听他指挥的只有一千后备军,和不到一千的执法军,这就像企业中的职能部门,而司马沿的兵就是一线员工,可能巴不得他们早点死呢!

    一手下跑过去通知司马沿,然后,后者便懒洋洋地踱上城楼,看了看敌军的那边,才朝身后摆手道:“下令全军,守城。”

    “是。”

    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子,还下令全军,好像他才是三军统帅,而且兵也散漫,雷湛简直要气炸了,他本来就是火爆脾气,当时便吼了出来。

    “司马沿!你消极畏战,带兵散漫,眼里还有军法吗?这是总督府的兵符,我现在就可以治你的罪!”

    “呵呵,雷大人好威风啊!”

    司马沿好整以暇的道:“说到兵符,徐总督是突然昏厥,这兵符怎么到的你手上,大家都不是瞎子,你想趁机铲除异己,怕是三军将士也不会答应。”

    “尔敢污蔑我!执法军何在?把这妖言惑众、扰乱军心之徒给我拿下!”

    雷湛大喝一声,便是一阵“呛啷啷”地拔刀声,不止是他的手下,司马沿那边也毫不示弱。

    其实这种场面,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双方的矛盾愈演愈烈,就差真的动手了。

    此刻,义军阵营前,传来冲锋的号角,雷湛脸色一变,可司马沿却在冷笑。

    “雷指挥使,你是要守城呢?还是铲除异己?”

    “你!”

    雷湛真想一刀劈了此獠,可敌军已经开动,这时候内斗,简直就是自寻死路,他立即喝道:“准备迎战!”

    …………

    另一边,总督府。

    “一个时辰已经到了,怎么总督还没醒呢?”

    此时,刘袖还在运功炼毒,可是一群老名医已经急不可耐了。

    “哼,我看他怎么把人救醒,就这样按着心口也能驱毒的话,我就把脑袋割下来给他当球踢!”

    “王大人,你还要信他吗?再给他几个时辰也没用,这明明就是个骗子……”

    话音未落,不知哪位神医突然像被踩到尾巴一样,嘎地一声尖叫道:“啊!醒啦!醒啦!睁眼睛啦!”

    这一嗓子,把王同也惊得心中一颤,连忙上前查看,正好与徐卫四目对视。

    王同失声道:“大……大人,你……醒了?”

    “你说呢?”

    徐卫开口了,只是声音还很虚弱。

    王同大喜过望:“太好了!大人,你感觉怎么样?”

    徐卫没有理他,又看向刘袖。

    “这位小兄弟是……”

    这时,刘袖已经收起功法,谈谈一笑:“北鸣城刘袖,学徒郎中,见过总督大人。”

    这一句学徒郎中,完全是配合王同想要的效果,真不是他想装逼,结果众名医便瞬间无声,只有空气中仿佛传来的啪啪打脸声。

    王同差点笑喷,忙介绍道:“大人,他便是北鸣侯的第五子,这次他特意赶到北运城,正是为了帮大人驱毒。”

    说着,王大人又瞥了一眼那群老家伙,若无其事的道:“还好刘公子及时赶到,大人就不用换血了。”

    “换血?”

    徐卫被说的一头雾头,可是看到这几位城里有名的老大夫都在,而且都恨不得找地缝钻进去的样子,他也能大概猜到了。

    随后,徐卫朝这些人摆了摆手,神医们立刻心领神会,赶紧告辞离去。

    王同还想找那个说把脑袋砍下来的人,结果这群老家伙已经逃也似的跑了。

    屋里只剩下总督府的人,徐卫便开口道:“刘袖……难怪这么耳熟,原来是刘兄之子,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有时候聪明人对话,根本不需要多问,那一句特意来驱毒,徐卫就已经明白了。

    现在北运城是什么情况?五万大军围城,一般人是说来就来的吗?

    所以,此子无论手段,还是胆识,都绝非寻常之人,总督大人才会连说两句后生可畏。

    而这时,攻城战已经开始,投石车砸在城墙,已经隐约传到总督府。

    徐卫仔细辨听了一下,便面色凝重的道:“刘公子,本官与你父侯平辈论交,便叫你一声世侄了……客气的话不多说,现在这种情况,请问世侄有没有办法,让我去外面督战?”

    刘袖笑道:“我再为你运功片刻,到时大人只要不打架,哪都能去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