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回到北宋做皇帝 > 第0001 魂穿千年
    北宋宣和二年十月,公元1120年,汴梁皇宫,青荷院厢房内。

    一个十几岁的少年紧闭着双眼,躺在床榻上,他眉骨奇高,面目英挺,只是有些消瘦,白皙的面庞隐隐染上了一层蜡黄之色。

    床榻旁有个朱红色几案,几案两旁各放置了一个蒲团,蒲团上跪坐着一个襦裙少女和一个宫装少妇。

    “七哥是为了鸢儿己才落马的,若是七哥有个三长两短,鸢儿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襦裙少女一脸自责得道。

    她是王皇后的爱女,爵封华谊帝姬,只有十三岁不到,但是,已经出落成一个美人坯子,长得很漂亮,瓜子脸,浓浓的眉毛下长着一双又大又圆的眼睛,只是此刻眼眶通红,显然刚哭过不久,我见尤怜。

    宫装少妇拍了拍华谊帝姬的手臂,安慰道:“郎中已经为栩儿诊断过了,说栩儿脉搏正常,气息平稳,就是脑子受了些震荡,只要能醒来便没有什么大碍了,栩儿能为帝姬挡灾是他的福气,帝姬不要再自责了。”

    “七哥真的不会有事儿么?”华谊听后心情果然好了很多,只是还有些放心不下,当下又转过头望向了床榻上的少年。

    突然,少年“嗯哼”地轻声呻吟了一声,眉头微皱着似有苏醒的迹象。

    “七哥好像醒了!”

    华谊揉了揉眼睛,确定没看错后,不由得一阵惊呼。

    床榻上,赵栩的脑子在一阵刺痛过后,意识重新回到了身体里,伴随着大量的信息在脑海中喷涌而出,两世的记忆碰撞、重叠、渐渐融合在了一起。

    “我好像灵魂穿越了?”

    “宿主竟然和我的前世同名,还是个大宋皇子!”

    赵栩不信邪的睁开了眼睛,入眼的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帷帐,旁边一个宫装少妇和一个襦裙少女围着床榻正一脸激动地看着他,赵栩突然感到一阵发毛,目露尴尬之色。

    “太好了!七哥你终于醒了!”

    华谊帝姬并没有注意到赵栩的异常,因为过于激动,香腮雪里泛红,一笑露出了两个小酒窝。

    “上天保佑,醒来就好,醒来就好!”

    看到儿子醒了,周氏长舒了一口气,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喜气,心口压着的一块大石终于放下。

    华谊和周氏的一番话无疑印证了赵栩的猜测,看样子是真的穿越了,好在前世的他心理素质过硬,再加上看多了穿越,对魂穿的情况多少有些了解,总算不至于太过惶恐害怕,当面出丑。

    匆匆搜寻了下宿主的记忆,赵栩立马就知道了眼前两位女子的身份,为了不使自己的身份露馅,惹出麻烦,他决定先试着扮演一下七皇子赵栩的角色,应付过眼前的危机再说。

    赵栩小心翼翼的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那个,是我不好,让母亲和帝姬担心了……”

    周氏坐在塌边,用手轻抚着赵栩的头顶,笑说道:“我还好,倒是帝姬,这次确实为你担惊受怕了好久,栩儿康复后定要好好谢谢人家。”

    “是,孩儿记住了。”赵栩轻咳了一声,掩饰了内心的忐忑与尴尬。

    华谊闻言面色一红,声如蚊呐的说:“夫人快别这么说,昨日在马场上,如若不是七哥,鸢儿现在恐怕已然魂归地府了……”

    华谊帝姬说的事儿赵栩通过宿主的记忆已经知道了,昨日赵栩出了自资善堂(皇子们的学习之所),返回青荷院的时候路过马球场,恰巧看到华谊在练习骑术,只是不知怎么的,马儿突然受惊不受控制。

    眼看着就要被甩落下马,赵栩来不及多做思考,冲上去一个甩镫,把帝姬救了下来,自己则充当了肉垫,摔得七荤八素,一命呜呼,这才给魂穿创造了条件。

    对帝姬来说这确实是个救命大恩,只是赵栩刚刚经历了巨变,心神还不怎么稳固,不知道该怎么回复这个平日里交集很少的妹妹,场面一下子有些尴尬了起来。

    恰在此时,有内侍匆匆地朝寝室跑来,看到赵栩已然醒来,顾不得欣喜惊讶,朝周氏和华谊揖了一礼后禀道:“圣人②那儿的田殿使来了,说要请帝姬回西宫。”

    “让田殿使在正堂稍后,说妾身随后就到!”

    周氏刚刚吩咐完,正要准备动身,寝室外已经响起了一片脚步声,等内侍返身推开室门,田文已经呆了一干小使宦官们到了卧室门首。

    “仓促拜访,多有叨扰,还望周才人勿怪!”

    田文是内侍省副都知,慈元殿使,六品官,在内廷中论品级已不在周氏之下,兼之是王皇后的心腹亲信,论地位已经远远超过周氏这个不受宠的低级妃嫔了。

    所以见到周氏,田文只是微一拱手,便算是见了礼了。

    周氏素拜了一礼,道:“田殿使的来意妾身已然知晓,就看帝姬的意思了。”

    田文点了点头,走到华谊跟前行了一礼,说:“帝姬,天色不早了,随老奴回宫吧。”

    华谊撅着小嘴,有些不情不愿的说:“七哥哥刚刚苏醒,鸢儿不放心,不想回去。”

    “圣人担忧帝姬安危,催得甚紧,务必让老奴把帝姬带回宫,帝姬别让老奴难做啊,圣人的脾气您是知道的,老奴不敢不尊。”田文面带微笑的道。

    “可是……”

    一旁的周氏看出了华谊帝姬的犹豫,赶忙上前打了个圆场:“既然圣人催了,帝姬就早点回去吧,不要让圣人担心。帝姬若是不放心栩儿的伤势,大可明日再来探望,也不在乎这一时半会的。”

    华谊咬着嘴,犹豫了片刻,终于点了点头:“那鸢儿明日再来吧。”

    有些犹豫不舍的看了眼床榻上的赵栩后,华谊跺了跺脚,随小使宦官们出了寝室。

    田文并没有跟着出去,他挥手召来了一个托着黑漆木盘的小内侍,走到床榻旁,对半躺在床榻上的赵栩道:“圣人很感谢七皇子,这是小小意思。”

    说完掀开了盖在托盘上的绸布,金亮的光芒喷涌而出,二十两一块的金锭整整齐齐的排了两排,一时间刺得人有些睁不开眼,初略一估,怕不是有三百两上下。

    自东汉末起,中国的黄金产量就非常的少,在唐宋时期,全国年产金不过数千上万两,金价极贵,三百两黄金足抵得上宰相数年的俸禄、寻常人家上百年的花费。

    帝姬:北宋徽宗时,曾改“公主”为“帝姬”。政和三年(1113年)因蔡京建议,宋廷仿照周代的“王姬”称号,宣布一律称“公主”为“帝姬”。这一制度维持了十多年,直到南宋初才恢复旧制,仍称帝女为“公主”。

    ②圣人:宋时对皇后的敬称。